微信 手機版
首頁 > 維權 > 投訴 >
豪裝首層進門就是“過道”,鄭州北龍湖御賓府準業主如何雅居樂? 2019-11-06 15:26:09  來源:河南商報

“不看不知道,一看不想要。”看完北龍湖雅居樂御賓府實體樣板間后,已經交完房款一年多的準業主梁恒(化名)如此說。

北龍湖、純疊墅社區、雅居樂,這三個關鍵詞所描述的項目,怎么說都該有個挑高、豪裝的入戶大堂,但在其他業主的提醒下,梁恒卻意識到買房時宣傳的首層大堂,在實體樣板間中展現出來的,卻是僅容兩人并排站立的狹窄過道。

“入戶大堂,可是整棟樓業主的臉面。”對于如此的入戶設計,梁恒不解,并表示受到了宣傳欺騙想要退房。

11月2日,河南商報記者與梁恒一起走進了北龍湖御賓府了解情況。

事件:

宣傳“豪裝”首層大堂,落地卻是狹窄過道

2018年年初,梁恒夫婦購買了雅居樂御賓府的一套疊墅,項目位于北龍湖如意東路與朝陽路交會處。

當時,雅居樂御賓府樣板間尚未建成,但是北龍湖湖心位置、純疊墅社區規劃,再加上雅居樂高端地產開發經驗,梁恒認為這個項目差不了!“再聽聽售樓部描繪、看看宣傳彩頁,感覺項目更加理想了。”

梁恒向河南商報記者出示了業主保存的宣傳頁圖片,其中一張顯示“豪裝雙大堂 出入皆禮遇”,雙大堂指的是首層大堂和車庫入戶大堂,宣傳頁底圖是一個大堂示意圖。

確定購買后,梁恒東拼西借湊夠了全款。

豪裝首層進門就是“過道”,鄭州北龍湖御賓府準業主如何雅居樂?

業主供圖

2018年年底,雅居樂御賓府實體樣板間建成,后來的意向業主有了先看實體樣板間再考慮購買的機會。

“今年,有業主在群里說,實體樣板間首層似乎沒有大堂。”梁恒開始回憶后來去看樣板間的過程:從樓棟入戶門進入后,首先看到的是右手邊的步梯和左手邊的走廊,走廊往里是電梯和一層住戶通道。“哪有什么大堂可言!如果有,難不成指的就是過道?”

發現問題后,有業主進到實體樣板間驗證,發現樓棟大堂確實空間不大,通往電梯的過道也僅容兩個正常身材的成年男子并排站立。

豪裝首層進門就是“過道”,鄭州北龍湖御賓府準業主如何雅居樂?

業主供圖

“組裝家具就不說了,如果買成品實木家具,這個寬度恐怕無法順利搬運啊!”梁恒說。他還認為,入戶大堂是整棟樓業主的“門面”,“這種尺寸的大堂,讓我們業主臉面盡無!”

再回憶買房時看的宣傳頁,梁恒感覺受到了開發商的欺騙,加上近期開放日中業主發現了不少施工問題,他逐漸有了退房的想法。

“施工過程中的問題可以提升,但大堂空間這樣的問題,就像是‘根’一樣,一旦設計確定了、開始施工了,再怎么提升都沒有用。現在,我只想退房。”梁恒表示。

回應:

大堂空間大小屬于開發思路問題

11月30日公示提升方案,此前不可走退房流程

豪裝首層進門就是“過道”,鄭州北龍湖御賓府準業主如何雅居樂?

11月2日上午,河南商報記者與梁恒一起來到了雅居樂御賓府售樓部,當提出想要進入項目內部并參觀樣板間時,被工作人員以“正在進行危險施工、業主可在11月15日開放日參觀”為由拒絕。

后來,雅居樂御賓府項目一饒姓負責人出面接待。

關于大堂的問題,該負責人表示,這涉及到開發思路的問題。雅居樂在北龍湖拿地較早,設計方案出來之前僅有個別地塊走了極致奢華路線。而雅居樂御賓府,當時提出的設計語言是“把附加值(油水)留給客戶”,要做到這一點,第一個考慮的問題就是如何讓業主擁有高得房率,第二個是如何給業主贈送更多面積。但并未預測到后期進入市場的產品幾乎全是極致奢華型,這就形成了開發思路的問題。

同時,他也表示,大堂尺寸問題確實屬于硬傷,但可以提升設計感。目前設計部已經做出了三個方案,磚材也升級成了石材。

豪裝首層進門就是“過道”,鄭州北龍湖御賓府準業主如何雅居樂?

業主供圖:疑似外墻石材發黃

針對目前業主提出的項目存在的其他問題,該負責人也并沒有否認。他表示,目前公司正在設計提升方案,后期提升所投入的成本是相當有誠意的。

但從十月初提出到現在,為何提升方案遲遲未出?

該負責人回應稱,方案從設計到公示要走很多流程,如設計、集團設計復核、招標采購等,還涉及到貨源渠道確定、進口渠道公示等問題。一個月時間,所有工作人員都已經處于加班加點的工作狀態。11月30日,公司將會正式公示提升方案。

關于退房,該負責人表示可以退房,但目前公司已經凍結了OA審批流程,在11月30日之前,項目方暫時不具備處理退房的條件。

疑問:

備案價約695萬,實際支付722萬多元

多出的27萬多“樓款”是啥名目?

采訪中,還有業主給記者反映,他們所交的實際房款遠比合同備案價高了不少……

記者翻看梁恒的商品房買賣合同發現,在蓋有河南雅同置業有限公司合同專用章、鄭州市房管局合同備案專用章的房屋合同信息備案表上,其房屋總價約為695萬元。

豪裝首層進門就是“過道”,鄭州北龍湖御賓府準業主如何雅居樂?

但全款購房的梁恒拿出的6份收據(含維修基金收據1份)顯示,其實際支付的房款約為722萬多元(不含產權登記和維修基金),這些收據的收款項目分別為“定金”、“首期”、“樓款”。

這多出的27萬多元剛好就存在于一張收款類目顯示為“樓款”的收據上。

豪裝首層進門就是“過道”,鄭州北龍湖御賓府準業主如何雅居樂?

據梁恒解釋說,“起初雙方商談的就是700多萬,簽約時發現合同上僅顯示總價約695萬。”

那么,這多出的27萬多元,究竟是為何而交?

11月2日上午,在與雅居樂相關人士對話時,梁恒曾提及這一問題,但對方未予作答;11月2日下午,河南商報記者和購房業主再次來到售樓部,欲求證相關細節,工作人員稱“不清楚、領導不在”;記者設法聯系上雅居樂相關大區及項目領導,對方表示整理資料予以回復,但截止11月3日晚6點發稿時止,雅居樂方面始終沒有回應。

相關閱讀:
熱點文章
熱點 圖片
网球王子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