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手機版
首頁 > 市場監督 >
紅棗龍頭企業好想你“花樣減持”局中局 股東頻繁套現冒出“神秘人” 2019-11-07 11:43:22  來源:華夏時報網

“內憂外患”的“紅棗第一股”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好想你”, 002582.SZ),作為中國紅棗行業龍頭企業其主業卻“日落西山”,該公司股東頻繁減持、質押動作不斷,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花樣減持”更是令市場困惑,面對解禁寒潮來襲,好想你或面臨更大的危機。

對賭方“陸續離場”

好想你三季報數據顯示,年初至報告期末該公司實現營收40.41億元,同比增長13.44%,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為1.31億元,同比增長21.24%。 表面上看,好想你前三季度營業收入和凈利潤雙雙增長,但其凈利潤的增長卻非主營業務的功勞,而大部分來自于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的“修飾”。

數據顯示,好想你前三季度取得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為5716.46萬元,其中大部分來源于政府補助,計入當期損益的政府補助金額為7068.04萬元,也就是說,好想你前三季度的利潤主要依靠于政府補助的支撐。

公司第三季度實現凈利潤僅382.95萬元,且主要靠政府補助的支撐,扣除非經常性損益之后其凈利潤立刻由盈轉虧,為虧損999.01萬元,同比下滑245.11%。

以紅棗業務起家的好想你或許為挽救自上市之后不斷滑坡的業績,2016年7月,其以溢價近18倍的高彩禮聯姻百草味,完成了“國內零食電商并購第一案”。雖然此舉使好想你業績頹勢得以挽救,但其紅棗主業依然萎靡,不斷虧損,甚至對整體業績造成拖累。

隨著百草味與好想你的“對賭”結束,面對好想你的“內憂外患”,百草味的原股東開始按捺不住頻繁減持,陸續套現離場。

原百草味控股股東杭州浩紅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杭州浩紅”)和杭州越群投資咨詢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杭州越群”)當初溢價17倍將百草味注入上市公司,最后分別持有好想你股份6847.96萬股、895.8萬股,分5年度來解禁。

前面兩個解禁期,杭州浩紅已減持兩次,8月24日,杭州浩紅發布了第三次減持的預告,計劃以集中競價交易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好想你股份數量不超過1547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 3.00%。而為杭州浩紅一致行動人的杭州越群,目前手上持有的所有流通股已經全部減持完畢。

《華夏時報》對此問題曾采訪好想你董秘豆妍妍,其回應稱,好想你與百草味融合很好,雙方對發展抱有信心。披露預減持公告,系為應對市場環境變化所做可能發生事項的預備,但目前并沒有發生減持。

現在事實印證,杭州浩紅與杭州越群減持離場的決心似乎十分堅決。

控股股東“花樣減持”

不僅原百草味股東走的堅決,好想你控股股東的減持似乎也是“蓄謀已久”。

相關信息顯示,目前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共計持有好想你股份1.29億股,占總股本的比例為25.07%,其累計質押股份9331萬股,占個人持有股份總數的72.17%,占總股本的18.09%,而在2011年好想你上市之際,其持股比例為40.66%。

石聚彬的減持早在2014年就已拉開帷幕,2014年7月9日,石聚彬通過深交所交易系統以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300萬股,占該公司總股本的2.03%。2015年2月16日,石聚彬再次通過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17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1.21%。

而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對好想你股份進行“減持”的做法,更令投資者“眼花繚亂”。

2018年11月30日,石聚彬與張五須簽署了《石聚彬與張五須關于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轉讓協議書》,石聚彬擬將其持有的2600萬股好想你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5.04%)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對于轉讓價款問題,經雙方確定,轉讓價格為7.11元/股,合計價款約為1.85億元。本次權益變動完成后,張五須將持有好想你股份2852.086萬股,占好想你總股本的5.53%。

當時,《華夏時報》記者曾向好想你求證,石聚彬是否為了使減持不受影響,先行將股份轉讓張五須,隨后張五須再擇機在市場上進行減持?或是由于雙方涉及債務問題,石聚彬轉讓股權實為還債?豆妍妍則回應稱,轉讓股權系石聚彬為融資減少負債及壓力,不存在以上兩種可能性。

然而,上述的協議轉讓似乎是為接下來的減持做好鋪墊,6個月后,張五須開始將上述股份逐漸減持。

2019年6月19日,好想你公告稱,張五須計劃在該減持計劃公告披露之日起15個交易日后的三個月內,以集中競價方式減持本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515.6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1%。截至10月9日,上述減持計劃時間屆滿,張五須共減持75.24萬股。

10月10日,張五須再次計劃以集中競價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438.33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0.85%。

“好想你股東頻繁減持的現象,或意味著對企業未來業績前景不看好。”經濟學家宋清輝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建議投資者還是應回避為宜。

好想你“神秘人”

相關信息顯示,為石聚彬協議轉讓“減持”做好“承上啟下”的“神秘人”張五須,于1997年開始在好想你及其前身河南省新鄭奧星實業有限公司工作,歷任財務主管、辦公室主任、財務室主任、財務總監、公司副總經理、內部審計部門負責人等,2009年8月到2012年8月期間任好想你財務總監,好想你相關官方宣傳信息顯示,張五須為好想你公司黨委副書記。

對于張五須的準確職務,豆妍妍此前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因年齡原因張五須不再擔任公司職務,目前在公司實際上相當于顧問。

然而,張五須曾與好想你多家下屬公司相關聯,其中好想你與張五須曾共同持股的河南奧星型砂有限公司于近期注銷,河南好膳食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此前為好想你全資子公司,張五須任法人,該公司股東也于2019年4月由好想你變更為兩名自然人,法人也由張五須變更為張雖線。

2011年好想你上市第一年,張五須曾持有公司股份2.77%,2014年其減持好想你股份20萬股,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64%。2015年6月30日,張五須再次減持30萬股,套現794萬元,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43%。值得注意的是,當時股市正處于整體連續大跌的階段,好想你股價也一度跌停,多家上市公司股東或高管正在增持“護盤”來穩定持股人信心。

2016年和2017年,張五須從年報中“持股5%以上的股東或前10名股東持股情況”位置消失兩年,直至2018年石聚彬將其持有的占公司總股本的5.04%的股份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后,張五須又以持股5.53%的大股東身份出現在2018年年報中。

在業績增長乏力、股東動作不斷的情況下,好想你又于10月14日迎來了巨額解禁。公告顯示,好想你此次有1.35億股限售股解禁,占公司總股本比例為26.11%,占流通股本比例為48.59%。此次解除限售股份為公司2016年重大資產重組發行的股份,解除限售的股東包括杭州浩紅、杭州越群等2名交易對象以及石聚彬、招證資管-同贏之好想你1號員工持股計劃等10名特定對象。

“大額限售股解禁流通,會增加上市公司的流通股份以及增加股票實際供給。”經濟學家宋清輝向本報記者表示,短期來看屬于利空消息,將會對好想你造成的負面影響很大。

2019年11月05日,好想你發生了3筆大宗交易,總成交數量為126.03萬股,總成交金額為1046.05萬元,成交均價為8.30元,當日收盤報價8.60元,漲幅-2.16%,成交金額5776.28萬元;大宗交易成交金額占當日成交金額18.11%,折價3.49%。

轉自:中華網河南

紅棗龍頭企業好想你“花樣減持”局中局 股東頻繁套現冒出“神秘人”

2019-11-07 10:22:12 來源:華夏時報網

“內憂外患”的“紅棗第一股”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好想你”, 002582.SZ),作為中國紅棗行業龍頭企業其主業卻“日落西山”,該公司股東頻繁減持、質押動作不斷,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花樣減持”更是令市場困惑,面對解禁寒潮來襲,好想你或面臨更大的危機。

對賭方“陸續離場”

好想你三季報數據顯示,年初至報告期末該公司實現營收40.41億元,同比增長13.44%,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為1.31億元,同比增長21.24%。 表面上看,好想你前三季度營業收入和凈利潤雙雙增長,但其凈利潤的增長卻非主營業務的功勞,而大部分來自于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的“修飾”。

數據顯示,好想你前三季度取得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為5716.46萬元,其中大部分來源于政府補助,計入當期損益的政府補助金額為7068.04萬元,也就是說,好想你前三季度的利潤主要依靠于政府補助的支撐。

公司第三季度實現凈利潤僅382.95萬元,且主要靠政府補助的支撐,扣除非經常性損益之后其凈利潤立刻由盈轉虧,為虧損999.01萬元,同比下滑245.11%。

以紅棗業務起家的好想你或許為挽救自上市之后不斷滑坡的業績,2016年7月,其以溢價近18倍的高彩禮聯姻百草味,完成了“國內零食電商并購第一案”。雖然此舉使好想你業績頹勢得以挽救,但其紅棗主業依然萎靡,不斷虧損,甚至對整體業績造成拖累。

隨著百草味與好想你的“對賭”結束,面對好想你的“內憂外患”,百草味的原股東開始按捺不住頻繁減持,陸續套現離場。

原百草味控股股東杭州浩紅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杭州浩紅”)和杭州越群投資咨詢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杭州越群”)當初溢價17倍將百草味注入上市公司,最后分別持有好想你股份6847.96萬股、895.8萬股,分5年度來解禁。

前面兩個解禁期,杭州浩紅已減持兩次,8月24日,杭州浩紅發布了第三次減持的預告,計劃以集中競價交易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好想你股份數量不超過1547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 3.00%。而為杭州浩紅一致行動人的杭州越群,目前手上持有的所有流通股已經全部減持完畢。

《華夏時報》對此問題曾采訪好想你董秘豆妍妍,其回應稱,好想你與百草味融合很好,雙方對發展抱有信心。披露預減持公告,系為應對市場環境變化所做可能發生事項的預備,但目前并沒有發生減持。

現在事實印證,杭州浩紅與杭州越群減持離場的決心似乎十分堅決。

控股股東“花樣減持”

不僅原百草味股東走的堅決,好想你控股股東的減持似乎也是“蓄謀已久”。

相關信息顯示,目前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共計持有好想你股份1.29億股,占總股本的比例為25.07%,其累計質押股份9331萬股,占個人持有股份總數的72.17%,占總股本的18.09%,而在2011年好想你上市之際,其持股比例為40.66%。

石聚彬的減持早在2014年就已拉開帷幕,2014年7月9日,石聚彬通過深交所交易系統以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300萬股,占該公司總股本的2.03%。2015年2月16日,石聚彬再次通過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17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1.21%。

而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對好想你股份進行“減持”的做法,更令投資者“眼花繚亂”。

2018年11月30日,石聚彬與張五須簽署了《石聚彬與張五須關于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轉讓協議書》,石聚彬擬將其持有的2600萬股好想你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5.04%)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對于轉讓價款問題,經雙方確定,轉讓價格為7.11元/股,合計價款約為1.85億元。本次權益變動完成后,張五須將持有好想你股份2852.086萬股,占好想你總股本的5.53%。

當時,《華夏時報》記者曾向好想你求證,石聚彬是否為了使減持不受影響,先行將股份轉讓張五須,隨后張五須再擇機在市場上進行減持?或是由于雙方涉及債務問題,石聚彬轉讓股權實為還債?豆妍妍則回應稱,轉讓股權系石聚彬為融資減少負債及壓力,不存在以上兩種可能性。

然而,上述的協議轉讓似乎是為接下來的減持做好鋪墊,6個月后,張五須開始將上述股份逐漸減持。

2019年6月19日,好想你公告稱,張五須計劃在該減持計劃公告披露之日起15個交易日后的三個月內,以集中競價方式減持本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515.6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1%。截至10月9日,上述減持計劃時間屆滿,張五須共減持75.24萬股。

10月10日,張五須再次計劃以集中競價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438.33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0.85%。

“好想你股東頻繁減持的現象,或意味著對企業未來業績前景不看好。”經濟學家宋清輝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建議投資者還是應回避為宜。

好想你“神秘人”

相關信息顯示,為石聚彬協議轉讓“減持”做好“承上啟下”的“神秘人”張五須,于1997年開始在好想你及其前身河南省新鄭奧星實業有限公司工作,歷任財務主管、辦公室主任、財務室主任、財務總監、公司副總經理、內部審計部門負責人等,2009年8月到2012年8月期間任好想你財務總監,好想你相關官方宣傳信息顯示,張五須為好想你公司黨委副書記。

對于張五須的準確職務,豆妍妍此前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因年齡原因張五須不再擔任公司職務,目前在公司實際上相當于顧問。

然而,張五須曾與好想你多家下屬公司相關聯,其中好想你與張五須曾共同持股的河南奧星型砂有限公司于近期注銷,河南好膳食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此前為好想你全資子公司,張五須任法人,該公司股東也于2019年4月由好想你變更為兩名自然人,法人也由張五須變更為張雖線。

2011年好想你上市第一年,張五須曾持有公司股份2.77%,2014年其減持好想你股份20萬股,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64%。2015年6月30日,張五須再次減持30萬股,套現794萬元,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43%。值得注意的是,當時股市正處于整體連續大跌的階段,好想你股價也一度跌停,多家上市公司股東或高管正在增持“護盤”來穩定持股人信心。

2016年和2017年,張五須從年報中“持股5%以上的股東或前10名股東持股情況”位置消失兩年,直至2018年石聚彬將其持有的占公司總股本的5.04%的股份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后,張五須又以持股5.53%的大股東身份出現在2018年年報中。

在業績增長乏力、股東動作不斷的情況下,好想你又于10月14日迎來了巨額解禁。公告顯示,好想你此次有1.35億股限售股解禁,占公司總股本比例為26.11%,占流通股本比例為48.59%。此次解除限售股份為公司2016年重大資產重組發行的股份,解除限售的股東包括杭州浩紅、杭州越群等2名交易對象以及石聚彬、招證資管-同贏之好想你1號員工持股計劃等10名特定對象。

“大額限售股解禁流通,會增加上市公司的流通股份以及增加股票實際供給。”經濟學家宋清輝向本報記者表示,短期來看屬于利空消息,將會對好想你造成的負面影響很大。

2019年11月05日,好想你發生了3筆大宗交易,總成交數量為126.03萬股,總成交金額為1046.05萬元,成交均價為8.30元,當日收盤報價8.60元,漲幅-2.16%,成交金額5776.28萬元;大宗交易成交金額占當日成交金額18.11%,折價3.49%。

轉自:中華網河南

紅棗龍頭企業好想你“花樣減持”局中局 股東頻繁套現冒出“神秘人”

2019-11-07 10:22:12 來源:華夏時報網

“內憂外患”的“紅棗第一股”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好想你”, 002582.SZ),作為中國紅棗行業龍頭企業其主業卻“日落西山”,該公司股東頻繁減持、質押動作不斷,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花樣減持”更是令市場困惑,面對解禁寒潮來襲,好想你或面臨更大的危機。

對賭方“陸續離場”

好想你三季報數據顯示,年初至報告期末該公司實現營收40.41億元,同比增長13.44%,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為1.31億元,同比增長21.24%。 表面上看,好想你前三季度營業收入和凈利潤雙雙增長,但其凈利潤的增長卻非主營業務的功勞,而大部分來自于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的“修飾”。

數據顯示,好想你前三季度取得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為5716.46萬元,其中大部分來源于政府補助,計入當期損益的政府補助金額為7068.04萬元,也就是說,好想你前三季度的利潤主要依靠于政府補助的支撐。

公司第三季度實現凈利潤僅382.95萬元,且主要靠政府補助的支撐,扣除非經常性損益之后其凈利潤立刻由盈轉虧,為虧損999.01萬元,同比下滑245.11%。

以紅棗業務起家的好想你或許為挽救自上市之后不斷滑坡的業績,2016年7月,其以溢價近18倍的高彩禮聯姻百草味,完成了“國內零食電商并購第一案”。雖然此舉使好想你業績頹勢得以挽救,但其紅棗主業依然萎靡,不斷虧損,甚至對整體業績造成拖累。

隨著百草味與好想你的“對賭”結束,面對好想你的“內憂外患”,百草味的原股東開始按捺不住頻繁減持,陸續套現離場。

原百草味控股股東杭州浩紅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杭州浩紅”)和杭州越群投資咨詢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杭州越群”)當初溢價17倍將百草味注入上市公司,最后分別持有好想你股份6847.96萬股、895.8萬股,分5年度來解禁。

前面兩個解禁期,杭州浩紅已減持兩次,8月24日,杭州浩紅發布了第三次減持的預告,計劃以集中競價交易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好想你股份數量不超過1547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 3.00%。而為杭州浩紅一致行動人的杭州越群,目前手上持有的所有流通股已經全部減持完畢。

《華夏時報》對此問題曾采訪好想你董秘豆妍妍,其回應稱,好想你與百草味融合很好,雙方對發展抱有信心。披露預減持公告,系為應對市場環境變化所做可能發生事項的預備,但目前并沒有發生減持。

現在事實印證,杭州浩紅與杭州越群減持離場的決心似乎十分堅決。

控股股東“花樣減持”

不僅原百草味股東走的堅決,好想你控股股東的減持似乎也是“蓄謀已久”。

相關信息顯示,目前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共計持有好想你股份1.29億股,占總股本的比例為25.07%,其累計質押股份9331萬股,占個人持有股份總數的72.17%,占總股本的18.09%,而在2011年好想你上市之際,其持股比例為40.66%。

石聚彬的減持早在2014年就已拉開帷幕,2014年7月9日,石聚彬通過深交所交易系統以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300萬股,占該公司總股本的2.03%。2015年2月16日,石聚彬再次通過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17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1.21%。

而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對好想你股份進行“減持”的做法,更令投資者“眼花繚亂”。

2018年11月30日,石聚彬與張五須簽署了《石聚彬與張五須關于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轉讓協議書》,石聚彬擬將其持有的2600萬股好想你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5.04%)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對于轉讓價款問題,經雙方確定,轉讓價格為7.11元/股,合計價款約為1.85億元。本次權益變動完成后,張五須將持有好想你股份2852.086萬股,占好想你總股本的5.53%。

當時,《華夏時報》記者曾向好想你求證,石聚彬是否為了使減持不受影響,先行將股份轉讓張五須,隨后張五須再擇機在市場上進行減持?或是由于雙方涉及債務問題,石聚彬轉讓股權實為還債?豆妍妍則回應稱,轉讓股權系石聚彬為融資減少負債及壓力,不存在以上兩種可能性。

然而,上述的協議轉讓似乎是為接下來的減持做好鋪墊,6個月后,張五須開始將上述股份逐漸減持。

2019年6月19日,好想你公告稱,張五須計劃在該減持計劃公告披露之日起15個交易日后的三個月內,以集中競價方式減持本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515.6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1%。截至10月9日,上述減持計劃時間屆滿,張五須共減持75.24萬股。

10月10日,張五須再次計劃以集中競價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438.33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0.85%。

“好想你股東頻繁減持的現象,或意味著對企業未來業績前景不看好。”經濟學家宋清輝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建議投資者還是應回避為宜。

好想你“神秘人”

相關信息顯示,為石聚彬協議轉讓“減持”做好“承上啟下”的“神秘人”張五須,于1997年開始在好想你及其前身河南省新鄭奧星實業有限公司工作,歷任財務主管、辦公室主任、財務室主任、財務總監、公司副總經理、內部審計部門負責人等,2009年8月到2012年8月期間任好想你財務總監,好想你相關官方宣傳信息顯示,張五須為好想你公司黨委副書記。

對于張五須的準確職務,豆妍妍此前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因年齡原因張五須不再擔任公司職務,目前在公司實際上相當于顧問。

然而,張五須曾與好想你多家下屬公司相關聯,其中好想你與張五須曾共同持股的河南奧星型砂有限公司于近期注銷,河南好膳食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此前為好想你全資子公司,張五須任法人,該公司股東也于2019年4月由好想你變更為兩名自然人,法人也由張五須變更為張雖線。

2011年好想你上市第一年,張五須曾持有公司股份2.77%,2014年其減持好想你股份20萬股,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64%。2015年6月30日,張五須再次減持30萬股,套現794萬元,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43%。值得注意的是,當時股市正處于整體連續大跌的階段,好想你股價也一度跌停,多家上市公司股東或高管正在增持“護盤”來穩定持股人信心。

2016年和2017年,張五須從年報中“持股5%以上的股東或前10名股東持股情況”位置消失兩年,直至2018年石聚彬將其持有的占公司總股本的5.04%的股份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后,張五須又以持股5.53%的大股東身份出現在2018年年報中。

在業績增長乏力、股東動作不斷的情況下,好想你又于10月14日迎來了巨額解禁。公告顯示,好想你此次有1.35億股限售股解禁,占公司總股本比例為26.11%,占流通股本比例為48.59%。此次解除限售股份為公司2016年重大資產重組發行的股份,解除限售的股東包括杭州浩紅、杭州越群等2名交易對象以及石聚彬、招證資管-同贏之好想你1號員工持股計劃等10名特定對象。

“大額限售股解禁流通,會增加上市公司的流通股份以及增加股票實際供給。”經濟學家宋清輝向本報記者表示,短期來看屬于利空消息,將會對好想你造成的負面影響很大。

2019年11月05日,好想你發生了3筆大宗交易,總成交數量為126.03萬股,總成交金額為1046.05萬元,成交均價為8.30元,當日收盤報價8.60元,漲幅-2.16%,成交金額5776.28萬元;大宗交易成交金額占當日成交金額18.11%,折價3.49%。

轉自:中華網河南

紅棗龍頭企業好想你“花樣減持”局中局 股東頻繁套現冒出“神秘人”

2019-11-07 10:22:12 來源:華夏時報網

“內憂外患”的“紅棗第一股”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好想你”, 002582.SZ),作為中國紅棗行業龍頭企業其主業卻“日落西山”,該公司股東頻繁減持、質押動作不斷,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花樣減持”更是令市場困惑,面對解禁寒潮來襲,好想你或面臨更大的危機。

對賭方“陸續離場”

好想你三季報數據顯示,年初至報告期末該公司實現營收40.41億元,同比增長13.44%,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為1.31億元,同比增長21.24%。 表面上看,好想你前三季度營業收入和凈利潤雙雙增長,但其凈利潤的增長卻非主營業務的功勞,而大部分來自于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的“修飾”。

數據顯示,好想你前三季度取得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為5716.46萬元,其中大部分來源于政府補助,計入當期損益的政府補助金額為7068.04萬元,也就是說,好想你前三季度的利潤主要依靠于政府補助的支撐。

公司第三季度實現凈利潤僅382.95萬元,且主要靠政府補助的支撐,扣除非經常性損益之后其凈利潤立刻由盈轉虧,為虧損999.01萬元,同比下滑245.11%。

以紅棗業務起家的好想你或許為挽救自上市之后不斷滑坡的業績,2016年7月,其以溢價近18倍的高彩禮聯姻百草味,完成了“國內零食電商并購第一案”。雖然此舉使好想你業績頹勢得以挽救,但其紅棗主業依然萎靡,不斷虧損,甚至對整體業績造成拖累。

隨著百草味與好想你的“對賭”結束,面對好想你的“內憂外患”,百草味的原股東開始按捺不住頻繁減持,陸續套現離場。

原百草味控股股東杭州浩紅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杭州浩紅”)和杭州越群投資咨詢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杭州越群”)當初溢價17倍將百草味注入上市公司,最后分別持有好想你股份6847.96萬股、895.8萬股,分5年度來解禁。

前面兩個解禁期,杭州浩紅已減持兩次,8月24日,杭州浩紅發布了第三次減持的預告,計劃以集中競價交易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好想你股份數量不超過1547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 3.00%。而為杭州浩紅一致行動人的杭州越群,目前手上持有的所有流通股已經全部減持完畢。

《華夏時報》對此問題曾采訪好想你董秘豆妍妍,其回應稱,好想你與百草味融合很好,雙方對發展抱有信心。披露預減持公告,系為應對市場環境變化所做可能發生事項的預備,但目前并沒有發生減持。

現在事實印證,杭州浩紅與杭州越群減持離場的決心似乎十分堅決。

控股股東“花樣減持”

不僅原百草味股東走的堅決,好想你控股股東的減持似乎也是“蓄謀已久”。

相關信息顯示,目前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共計持有好想你股份1.29億股,占總股本的比例為25.07%,其累計質押股份9331萬股,占個人持有股份總數的72.17%,占總股本的18.09%,而在2011年好想你上市之際,其持股比例為40.66%。

石聚彬的減持早在2014年就已拉開帷幕,2014年7月9日,石聚彬通過深交所交易系統以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300萬股,占該公司總股本的2.03%。2015年2月16日,石聚彬再次通過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17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1.21%。

而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對好想你股份進行“減持”的做法,更令投資者“眼花繚亂”。

2018年11月30日,石聚彬與張五須簽署了《石聚彬與張五須關于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轉讓協議書》,石聚彬擬將其持有的2600萬股好想你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5.04%)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對于轉讓價款問題,經雙方確定,轉讓價格為7.11元/股,合計價款約為1.85億元。本次權益變動完成后,張五須將持有好想你股份2852.086萬股,占好想你總股本的5.53%。

當時,《華夏時報》記者曾向好想你求證,石聚彬是否為了使減持不受影響,先行將股份轉讓張五須,隨后張五須再擇機在市場上進行減持?或是由于雙方涉及債務問題,石聚彬轉讓股權實為還債?豆妍妍則回應稱,轉讓股權系石聚彬為融資減少負債及壓力,不存在以上兩種可能性。

然而,上述的協議轉讓似乎是為接下來的減持做好鋪墊,6個月后,張五須開始將上述股份逐漸減持。

2019年6月19日,好想你公告稱,張五須計劃在該減持計劃公告披露之日起15個交易日后的三個月內,以集中競價方式減持本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515.6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1%。截至10月9日,上述減持計劃時間屆滿,張五須共減持75.24萬股。

10月10日,張五須再次計劃以集中競價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438.33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0.85%。

“好想你股東頻繁減持的現象,或意味著對企業未來業績前景不看好。”經濟學家宋清輝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建議投資者還是應回避為宜。

好想你“神秘人”

相關信息顯示,為石聚彬協議轉讓“減持”做好“承上啟下”的“神秘人”張五須,于1997年開始在好想你及其前身河南省新鄭奧星實業有限公司工作,歷任財務主管、辦公室主任、財務室主任、財務總監、公司副總經理、內部審計部門負責人等,2009年8月到2012年8月期間任好想你財務總監,好想你相關官方宣傳信息顯示,張五須為好想你公司黨委副書記。

對于張五須的準確職務,豆妍妍此前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因年齡原因張五須不再擔任公司職務,目前在公司實際上相當于顧問。

然而,張五須曾與好想你多家下屬公司相關聯,其中好想你與張五須曾共同持股的河南奧星型砂有限公司于近期注銷,河南好膳食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此前為好想你全資子公司,張五須任法人,該公司股東也于2019年4月由好想你變更為兩名自然人,法人也由張五須變更為張雖線。

2011年好想你上市第一年,張五須曾持有公司股份2.77%,2014年其減持好想你股份20萬股,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64%。2015年6月30日,張五須再次減持30萬股,套現794萬元,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43%。值得注意的是,當時股市正處于整體連續大跌的階段,好想你股價也一度跌停,多家上市公司股東或高管正在增持“護盤”來穩定持股人信心。

2016年和2017年,張五須從年報中“持股5%以上的股東或前10名股東持股情況”位置消失兩年,直至2018年石聚彬將其持有的占公司總股本的5.04%的股份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后,張五須又以持股5.53%的大股東身份出現在2018年年報中。

在業績增長乏力、股東動作不斷的情況下,好想你又于10月14日迎來了巨額解禁。公告顯示,好想你此次有1.35億股限售股解禁,占公司總股本比例為26.11%,占流通股本比例為48.59%。此次解除限售股份為公司2016年重大資產重組發行的股份,解除限售的股東包括杭州浩紅、杭州越群等2名交易對象以及石聚彬、招證資管-同贏之好想你1號員工持股計劃等10名特定對象。

“大額限售股解禁流通,會增加上市公司的流通股份以及增加股票實際供給。”經濟學家宋清輝向本報記者表示,短期來看屬于利空消息,將會對好想你造成的負面影響很大。

2019年11月05日,好想你發生了3筆大宗交易,總成交數量為126.03萬股,總成交金額為1046.05萬元,成交均價為8.30元,當日收盤報價8.60元,漲幅-2.16%,成交金額5776.28萬元;大宗交易成交金額占當日成交金額18.11%,折價3.49%。

轉自:中華網河南

紅棗龍頭企業好想你“花樣減持”局中局 股東頻繁套現冒出“神秘人”

2019-11-07 10:22:12 來源:華夏時報網

“內憂外患”的“紅棗第一股”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好想你”, 002582.SZ),作為中國紅棗行業龍頭企業其主業卻“日落西山”,該公司股東頻繁減持、質押動作不斷,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花樣減持”更是令市場困惑,面對解禁寒潮來襲,好想你或面臨更大的危機。

對賭方“陸續離場”

好想你三季報數據顯示,年初至報告期末該公司實現營收40.41億元,同比增長13.44%,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為1.31億元,同比增長21.24%。 表面上看,好想你前三季度營業收入和凈利潤雙雙增長,但其凈利潤的增長卻非主營業務的功勞,而大部分來自于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的“修飾”。

數據顯示,好想你前三季度取得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為5716.46萬元,其中大部分來源于政府補助,計入當期損益的政府補助金額為7068.04萬元,也就是說,好想你前三季度的利潤主要依靠于政府補助的支撐。

公司第三季度實現凈利潤僅382.95萬元,且主要靠政府補助的支撐,扣除非經常性損益之后其凈利潤立刻由盈轉虧,為虧損999.01萬元,同比下滑245.11%。

以紅棗業務起家的好想你或許為挽救自上市之后不斷滑坡的業績,2016年7月,其以溢價近18倍的高彩禮聯姻百草味,完成了“國內零食電商并購第一案”。雖然此舉使好想你業績頹勢得以挽救,但其紅棗主業依然萎靡,不斷虧損,甚至對整體業績造成拖累。

隨著百草味與好想你的“對賭”結束,面對好想你的“內憂外患”,百草味的原股東開始按捺不住頻繁減持,陸續套現離場。

原百草味控股股東杭州浩紅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杭州浩紅”)和杭州越群投資咨詢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杭州越群”)當初溢價17倍將百草味注入上市公司,最后分別持有好想你股份6847.96萬股、895.8萬股,分5年度來解禁。

前面兩個解禁期,杭州浩紅已減持兩次,8月24日,杭州浩紅發布了第三次減持的預告,計劃以集中競價交易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好想你股份數量不超過1547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 3.00%。而為杭州浩紅一致行動人的杭州越群,目前手上持有的所有流通股已經全部減持完畢。

《華夏時報》對此問題曾采訪好想你董秘豆妍妍,其回應稱,好想你與百草味融合很好,雙方對發展抱有信心。披露預減持公告,系為應對市場環境變化所做可能發生事項的預備,但目前并沒有發生減持。

現在事實印證,杭州浩紅與杭州越群減持離場的決心似乎十分堅決。

控股股東“花樣減持”

不僅原百草味股東走的堅決,好想你控股股東的減持似乎也是“蓄謀已久”。

相關信息顯示,目前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共計持有好想你股份1.29億股,占總股本的比例為25.07%,其累計質押股份9331萬股,占個人持有股份總數的72.17%,占總股本的18.09%,而在2011年好想你上市之際,其持股比例為40.66%。

石聚彬的減持早在2014年就已拉開帷幕,2014年7月9日,石聚彬通過深交所交易系統以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300萬股,占該公司總股本的2.03%。2015年2月16日,石聚彬再次通過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17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1.21%。

而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對好想你股份進行“減持”的做法,更令投資者“眼花繚亂”。

2018年11月30日,石聚彬與張五須簽署了《石聚彬與張五須關于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轉讓協議書》,石聚彬擬將其持有的2600萬股好想你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5.04%)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對于轉讓價款問題,經雙方確定,轉讓價格為7.11元/股,合計價款約為1.85億元。本次權益變動完成后,張五須將持有好想你股份2852.086萬股,占好想你總股本的5.53%。

當時,《華夏時報》記者曾向好想你求證,石聚彬是否為了使減持不受影響,先行將股份轉讓張五須,隨后張五須再擇機在市場上進行減持?或是由于雙方涉及債務問題,石聚彬轉讓股權實為還債?豆妍妍則回應稱,轉讓股權系石聚彬為融資減少負債及壓力,不存在以上兩種可能性。

然而,上述的協議轉讓似乎是為接下來的減持做好鋪墊,6個月后,張五須開始將上述股份逐漸減持。

2019年6月19日,好想你公告稱,張五須計劃在該減持計劃公告披露之日起15個交易日后的三個月內,以集中競價方式減持本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515.6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1%。截至10月9日,上述減持計劃時間屆滿,張五須共減持75.24萬股。

10月10日,張五須再次計劃以集中競價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438.33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0.85%。

“好想你股東頻繁減持的現象,或意味著對企業未來業績前景不看好。”經濟學家宋清輝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建議投資者還是應回避為宜。

好想你“神秘人”

相關信息顯示,為石聚彬協議轉讓“減持”做好“承上啟下”的“神秘人”張五須,于1997年開始在好想你及其前身河南省新鄭奧星實業有限公司工作,歷任財務主管、辦公室主任、財務室主任、財務總監、公司副總經理、內部審計部門負責人等,2009年8月到2012年8月期間任好想你財務總監,好想你相關官方宣傳信息顯示,張五須為好想你公司黨委副書記。

對于張五須的準確職務,豆妍妍此前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因年齡原因張五須不再擔任公司職務,目前在公司實際上相當于顧問。

然而,張五須曾與好想你多家下屬公司相關聯,其中好想你與張五須曾共同持股的河南奧星型砂有限公司于近期注銷,河南好膳食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此前為好想你全資子公司,張五須任法人,該公司股東也于2019年4月由好想你變更為兩名自然人,法人也由張五須變更為張雖線。

2011年好想你上市第一年,張五須曾持有公司股份2.77%,2014年其減持好想你股份20萬股,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64%。2015年6月30日,張五須再次減持30萬股,套現794萬元,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43%。值得注意的是,當時股市正處于整體連續大跌的階段,好想你股價也一度跌停,多家上市公司股東或高管正在增持“護盤”來穩定持股人信心。

2016年和2017年,張五須從年報中“持股5%以上的股東或前10名股東持股情況”位置消失兩年,直至2018年石聚彬將其持有的占公司總股本的5.04%的股份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后,張五須又以持股5.53%的大股東身份出現在2018年年報中。

在業績增長乏力、股東動作不斷的情況下,好想你又于10月14日迎來了巨額解禁。公告顯示,好想你此次有1.35億股限售股解禁,占公司總股本比例為26.11%,占流通股本比例為48.59%。此次解除限售股份為公司2016年重大資產重組發行的股份,解除限售的股東包括杭州浩紅、杭州越群等2名交易對象以及石聚彬、招證資管-同贏之好想你1號員工持股計劃等10名特定對象。

“大額限售股解禁流通,會增加上市公司的流通股份以及增加股票實際供給。”經濟學家宋清輝向本報記者表示,短期來看屬于利空消息,將會對好想你造成的負面影響很大。

2019年11月05日,好想你發生了3筆大宗交易,總成交數量為126.03萬股,總成交金額為1046.05萬元,成交均價為8.30元,當日收盤報價8.60元,漲幅-2.16%,成交金額5776.28萬元;大宗交易成交金額占當日成交金額18.11%,折價3.49%。

轉自:中華網河南

紅棗龍頭企業好想你“花樣減持”局中局 股東頻繁套現冒出“神秘人”

2019-11-07 10:22:12 來源:華夏時報網

“內憂外患”的“紅棗第一股”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好想你”, 002582.SZ),作為中國紅棗行業龍頭企業其主業卻“日落西山”,該公司股東頻繁減持、質押動作不斷,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花樣減持”更是令市場困惑,面對解禁寒潮來襲,好想你或面臨更大的危機。

對賭方“陸續離場”

好想你三季報數據顯示,年初至報告期末該公司實現營收40.41億元,同比增長13.44%,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為1.31億元,同比增長21.24%。 表面上看,好想你前三季度營業收入和凈利潤雙雙增長,但其凈利潤的增長卻非主營業務的功勞,而大部分來自于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的“修飾”。

數據顯示,好想你前三季度取得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為5716.46萬元,其中大部分來源于政府補助,計入當期損益的政府補助金額為7068.04萬元,也就是說,好想你前三季度的利潤主要依靠于政府補助的支撐。

公司第三季度實現凈利潤僅382.95萬元,且主要靠政府補助的支撐,扣除非經常性損益之后其凈利潤立刻由盈轉虧,為虧損999.01萬元,同比下滑245.11%。

以紅棗業務起家的好想你或許為挽救自上市之后不斷滑坡的業績,2016年7月,其以溢價近18倍的高彩禮聯姻百草味,完成了“國內零食電商并購第一案”。雖然此舉使好想你業績頹勢得以挽救,但其紅棗主業依然萎靡,不斷虧損,甚至對整體業績造成拖累。

隨著百草味與好想你的“對賭”結束,面對好想你的“內憂外患”,百草味的原股東開始按捺不住頻繁減持,陸續套現離場。

原百草味控股股東杭州浩紅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杭州浩紅”)和杭州越群投資咨詢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杭州越群”)當初溢價17倍將百草味注入上市公司,最后分別持有好想你股份6847.96萬股、895.8萬股,分5年度來解禁。

前面兩個解禁期,杭州浩紅已減持兩次,8月24日,杭州浩紅發布了第三次減持的預告,計劃以集中競價交易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好想你股份數量不超過1547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 3.00%。而為杭州浩紅一致行動人的杭州越群,目前手上持有的所有流通股已經全部減持完畢。

《華夏時報》對此問題曾采訪好想你董秘豆妍妍,其回應稱,好想你與百草味融合很好,雙方對發展抱有信心。披露預減持公告,系為應對市場環境變化所做可能發生事項的預備,但目前并沒有發生減持。

現在事實印證,杭州浩紅與杭州越群減持離場的決心似乎十分堅決。

控股股東“花樣減持”

不僅原百草味股東走的堅決,好想你控股股東的減持似乎也是“蓄謀已久”。

相關信息顯示,目前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共計持有好想你股份1.29億股,占總股本的比例為25.07%,其累計質押股份9331萬股,占個人持有股份總數的72.17%,占總股本的18.09%,而在2011年好想你上市之際,其持股比例為40.66%。

石聚彬的減持早在2014年就已拉開帷幕,2014年7月9日,石聚彬通過深交所交易系統以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300萬股,占該公司總股本的2.03%。2015年2月16日,石聚彬再次通過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17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1.21%。

而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對好想你股份進行“減持”的做法,更令投資者“眼花繚亂”。

2018年11月30日,石聚彬與張五須簽署了《石聚彬與張五須關于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轉讓協議書》,石聚彬擬將其持有的2600萬股好想你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5.04%)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對于轉讓價款問題,經雙方確定,轉讓價格為7.11元/股,合計價款約為1.85億元。本次權益變動完成后,張五須將持有好想你股份2852.086萬股,占好想你總股本的5.53%。

當時,《華夏時報》記者曾向好想你求證,石聚彬是否為了使減持不受影響,先行將股份轉讓張五須,隨后張五須再擇機在市場上進行減持?或是由于雙方涉及債務問題,石聚彬轉讓股權實為還債?豆妍妍則回應稱,轉讓股權系石聚彬為融資減少負債及壓力,不存在以上兩種可能性。

然而,上述的協議轉讓似乎是為接下來的減持做好鋪墊,6個月后,張五須開始將上述股份逐漸減持。

2019年6月19日,好想你公告稱,張五須計劃在該減持計劃公告披露之日起15個交易日后的三個月內,以集中競價方式減持本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515.6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1%。截至10月9日,上述減持計劃時間屆滿,張五須共減持75.24萬股。

10月10日,張五須再次計劃以集中競價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438.33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0.85%。

“好想你股東頻繁減持的現象,或意味著對企業未來業績前景不看好。”經濟學家宋清輝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建議投資者還是應回避為宜。

好想你“神秘人”

相關信息顯示,為石聚彬協議轉讓“減持”做好“承上啟下”的“神秘人”張五須,于1997年開始在好想你及其前身河南省新鄭奧星實業有限公司工作,歷任財務主管、辦公室主任、財務室主任、財務總監、公司副總經理、內部審計部門負責人等,2009年8月到2012年8月期間任好想你財務總監,好想你相關官方宣傳信息顯示,張五須為好想你公司黨委副書記。

對于張五須的準確職務,豆妍妍此前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因年齡原因張五須不再擔任公司職務,目前在公司實際上相當于顧問。

然而,張五須曾與好想你多家下屬公司相關聯,其中好想你與張五須曾共同持股的河南奧星型砂有限公司于近期注銷,河南好膳食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此前為好想你全資子公司,張五須任法人,該公司股東也于2019年4月由好想你變更為兩名自然人,法人也由張五須變更為張雖線。

2011年好想你上市第一年,張五須曾持有公司股份2.77%,2014年其減持好想你股份20萬股,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64%。2015年6月30日,張五須再次減持30萬股,套現794萬元,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43%。值得注意的是,當時股市正處于整體連續大跌的階段,好想你股價也一度跌停,多家上市公司股東或高管正在增持“護盤”來穩定持股人信心。

2016年和2017年,張五須從年報中“持股5%以上的股東或前10名股東持股情況”位置消失兩年,直至2018年石聚彬將其持有的占公司總股本的5.04%的股份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后,張五須又以持股5.53%的大股東身份出現在2018年年報中。

在業績增長乏力、股東動作不斷的情況下,好想你又于10月14日迎來了巨額解禁。公告顯示,好想你此次有1.35億股限售股解禁,占公司總股本比例為26.11%,占流通股本比例為48.59%。此次解除限售股份為公司2016年重大資產重組發行的股份,解除限售的股東包括杭州浩紅、杭州越群等2名交易對象以及石聚彬、招證資管-同贏之好想你1號員工持股計劃等10名特定對象。

“大額限售股解禁流通,會增加上市公司的流通股份以及增加股票實際供給。”經濟學家宋清輝向本報記者表示,短期來看屬于利空消息,將會對好想你造成的負面影響很大。

2019年11月05日,好想你發生了3筆大宗交易,總成交數量為126.03萬股,總成交金額為1046.05萬元,成交均價為8.30元,當日收盤報價8.60元,漲幅-2.16%,成交金額5776.28萬元;大宗交易成交金額占當日成交金額18.11%,折價3.49%。

轉自:中華網河南

紅棗龍頭企業好想你“花樣減持”局中局 股東頻繁套現冒出“神秘人”

2019-11-07 10:22:12 來源:華夏時報網

“內憂外患”的“紅棗第一股”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好想你”, 002582.SZ),作為中國紅棗行業龍頭企業其主業卻“日落西山”,該公司股東頻繁減持、質押動作不斷,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花樣減持”更是令市場困惑,面對解禁寒潮來襲,好想你或面臨更大的危機。

對賭方“陸續離場”

好想你三季報數據顯示,年初至報告期末該公司實現營收40.41億元,同比增長13.44%,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為1.31億元,同比增長21.24%。 表面上看,好想你前三季度營業收入和凈利潤雙雙增長,但其凈利潤的增長卻非主營業務的功勞,而大部分來自于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的“修飾”。

數據顯示,好想你前三季度取得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為5716.46萬元,其中大部分來源于政府補助,計入當期損益的政府補助金額為7068.04萬元,也就是說,好想你前三季度的利潤主要依靠于政府補助的支撐。

公司第三季度實現凈利潤僅382.95萬元,且主要靠政府補助的支撐,扣除非經常性損益之后其凈利潤立刻由盈轉虧,為虧損999.01萬元,同比下滑245.11%。

以紅棗業務起家的好想你或許為挽救自上市之后不斷滑坡的業績,2016年7月,其以溢價近18倍的高彩禮聯姻百草味,完成了“國內零食電商并購第一案”。雖然此舉使好想你業績頹勢得以挽救,但其紅棗主業依然萎靡,不斷虧損,甚至對整體業績造成拖累。

隨著百草味與好想你的“對賭”結束,面對好想你的“內憂外患”,百草味的原股東開始按捺不住頻繁減持,陸續套現離場。

原百草味控股股東杭州浩紅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杭州浩紅”)和杭州越群投資咨詢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杭州越群”)當初溢價17倍將百草味注入上市公司,最后分別持有好想你股份6847.96萬股、895.8萬股,分5年度來解禁。

前面兩個解禁期,杭州浩紅已減持兩次,8月24日,杭州浩紅發布了第三次減持的預告,計劃以集中競價交易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好想你股份數量不超過1547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 3.00%。而為杭州浩紅一致行動人的杭州越群,目前手上持有的所有流通股已經全部減持完畢。

《華夏時報》對此問題曾采訪好想你董秘豆妍妍,其回應稱,好想你與百草味融合很好,雙方對發展抱有信心。披露預減持公告,系為應對市場環境變化所做可能發生事項的預備,但目前并沒有發生減持。

現在事實印證,杭州浩紅與杭州越群減持離場的決心似乎十分堅決。

控股股東“花樣減持”

不僅原百草味股東走的堅決,好想你控股股東的減持似乎也是“蓄謀已久”。

相關信息顯示,目前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共計持有好想你股份1.29億股,占總股本的比例為25.07%,其累計質押股份9331萬股,占個人持有股份總數的72.17%,占總股本的18.09%,而在2011年好想你上市之際,其持股比例為40.66%。

石聚彬的減持早在2014年就已拉開帷幕,2014年7月9日,石聚彬通過深交所交易系統以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300萬股,占該公司總股本的2.03%。2015年2月16日,石聚彬再次通過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17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1.21%。

而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對好想你股份進行“減持”的做法,更令投資者“眼花繚亂”。

2018年11月30日,石聚彬與張五須簽署了《石聚彬與張五須關于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轉讓協議書》,石聚彬擬將其持有的2600萬股好想你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5.04%)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對于轉讓價款問題,經雙方確定,轉讓價格為7.11元/股,合計價款約為1.85億元。本次權益變動完成后,張五須將持有好想你股份2852.086萬股,占好想你總股本的5.53%。

當時,《華夏時報》記者曾向好想你求證,石聚彬是否為了使減持不受影響,先行將股份轉讓張五須,隨后張五須再擇機在市場上進行減持?或是由于雙方涉及債務問題,石聚彬轉讓股權實為還債?豆妍妍則回應稱,轉讓股權系石聚彬為融資減少負債及壓力,不存在以上兩種可能性。

然而,上述的協議轉讓似乎是為接下來的減持做好鋪墊,6個月后,張五須開始將上述股份逐漸減持。

2019年6月19日,好想你公告稱,張五須計劃在該減持計劃公告披露之日起15個交易日后的三個月內,以集中競價方式減持本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515.6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1%。截至10月9日,上述減持計劃時間屆滿,張五須共減持75.24萬股。

10月10日,張五須再次計劃以集中競價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438.33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0.85%。

“好想你股東頻繁減持的現象,或意味著對企業未來業績前景不看好。”經濟學家宋清輝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建議投資者還是應回避為宜。

好想你“神秘人”

相關信息顯示,為石聚彬協議轉讓“減持”做好“承上啟下”的“神秘人”張五須,于1997年開始在好想你及其前身河南省新鄭奧星實業有限公司工作,歷任財務主管、辦公室主任、財務室主任、財務總監、公司副總經理、內部審計部門負責人等,2009年8月到2012年8月期間任好想你財務總監,好想你相關官方宣傳信息顯示,張五須為好想你公司黨委副書記。

對于張五須的準確職務,豆妍妍此前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因年齡原因張五須不再擔任公司職務,目前在公司實際上相當于顧問。

然而,張五須曾與好想你多家下屬公司相關聯,其中好想你與張五須曾共同持股的河南奧星型砂有限公司于近期注銷,河南好膳食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此前為好想你全資子公司,張五須任法人,該公司股東也于2019年4月由好想你變更為兩名自然人,法人也由張五須變更為張雖線。

2011年好想你上市第一年,張五須曾持有公司股份2.77%,2014年其減持好想你股份20萬股,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64%。2015年6月30日,張五須再次減持30萬股,套現794萬元,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43%。值得注意的是,當時股市正處于整體連續大跌的階段,好想你股價也一度跌停,多家上市公司股東或高管正在增持“護盤”來穩定持股人信心。

2016年和2017年,張五須從年報中“持股5%以上的股東或前10名股東持股情況”位置消失兩年,直至2018年石聚彬將其持有的占公司總股本的5.04%的股份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后,張五須又以持股5.53%的大股東身份出現在2018年年報中。

在業績增長乏力、股東動作不斷的情況下,好想你又于10月14日迎來了巨額解禁。公告顯示,好想你此次有1.35億股限售股解禁,占公司總股本比例為26.11%,占流通股本比例為48.59%。此次解除限售股份為公司2016年重大資產重組發行的股份,解除限售的股東包括杭州浩紅、杭州越群等2名交易對象以及石聚彬、招證資管-同贏之好想你1號員工持股計劃等10名特定對象。

“大額限售股解禁流通,會增加上市公司的流通股份以及增加股票實際供給。”經濟學家宋清輝向本報記者表示,短期來看屬于利空消息,將會對好想你造成的負面影響很大。

2019年11月05日,好想你發生了3筆大宗交易,總成交數量為126.03萬股,總成交金額為1046.05萬元,成交均價為8.30元,當日收盤報價8.60元,漲幅-2.16%,成交金額5776.28萬元;大宗交易成交金額占當日成交金額18.11%,折價3.49%。

轉自:中華網河南

紅棗龍頭企業好想你“花樣減持”局中局 股東頻繁套現冒出“神秘人”

2019-11-07 10:22:12 來源:華夏時報網

“內憂外患”的“紅棗第一股”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好想你”, 002582.SZ),作為中國紅棗行業龍頭企業其主業卻“日落西山”,該公司股東頻繁減持、質押動作不斷,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花樣減持”更是令市場困惑,面對解禁寒潮來襲,好想你或面臨更大的危機。

對賭方“陸續離場”

好想你三季報數據顯示,年初至報告期末該公司實現營收40.41億元,同比增長13.44%,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為1.31億元,同比增長21.24%。 表面上看,好想你前三季度營業收入和凈利潤雙雙增長,但其凈利潤的增長卻非主營業務的功勞,而大部分來自于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的“修飾”。

數據顯示,好想你前三季度取得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為5716.46萬元,其中大部分來源于政府補助,計入當期損益的政府補助金額為7068.04萬元,也就是說,好想你前三季度的利潤主要依靠于政府補助的支撐。

公司第三季度實現凈利潤僅382.95萬元,且主要靠政府補助的支撐,扣除非經常性損益之后其凈利潤立刻由盈轉虧,為虧損999.01萬元,同比下滑245.11%。

以紅棗業務起家的好想你或許為挽救自上市之后不斷滑坡的業績,2016年7月,其以溢價近18倍的高彩禮聯姻百草味,完成了“國內零食電商并購第一案”。雖然此舉使好想你業績頹勢得以挽救,但其紅棗主業依然萎靡,不斷虧損,甚至對整體業績造成拖累。

隨著百草味與好想你的“對賭”結束,面對好想你的“內憂外患”,百草味的原股東開始按捺不住頻繁減持,陸續套現離場。

原百草味控股股東杭州浩紅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杭州浩紅”)和杭州越群投資咨詢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杭州越群”)當初溢價17倍將百草味注入上市公司,最后分別持有好想你股份6847.96萬股、895.8萬股,分5年度來解禁。

前面兩個解禁期,杭州浩紅已減持兩次,8月24日,杭州浩紅發布了第三次減持的預告,計劃以集中競價交易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好想你股份數量不超過1547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 3.00%。而為杭州浩紅一致行動人的杭州越群,目前手上持有的所有流通股已經全部減持完畢。

《華夏時報》對此問題曾采訪好想你董秘豆妍妍,其回應稱,好想你與百草味融合很好,雙方對發展抱有信心。披露預減持公告,系為應對市場環境變化所做可能發生事項的預備,但目前并沒有發生減持。

現在事實印證,杭州浩紅與杭州越群減持離場的決心似乎十分堅決。

控股股東“花樣減持”

不僅原百草味股東走的堅決,好想你控股股東的減持似乎也是“蓄謀已久”。

相關信息顯示,目前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共計持有好想你股份1.29億股,占總股本的比例為25.07%,其累計質押股份9331萬股,占個人持有股份總數的72.17%,占總股本的18.09%,而在2011年好想你上市之際,其持股比例為40.66%。

石聚彬的減持早在2014年就已拉開帷幕,2014年7月9日,石聚彬通過深交所交易系統以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300萬股,占該公司總股本的2.03%。2015年2月16日,石聚彬再次通過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17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1.21%。

而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對好想你股份進行“減持”的做法,更令投資者“眼花繚亂”。

2018年11月30日,石聚彬與張五須簽署了《石聚彬與張五須關于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轉讓協議書》,石聚彬擬將其持有的2600萬股好想你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5.04%)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對于轉讓價款問題,經雙方確定,轉讓價格為7.11元/股,合計價款約為1.85億元。本次權益變動完成后,張五須將持有好想你股份2852.086萬股,占好想你總股本的5.53%。

當時,《華夏時報》記者曾向好想你求證,石聚彬是否為了使減持不受影響,先行將股份轉讓張五須,隨后張五須再擇機在市場上進行減持?或是由于雙方涉及債務問題,石聚彬轉讓股權實為還債?豆妍妍則回應稱,轉讓股權系石聚彬為融資減少負債及壓力,不存在以上兩種可能性。

然而,上述的協議轉讓似乎是為接下來的減持做好鋪墊,6個月后,張五須開始將上述股份逐漸減持。

2019年6月19日,好想你公告稱,張五須計劃在該減持計劃公告披露之日起15個交易日后的三個月內,以集中競價方式減持本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515.6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1%。截至10月9日,上述減持計劃時間屆滿,張五須共減持75.24萬股。

10月10日,張五須再次計劃以集中競價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438.33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0.85%。

“好想你股東頻繁減持的現象,或意味著對企業未來業績前景不看好。”經濟學家宋清輝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建議投資者還是應回避為宜。

好想你“神秘人”

相關信息顯示,為石聚彬協議轉讓“減持”做好“承上啟下”的“神秘人”張五須,于1997年開始在好想你及其前身河南省新鄭奧星實業有限公司工作,歷任財務主管、辦公室主任、財務室主任、財務總監、公司副總經理、內部審計部門負責人等,2009年8月到2012年8月期間任好想你財務總監,好想你相關官方宣傳信息顯示,張五須為好想你公司黨委副書記。

對于張五須的準確職務,豆妍妍此前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因年齡原因張五須不再擔任公司職務,目前在公司實際上相當于顧問。

然而,張五須曾與好想你多家下屬公司相關聯,其中好想你與張五須曾共同持股的河南奧星型砂有限公司于近期注銷,河南好膳食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此前為好想你全資子公司,張五須任法人,該公司股東也于2019年4月由好想你變更為兩名自然人,法人也由張五須變更為張雖線。

2011年好想你上市第一年,張五須曾持有公司股份2.77%,2014年其減持好想你股份20萬股,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64%。2015年6月30日,張五須再次減持30萬股,套現794萬元,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43%。值得注意的是,當時股市正處于整體連續大跌的階段,好想你股價也一度跌停,多家上市公司股東或高管正在增持“護盤”來穩定持股人信心。

2016年和2017年,張五須從年報中“持股5%以上的股東或前10名股東持股情況”位置消失兩年,直至2018年石聚彬將其持有的占公司總股本的5.04%的股份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后,張五須又以持股5.53%的大股東身份出現在2018年年報中。

在業績增長乏力、股東動作不斷的情況下,好想你又于10月14日迎來了巨額解禁。公告顯示,好想你此次有1.35億股限售股解禁,占公司總股本比例為26.11%,占流通股本比例為48.59%。此次解除限售股份為公司2016年重大資產重組發行的股份,解除限售的股東包括杭州浩紅、杭州越群等2名交易對象以及石聚彬、招證資管-同贏之好想你1號員工持股計劃等10名特定對象。

“大額限售股解禁流通,會增加上市公司的流通股份以及增加股票實際供給。”經濟學家宋清輝向本報記者表示,短期來看屬于利空消息,將會對好想你造成的負面影響很大。

2019年11月05日,好想你發生了3筆大宗交易,總成交數量為126.03萬股,總成交金額為1046.05萬元,成交均價為8.30元,當日收盤報價8.60元,漲幅-2.16%,成交金額5776.28萬元;大宗交易成交金額占當日成交金額18.11%,折價3.49%。

轉自:中華網河南

紅棗龍頭企業好想你“花樣減持”局中局 股東頻繁套現冒出“神秘人”

2019-11-07 10:22:12 來源:華夏時報網

“內憂外患”的“紅棗第一股”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好想你”, 002582.SZ),作為中國紅棗行業龍頭企業其主業卻“日落西山”,該公司股東頻繁減持、質押動作不斷,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花樣減持”更是令市場困惑,面對解禁寒潮來襲,好想你或面臨更大的危機。

對賭方“陸續離場”

好想你三季報數據顯示,年初至報告期末該公司實現營收40.41億元,同比增長13.44%,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為1.31億元,同比增長21.24%。 表面上看,好想你前三季度營業收入和凈利潤雙雙增長,但其凈利潤的增長卻非主營業務的功勞,而大部分來自于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的“修飾”。

數據顯示,好想你前三季度取得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為5716.46萬元,其中大部分來源于政府補助,計入當期損益的政府補助金額為7068.04萬元,也就是說,好想你前三季度的利潤主要依靠于政府補助的支撐。

公司第三季度實現凈利潤僅382.95萬元,且主要靠政府補助的支撐,扣除非經常性損益之后其凈利潤立刻由盈轉虧,為虧損999.01萬元,同比下滑245.11%。

以紅棗業務起家的好想你或許為挽救自上市之后不斷滑坡的業績,2016年7月,其以溢價近18倍的高彩禮聯姻百草味,完成了“國內零食電商并購第一案”。雖然此舉使好想你業績頹勢得以挽救,但其紅棗主業依然萎靡,不斷虧損,甚至對整體業績造成拖累。

隨著百草味與好想你的“對賭”結束,面對好想你的“內憂外患”,百草味的原股東開始按捺不住頻繁減持,陸續套現離場。

原百草味控股股東杭州浩紅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杭州浩紅”)和杭州越群投資咨詢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杭州越群”)當初溢價17倍將百草味注入上市公司,最后分別持有好想你股份6847.96萬股、895.8萬股,分5年度來解禁。

前面兩個解禁期,杭州浩紅已減持兩次,8月24日,杭州浩紅發布了第三次減持的預告,計劃以集中競價交易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好想你股份數量不超過1547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 3.00%。而為杭州浩紅一致行動人的杭州越群,目前手上持有的所有流通股已經全部減持完畢。

《華夏時報》對此問題曾采訪好想你董秘豆妍妍,其回應稱,好想你與百草味融合很好,雙方對發展抱有信心。披露預減持公告,系為應對市場環境變化所做可能發生事項的預備,但目前并沒有發生減持。

現在事實印證,杭州浩紅與杭州越群減持離場的決心似乎十分堅決。

控股股東“花樣減持”

不僅原百草味股東走的堅決,好想你控股股東的減持似乎也是“蓄謀已久”。

相關信息顯示,目前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共計持有好想你股份1.29億股,占總股本的比例為25.07%,其累計質押股份9331萬股,占個人持有股份總數的72.17%,占總股本的18.09%,而在2011年好想你上市之際,其持股比例為40.66%。

石聚彬的減持早在2014年就已拉開帷幕,2014年7月9日,石聚彬通過深交所交易系統以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300萬股,占該公司總股本的2.03%。2015年2月16日,石聚彬再次通過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17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1.21%。

而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對好想你股份進行“減持”的做法,更令投資者“眼花繚亂”。

2018年11月30日,石聚彬與張五須簽署了《石聚彬與張五須關于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轉讓協議書》,石聚彬擬將其持有的2600萬股好想你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5.04%)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對于轉讓價款問題,經雙方確定,轉讓價格為7.11元/股,合計價款約為1.85億元。本次權益變動完成后,張五須將持有好想你股份2852.086萬股,占好想你總股本的5.53%。

當時,《華夏時報》記者曾向好想你求證,石聚彬是否為了使減持不受影響,先行將股份轉讓張五須,隨后張五須再擇機在市場上進行減持?或是由于雙方涉及債務問題,石聚彬轉讓股權實為還債?豆妍妍則回應稱,轉讓股權系石聚彬為融資減少負債及壓力,不存在以上兩種可能性。

然而,上述的協議轉讓似乎是為接下來的減持做好鋪墊,6個月后,張五須開始將上述股份逐漸減持。

2019年6月19日,好想你公告稱,張五須計劃在該減持計劃公告披露之日起15個交易日后的三個月內,以集中競價方式減持本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515.6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1%。截至10月9日,上述減持計劃時間屆滿,張五須共減持75.24萬股。

10月10日,張五須再次計劃以集中競價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438.33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0.85%。

“好想你股東頻繁減持的現象,或意味著對企業未來業績前景不看好。”經濟學家宋清輝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建議投資者還是應回避為宜。

好想你“神秘人”

相關信息顯示,為石聚彬協議轉讓“減持”做好“承上啟下”的“神秘人”張五須,于1997年開始在好想你及其前身河南省新鄭奧星實業有限公司工作,歷任財務主管、辦公室主任、財務室主任、財務總監、公司副總經理、內部審計部門負責人等,2009年8月到2012年8月期間任好想你財務總監,好想你相關官方宣傳信息顯示,張五須為好想你公司黨委副書記。

對于張五須的準確職務,豆妍妍此前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因年齡原因張五須不再擔任公司職務,目前在公司實際上相當于顧問。

然而,張五須曾與好想你多家下屬公司相關聯,其中好想你與張五須曾共同持股的河南奧星型砂有限公司于近期注銷,河南好膳食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此前為好想你全資子公司,張五須任法人,該公司股東也于2019年4月由好想你變更為兩名自然人,法人也由張五須變更為張雖線。

2011年好想你上市第一年,張五須曾持有公司股份2.77%,2014年其減持好想你股份20萬股,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64%。2015年6月30日,張五須再次減持30萬股,套現794萬元,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43%。值得注意的是,當時股市正處于整體連續大跌的階段,好想你股價也一度跌停,多家上市公司股東或高管正在增持“護盤”來穩定持股人信心。

2016年和2017年,張五須從年報中“持股5%以上的股東或前10名股東持股情況”位置消失兩年,直至2018年石聚彬將其持有的占公司總股本的5.04%的股份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后,張五須又以持股5.53%的大股東身份出現在2018年年報中。

在業績增長乏力、股東動作不斷的情況下,好想你又于10月14日迎來了巨額解禁。公告顯示,好想你此次有1.35億股限售股解禁,占公司總股本比例為26.11%,占流通股本比例為48.59%。此次解除限售股份為公司2016年重大資產重組發行的股份,解除限售的股東包括杭州浩紅、杭州越群等2名交易對象以及石聚彬、招證資管-同贏之好想你1號員工持股計劃等10名特定對象。

“大額限售股解禁流通,會增加上市公司的流通股份以及增加股票實際供給。”經濟學家宋清輝向本報記者表示,短期來看屬于利空消息,將會對好想你造成的負面影響很大。

2019年11月05日,好想你發生了3筆大宗交易,總成交數量為126.03萬股,總成交金額為1046.05萬元,成交均價為8.30元,當日收盤報價8.60元,漲幅-2.16%,成交金額5776.28萬元;大宗交易成交金額占當日成交金額18.11%,折價3.49%。

轉自:中華網河南

紅棗龍頭企業好想你“花樣減持”局中局 股東頻繁套現冒出“神秘人”

2019-11-07 10:22:12 來源:華夏時報網

“內憂外患”的“紅棗第一股”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好想你”, 002582.SZ),作為中國紅棗行業龍頭企業其主業卻“日落西山”,該公司股東頻繁減持、質押動作不斷,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花樣減持”更是令市場困惑,面對解禁寒潮來襲,好想你或面臨更大的危機。

對賭方“陸續離場”

好想你三季報數據顯示,年初至報告期末該公司實現營收40.41億元,同比增長13.44%,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為1.31億元,同比增長21.24%。 表面上看,好想你前三季度營業收入和凈利潤雙雙增長,但其凈利潤的增長卻非主營業務的功勞,而大部分來自于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的“修飾”。

數據顯示,好想你前三季度取得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為5716.46萬元,其中大部分來源于政府補助,計入當期損益的政府補助金額為7068.04萬元,也就是說,好想你前三季度的利潤主要依靠于政府補助的支撐。

公司第三季度實現凈利潤僅382.95萬元,且主要靠政府補助的支撐,扣除非經常性損益之后其凈利潤立刻由盈轉虧,為虧損999.01萬元,同比下滑245.11%。

以紅棗業務起家的好想你或許為挽救自上市之后不斷滑坡的業績,2016年7月,其以溢價近18倍的高彩禮聯姻百草味,完成了“國內零食電商并購第一案”。雖然此舉使好想你業績頹勢得以挽救,但其紅棗主業依然萎靡,不斷虧損,甚至對整體業績造成拖累。

隨著百草味與好想你的“對賭”結束,面對好想你的“內憂外患”,百草味的原股東開始按捺不住頻繁減持,陸續套現離場。

原百草味控股股東杭州浩紅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杭州浩紅”)和杭州越群投資咨詢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杭州越群”)當初溢價17倍將百草味注入上市公司,最后分別持有好想你股份6847.96萬股、895.8萬股,分5年度來解禁。

前面兩個解禁期,杭州浩紅已減持兩次,8月24日,杭州浩紅發布了第三次減持的預告,計劃以集中競價交易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好想你股份數量不超過1547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 3.00%。而為杭州浩紅一致行動人的杭州越群,目前手上持有的所有流通股已經全部減持完畢。

《華夏時報》對此問題曾采訪好想你董秘豆妍妍,其回應稱,好想你與百草味融合很好,雙方對發展抱有信心。披露預減持公告,系為應對市場環境變化所做可能發生事項的預備,但目前并沒有發生減持。

現在事實印證,杭州浩紅與杭州越群減持離場的決心似乎十分堅決。

控股股東“花樣減持”

不僅原百草味股東走的堅決,好想你控股股東的減持似乎也是“蓄謀已久”。

相關信息顯示,目前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共計持有好想你股份1.29億股,占總股本的比例為25.07%,其累計質押股份9331萬股,占個人持有股份總數的72.17%,占總股本的18.09%,而在2011年好想你上市之際,其持股比例為40.66%。

石聚彬的減持早在2014年就已拉開帷幕,2014年7月9日,石聚彬通過深交所交易系統以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300萬股,占該公司總股本的2.03%。2015年2月16日,石聚彬再次通過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17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1.21%。

而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對好想你股份進行“減持”的做法,更令投資者“眼花繚亂”。

2018年11月30日,石聚彬與張五須簽署了《石聚彬與張五須關于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轉讓協議書》,石聚彬擬將其持有的2600萬股好想你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5.04%)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對于轉讓價款問題,經雙方確定,轉讓價格為7.11元/股,合計價款約為1.85億元。本次權益變動完成后,張五須將持有好想你股份2852.086萬股,占好想你總股本的5.53%。

當時,《華夏時報》記者曾向好想你求證,石聚彬是否為了使減持不受影響,先行將股份轉讓張五須,隨后張五須再擇機在市場上進行減持?或是由于雙方涉及債務問題,石聚彬轉讓股權實為還債?豆妍妍則回應稱,轉讓股權系石聚彬為融資減少負債及壓力,不存在以上兩種可能性。

然而,上述的協議轉讓似乎是為接下來的減持做好鋪墊,6個月后,張五須開始將上述股份逐漸減持。

2019年6月19日,好想你公告稱,張五須計劃在該減持計劃公告披露之日起15個交易日后的三個月內,以集中競價方式減持本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515.6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1%。截至10月9日,上述減持計劃時間屆滿,張五須共減持75.24萬股。

10月10日,張五須再次計劃以集中競價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438.33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0.85%。

“好想你股東頻繁減持的現象,或意味著對企業未來業績前景不看好。”經濟學家宋清輝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建議投資者還是應回避為宜。

好想你“神秘人”

相關信息顯示,為石聚彬協議轉讓“減持”做好“承上啟下”的“神秘人”張五須,于1997年開始在好想你及其前身河南省新鄭奧星實業有限公司工作,歷任財務主管、辦公室主任、財務室主任、財務總監、公司副總經理、內部審計部門負責人等,2009年8月到2012年8月期間任好想你財務總監,好想你相關官方宣傳信息顯示,張五須為好想你公司黨委副書記。

對于張五須的準確職務,豆妍妍此前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因年齡原因張五須不再擔任公司職務,目前在公司實際上相當于顧問。

然而,張五須曾與好想你多家下屬公司相關聯,其中好想你與張五須曾共同持股的河南奧星型砂有限公司于近期注銷,河南好膳食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此前為好想你全資子公司,張五須任法人,該公司股東也于2019年4月由好想你變更為兩名自然人,法人也由張五須變更為張雖線。

2011年好想你上市第一年,張五須曾持有公司股份2.77%,2014年其減持好想你股份20萬股,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64%。2015年6月30日,張五須再次減持30萬股,套現794萬元,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43%。值得注意的是,當時股市正處于整體連續大跌的階段,好想你股價也一度跌停,多家上市公司股東或高管正在增持“護盤”來穩定持股人信心。

2016年和2017年,張五須從年報中“持股5%以上的股東或前10名股東持股情況”位置消失兩年,直至2018年石聚彬將其持有的占公司總股本的5.04%的股份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后,張五須又以持股5.53%的大股東身份出現在2018年年報中。

在業績增長乏力、股東動作不斷的情況下,好想你又于10月14日迎來了巨額解禁。公告顯示,好想你此次有1.35億股限售股解禁,占公司總股本比例為26.11%,占流通股本比例為48.59%。此次解除限售股份為公司2016年重大資產重組發行的股份,解除限售的股東包括杭州浩紅、杭州越群等2名交易對象以及石聚彬、招證資管-同贏之好想你1號員工持股計劃等10名特定對象。

“大額限售股解禁流通,會增加上市公司的流通股份以及增加股票實際供給。”經濟學家宋清輝向本報記者表示,短期來看屬于利空消息,將會對好想你造成的負面影響很大。

2019年11月05日,好想你發生了3筆大宗交易,總成交數量為126.03萬股,總成交金額為1046.05萬元,成交均價為8.30元,當日收盤報價8.60元,漲幅-2.16%,成交金額5776.28萬元;大宗交易成交金額占當日成交金額18.11%,折價3.49%。

轉自:中華網河南

紅棗龍頭企業好想你“花樣減持”局中局 股東頻繁套現冒出“神秘人”

2019-11-07 10:22:12 來源:華夏時報網

“內憂外患”的“紅棗第一股”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好想你”, 002582.SZ),作為中國紅棗行業龍頭企業其主業卻“日落西山”,該公司股東頻繁減持、質押動作不斷,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花樣減持”更是令市場困惑,面對解禁寒潮來襲,好想你或面臨更大的危機。

對賭方“陸續離場”

好想你三季報數據顯示,年初至報告期末該公司實現營收40.41億元,同比增長13.44%,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為1.31億元,同比增長21.24%。 表面上看,好想你前三季度營業收入和凈利潤雙雙增長,但其凈利潤的增長卻非主營業務的功勞,而大部分來自于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的“修飾”。

數據顯示,好想你前三季度取得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為5716.46萬元,其中大部分來源于政府補助,計入當期損益的政府補助金額為7068.04萬元,也就是說,好想你前三季度的利潤主要依靠于政府補助的支撐。

公司第三季度實現凈利潤僅382.95萬元,且主要靠政府補助的支撐,扣除非經常性損益之后其凈利潤立刻由盈轉虧,為虧損999.01萬元,同比下滑245.11%。

以紅棗業務起家的好想你或許為挽救自上市之后不斷滑坡的業績,2016年7月,其以溢價近18倍的高彩禮聯姻百草味,完成了“國內零食電商并購第一案”。雖然此舉使好想你業績頹勢得以挽救,但其紅棗主業依然萎靡,不斷虧損,甚至對整體業績造成拖累。

隨著百草味與好想你的“對賭”結束,面對好想你的“內憂外患”,百草味的原股東開始按捺不住頻繁減持,陸續套現離場。

原百草味控股股東杭州浩紅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杭州浩紅”)和杭州越群投資咨詢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杭州越群”)當初溢價17倍將百草味注入上市公司,最后分別持有好想你股份6847.96萬股、895.8萬股,分5年度來解禁。

前面兩個解禁期,杭州浩紅已減持兩次,8月24日,杭州浩紅發布了第三次減持的預告,計劃以集中競價交易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好想你股份數量不超過1547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 3.00%。而為杭州浩紅一致行動人的杭州越群,目前手上持有的所有流通股已經全部減持完畢。

《華夏時報》對此問題曾采訪好想你董秘豆妍妍,其回應稱,好想你與百草味融合很好,雙方對發展抱有信心。披露預減持公告,系為應對市場環境變化所做可能發生事項的預備,但目前并沒有發生減持。

現在事實印證,杭州浩紅與杭州越群減持離場的決心似乎十分堅決。

控股股東“花樣減持”

不僅原百草味股東走的堅決,好想你控股股東的減持似乎也是“蓄謀已久”。

相關信息顯示,目前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共計持有好想你股份1.29億股,占總股本的比例為25.07%,其累計質押股份9331萬股,占個人持有股份總數的72.17%,占總股本的18.09%,而在2011年好想你上市之際,其持股比例為40.66%。

石聚彬的減持早在2014年就已拉開帷幕,2014年7月9日,石聚彬通過深交所交易系統以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300萬股,占該公司總股本的2.03%。2015年2月16日,石聚彬再次通過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17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1.21%。

而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對好想你股份進行“減持”的做法,更令投資者“眼花繚亂”。

2018年11月30日,石聚彬與張五須簽署了《石聚彬與張五須關于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轉讓協議書》,石聚彬擬將其持有的2600萬股好想你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5.04%)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對于轉讓價款問題,經雙方確定,轉讓價格為7.11元/股,合計價款約為1.85億元。本次權益變動完成后,張五須將持有好想你股份2852.086萬股,占好想你總股本的5.53%。

當時,《華夏時報》記者曾向好想你求證,石聚彬是否為了使減持不受影響,先行將股份轉讓張五須,隨后張五須再擇機在市場上進行減持?或是由于雙方涉及債務問題,石聚彬轉讓股權實為還債?豆妍妍則回應稱,轉讓股權系石聚彬為融資減少負債及壓力,不存在以上兩種可能性。

然而,上述的協議轉讓似乎是為接下來的減持做好鋪墊,6個月后,張五須開始將上述股份逐漸減持。

2019年6月19日,好想你公告稱,張五須計劃在該減持計劃公告披露之日起15個交易日后的三個月內,以集中競價方式減持本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515.6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1%。截至10月9日,上述減持計劃時間屆滿,張五須共減持75.24萬股。

10月10日,張五須再次計劃以集中競價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438.33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0.85%。

“好想你股東頻繁減持的現象,或意味著對企業未來業績前景不看好。”經濟學家宋清輝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建議投資者還是應回避為宜。

好想你“神秘人”

相關信息顯示,為石聚彬協議轉讓“減持”做好“承上啟下”的“神秘人”張五須,于1997年開始在好想你及其前身河南省新鄭奧星實業有限公司工作,歷任財務主管、辦公室主任、財務室主任、財務總監、公司副總經理、內部審計部門負責人等,2009年8月到2012年8月期間任好想你財務總監,好想你相關官方宣傳信息顯示,張五須為好想你公司黨委副書記。

對于張五須的準確職務,豆妍妍此前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因年齡原因張五須不再擔任公司職務,目前在公司實際上相當于顧問。

然而,張五須曾與好想你多家下屬公司相關聯,其中好想你與張五須曾共同持股的河南奧星型砂有限公司于近期注銷,河南好膳食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此前為好想你全資子公司,張五須任法人,該公司股東也于2019年4月由好想你變更為兩名自然人,法人也由張五須變更為張雖線。

2011年好想你上市第一年,張五須曾持有公司股份2.77%,2014年其減持好想你股份20萬股,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64%。2015年6月30日,張五須再次減持30萬股,套現794萬元,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43%。值得注意的是,當時股市正處于整體連續大跌的階段,好想你股價也一度跌停,多家上市公司股東或高管正在增持“護盤”來穩定持股人信心。

2016年和2017年,張五須從年報中“持股5%以上的股東或前10名股東持股情況”位置消失兩年,直至2018年石聚彬將其持有的占公司總股本的5.04%的股份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后,張五須又以持股5.53%的大股東身份出現在2018年年報中。

在業績增長乏力、股東動作不斷的情況下,好想你又于10月14日迎來了巨額解禁。公告顯示,好想你此次有1.35億股限售股解禁,占公司總股本比例為26.11%,占流通股本比例為48.59%。此次解除限售股份為公司2016年重大資產重組發行的股份,解除限售的股東包括杭州浩紅、杭州越群等2名交易對象以及石聚彬、招證資管-同贏之好想你1號員工持股計劃等10名特定對象。

“大額限售股解禁流通,會增加上市公司的流通股份以及增加股票實際供給。”經濟學家宋清輝向本報記者表示,短期來看屬于利空消息,將會對好想你造成的負面影響很大。

2019年11月05日,好想你發生了3筆大宗交易,總成交數量為126.03萬股,總成交金額為1046.05萬元,成交均價為8.30元,當日收盤報價8.60元,漲幅-2.16%,成交金額5776.28萬元;大宗交易成交金額占當日成交金額18.11%,折價3.49%。

轉自:中華網河南

紅棗龍頭企業好想你“花樣減持”局中局 股東頻繁套現冒出“神秘人”

2019-11-07 10:22:12 來源:華夏時報網

“內憂外患”的“紅棗第一股”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好想你”, 002582.SZ),作為中國紅棗行業龍頭企業其主業卻“日落西山”,該公司股東頻繁減持、質押動作不斷,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花樣減持”更是令市場困惑,面對解禁寒潮來襲,好想你或面臨更大的危機。

對賭方“陸續離場”

好想你三季報數據顯示,年初至報告期末該公司實現營收40.41億元,同比增長13.44%,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為1.31億元,同比增長21.24%。 表面上看,好想你前三季度營業收入和凈利潤雙雙增長,但其凈利潤的增長卻非主營業務的功勞,而大部分來自于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的“修飾”。

數據顯示,好想你前三季度取得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為5716.46萬元,其中大部分來源于政府補助,計入當期損益的政府補助金額為7068.04萬元,也就是說,好想你前三季度的利潤主要依靠于政府補助的支撐。

公司第三季度實現凈利潤僅382.95萬元,且主要靠政府補助的支撐,扣除非經常性損益之后其凈利潤立刻由盈轉虧,為虧損999.01萬元,同比下滑245.11%。

以紅棗業務起家的好想你或許為挽救自上市之后不斷滑坡的業績,2016年7月,其以溢價近18倍的高彩禮聯姻百草味,完成了“國內零食電商并購第一案”。雖然此舉使好想你業績頹勢得以挽救,但其紅棗主業依然萎靡,不斷虧損,甚至對整體業績造成拖累。

隨著百草味與好想你的“對賭”結束,面對好想你的“內憂外患”,百草味的原股東開始按捺不住頻繁減持,陸續套現離場。

原百草味控股股東杭州浩紅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杭州浩紅”)和杭州越群投資咨詢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杭州越群”)當初溢價17倍將百草味注入上市公司,最后分別持有好想你股份6847.96萬股、895.8萬股,分5年度來解禁。

前面兩個解禁期,杭州浩紅已減持兩次,8月24日,杭州浩紅發布了第三次減持的預告,計劃以集中競價交易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好想你股份數量不超過1547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 3.00%。而為杭州浩紅一致行動人的杭州越群,目前手上持有的所有流通股已經全部減持完畢。

《華夏時報》對此問題曾采訪好想你董秘豆妍妍,其回應稱,好想你與百草味融合很好,雙方對發展抱有信心。披露預減持公告,系為應對市場環境變化所做可能發生事項的預備,但目前并沒有發生減持。

現在事實印證,杭州浩紅與杭州越群減持離場的決心似乎十分堅決。

控股股東“花樣減持”

不僅原百草味股東走的堅決,好想你控股股東的減持似乎也是“蓄謀已久”。

相關信息顯示,目前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共計持有好想你股份1.29億股,占總股本的比例為25.07%,其累計質押股份9331萬股,占個人持有股份總數的72.17%,占總股本的18.09%,而在2011年好想你上市之際,其持股比例為40.66%。

石聚彬的減持早在2014年就已拉開帷幕,2014年7月9日,石聚彬通過深交所交易系統以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300萬股,占該公司總股本的2.03%。2015年2月16日,石聚彬再次通過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17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1.21%。

而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對好想你股份進行“減持”的做法,更令投資者“眼花繚亂”。

2018年11月30日,石聚彬與張五須簽署了《石聚彬與張五須關于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轉讓協議書》,石聚彬擬將其持有的2600萬股好想你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5.04%)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對于轉讓價款問題,經雙方確定,轉讓價格為7.11元/股,合計價款約為1.85億元。本次權益變動完成后,張五須將持有好想你股份2852.086萬股,占好想你總股本的5.53%。

當時,《華夏時報》記者曾向好想你求證,石聚彬是否為了使減持不受影響,先行將股份轉讓張五須,隨后張五須再擇機在市場上進行減持?或是由于雙方涉及債務問題,石聚彬轉讓股權實為還債?豆妍妍則回應稱,轉讓股權系石聚彬為融資減少負債及壓力,不存在以上兩種可能性。

然而,上述的協議轉讓似乎是為接下來的減持做好鋪墊,6個月后,張五須開始將上述股份逐漸減持。

2019年6月19日,好想你公告稱,張五須計劃在該減持計劃公告披露之日起15個交易日后的三個月內,以集中競價方式減持本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515.6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1%。截至10月9日,上述減持計劃時間屆滿,張五須共減持75.24萬股。

10月10日,張五須再次計劃以集中競價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438.33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0.85%。

“好想你股東頻繁減持的現象,或意味著對企業未來業績前景不看好。”經濟學家宋清輝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建議投資者還是應回避為宜。

好想你“神秘人”

相關信息顯示,為石聚彬協議轉讓“減持”做好“承上啟下”的“神秘人”張五須,于1997年開始在好想你及其前身河南省新鄭奧星實業有限公司工作,歷任財務主管、辦公室主任、財務室主任、財務總監、公司副總經理、內部審計部門負責人等,2009年8月到2012年8月期間任好想你財務總監,好想你相關官方宣傳信息顯示,張五須為好想你公司黨委副書記。

對于張五須的準確職務,豆妍妍此前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因年齡原因張五須不再擔任公司職務,目前在公司實際上相當于顧問。

然而,張五須曾與好想你多家下屬公司相關聯,其中好想你與張五須曾共同持股的河南奧星型砂有限公司于近期注銷,河南好膳食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此前為好想你全資子公司,張五須任法人,該公司股東也于2019年4月由好想你變更為兩名自然人,法人也由張五須變更為張雖線。

2011年好想你上市第一年,張五須曾持有公司股份2.77%,2014年其減持好想你股份20萬股,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64%。2015年6月30日,張五須再次減持30萬股,套現794萬元,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43%。值得注意的是,當時股市正處于整體連續大跌的階段,好想你股價也一度跌停,多家上市公司股東或高管正在增持“護盤”來穩定持股人信心。

2016年和2017年,張五須從年報中“持股5%以上的股東或前10名股東持股情況”位置消失兩年,直至2018年石聚彬將其持有的占公司總股本的5.04%的股份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后,張五須又以持股5.53%的大股東身份出現在2018年年報中。

在業績增長乏力、股東動作不斷的情況下,好想你又于10月14日迎來了巨額解禁。公告顯示,好想你此次有1.35億股限售股解禁,占公司總股本比例為26.11%,占流通股本比例為48.59%。此次解除限售股份為公司2016年重大資產重組發行的股份,解除限售的股東包括杭州浩紅、杭州越群等2名交易對象以及石聚彬、招證資管-同贏之好想你1號員工持股計劃等10名特定對象。

“大額限售股解禁流通,會增加上市公司的流通股份以及增加股票實際供給。”經濟學家宋清輝向本報記者表示,短期來看屬于利空消息,將會對好想你造成的負面影響很大。

2019年11月05日,好想你發生了3筆大宗交易,總成交數量為126.03萬股,總成交金額為1046.05萬元,成交均價為8.30元,當日收盤報價8.60元,漲幅-2.16%,成交金額5776.28萬元;大宗交易成交金額占當日成交金額18.11%,折價3.49%。

轉自:中華網河南

紅棗龍頭企業好想你“花樣減持”局中局 股東頻繁套現冒出“神秘人”

2019-11-07 10:22:12 來源:華夏時報網

“內憂外患”的“紅棗第一股”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好想你”, 002582.SZ),作為中國紅棗行業龍頭企業其主業卻“日落西山”,該公司股東頻繁減持、質押動作不斷,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花樣減持”更是令市場困惑,面對解禁寒潮來襲,好想你或面臨更大的危機。

對賭方“陸續離場”

好想你三季報數據顯示,年初至報告期末該公司實現營收40.41億元,同比增長13.44%,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為1.31億元,同比增長21.24%。 表面上看,好想你前三季度營業收入和凈利潤雙雙增長,但其凈利潤的增長卻非主營業務的功勞,而大部分來自于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的“修飾”。

數據顯示,好想你前三季度取得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為5716.46萬元,其中大部分來源于政府補助,計入當期損益的政府補助金額為7068.04萬元,也就是說,好想你前三季度的利潤主要依靠于政府補助的支撐。

公司第三季度實現凈利潤僅382.95萬元,且主要靠政府補助的支撐,扣除非經常性損益之后其凈利潤立刻由盈轉虧,為虧損999.01萬元,同比下滑245.11%。

以紅棗業務起家的好想你或許為挽救自上市之后不斷滑坡的業績,2016年7月,其以溢價近18倍的高彩禮聯姻百草味,完成了“國內零食電商并購第一案”。雖然此舉使好想你業績頹勢得以挽救,但其紅棗主業依然萎靡,不斷虧損,甚至對整體業績造成拖累。

隨著百草味與好想你的“對賭”結束,面對好想你的“內憂外患”,百草味的原股東開始按捺不住頻繁減持,陸續套現離場。

原百草味控股股東杭州浩紅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杭州浩紅”)和杭州越群投資咨詢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杭州越群”)當初溢價17倍將百草味注入上市公司,最后分別持有好想你股份6847.96萬股、895.8萬股,分5年度來解禁。

前面兩個解禁期,杭州浩紅已減持兩次,8月24日,杭州浩紅發布了第三次減持的預告,計劃以集中競價交易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好想你股份數量不超過1547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 3.00%。而為杭州浩紅一致行動人的杭州越群,目前手上持有的所有流通股已經全部減持完畢。

《華夏時報》對此問題曾采訪好想你董秘豆妍妍,其回應稱,好想你與百草味融合很好,雙方對發展抱有信心。披露預減持公告,系為應對市場環境變化所做可能發生事項的預備,但目前并沒有發生減持。

現在事實印證,杭州浩紅與杭州越群減持離場的決心似乎十分堅決。

控股股東“花樣減持”

不僅原百草味股東走的堅決,好想你控股股東的減持似乎也是“蓄謀已久”。

相關信息顯示,目前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共計持有好想你股份1.29億股,占總股本的比例為25.07%,其累計質押股份9331萬股,占個人持有股份總數的72.17%,占總股本的18.09%,而在2011年好想你上市之際,其持股比例為40.66%。

石聚彬的減持早在2014年就已拉開帷幕,2014年7月9日,石聚彬通過深交所交易系統以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300萬股,占該公司總股本的2.03%。2015年2月16日,石聚彬再次通過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17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1.21%。

而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對好想你股份進行“減持”的做法,更令投資者“眼花繚亂”。

2018年11月30日,石聚彬與張五須簽署了《石聚彬與張五須關于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轉讓協議書》,石聚彬擬將其持有的2600萬股好想你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5.04%)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對于轉讓價款問題,經雙方確定,轉讓價格為7.11元/股,合計價款約為1.85億元。本次權益變動完成后,張五須將持有好想你股份2852.086萬股,占好想你總股本的5.53%。

當時,《華夏時報》記者曾向好想你求證,石聚彬是否為了使減持不受影響,先行將股份轉讓張五須,隨后張五須再擇機在市場上進行減持?或是由于雙方涉及債務問題,石聚彬轉讓股權實為還債?豆妍妍則回應稱,轉讓股權系石聚彬為融資減少負債及壓力,不存在以上兩種可能性。

然而,上述的協議轉讓似乎是為接下來的減持做好鋪墊,6個月后,張五須開始將上述股份逐漸減持。

2019年6月19日,好想你公告稱,張五須計劃在該減持計劃公告披露之日起15個交易日后的三個月內,以集中競價方式減持本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515.6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1%。截至10月9日,上述減持計劃時間屆滿,張五須共減持75.24萬股。

10月10日,張五須再次計劃以集中競價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438.33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0.85%。

“好想你股東頻繁減持的現象,或意味著對企業未來業績前景不看好。”經濟學家宋清輝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建議投資者還是應回避為宜。

好想你“神秘人”

相關信息顯示,為石聚彬協議轉讓“減持”做好“承上啟下”的“神秘人”張五須,于1997年開始在好想你及其前身河南省新鄭奧星實業有限公司工作,歷任財務主管、辦公室主任、財務室主任、財務總監、公司副總經理、內部審計部門負責人等,2009年8月到2012年8月期間任好想你財務總監,好想你相關官方宣傳信息顯示,張五須為好想你公司黨委副書記。

對于張五須的準確職務,豆妍妍此前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因年齡原因張五須不再擔任公司職務,目前在公司實際上相當于顧問。

然而,張五須曾與好想你多家下屬公司相關聯,其中好想你與張五須曾共同持股的河南奧星型砂有限公司于近期注銷,河南好膳食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此前為好想你全資子公司,張五須任法人,該公司股東也于2019年4月由好想你變更為兩名自然人,法人也由張五須變更為張雖線。

2011年好想你上市第一年,張五須曾持有公司股份2.77%,2014年其減持好想你股份20萬股,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64%。2015年6月30日,張五須再次減持30萬股,套現794萬元,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43%。值得注意的是,當時股市正處于整體連續大跌的階段,好想你股價也一度跌停,多家上市公司股東或高管正在增持“護盤”來穩定持股人信心。

2016年和2017年,張五須從年報中“持股5%以上的股東或前10名股東持股情況”位置消失兩年,直至2018年石聚彬將其持有的占公司總股本的5.04%的股份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后,張五須又以持股5.53%的大股東身份出現在2018年年報中。

在業績增長乏力、股東動作不斷的情況下,好想你又于10月14日迎來了巨額解禁。公告顯示,好想你此次有1.35億股限售股解禁,占公司總股本比例為26.11%,占流通股本比例為48.59%。此次解除限售股份為公司2016年重大資產重組發行的股份,解除限售的股東包括杭州浩紅、杭州越群等2名交易對象以及石聚彬、招證資管-同贏之好想你1號員工持股計劃等10名特定對象。

“大額限售股解禁流通,會增加上市公司的流通股份以及增加股票實際供給。”經濟學家宋清輝向本報記者表示,短期來看屬于利空消息,將會對好想你造成的負面影響很大。

2019年11月05日,好想你發生了3筆大宗交易,總成交數量為126.03萬股,總成交金額為1046.05萬元,成交均價為8.30元,當日收盤報價8.60元,漲幅-2.16%,成交金額5776.28萬元;大宗交易成交金額占當日成交金額18.11%,折價3.49%。

轉自:中華網河南

紅棗龍頭企業好想你“花樣減持”局中局 股東頻繁套現冒出“神秘人”

2019-11-07 10:22:12 來源:華夏時報網

“內憂外患”的“紅棗第一股”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好想你”, 002582.SZ),作為中國紅棗行業龍頭企業其主業卻“日落西山”,該公司股東頻繁減持、質押動作不斷,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花樣減持”更是令市場困惑,面對解禁寒潮來襲,好想你或面臨更大的危機。

對賭方“陸續離場”

好想你三季報數據顯示,年初至報告期末該公司實現營收40.41億元,同比增長13.44%,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為1.31億元,同比增長21.24%。 表面上看,好想你前三季度營業收入和凈利潤雙雙增長,但其凈利潤的增長卻非主營業務的功勞,而大部分來自于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的“修飾”。

數據顯示,好想你前三季度取得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為5716.46萬元,其中大部分來源于政府補助,計入當期損益的政府補助金額為7068.04萬元,也就是說,好想你前三季度的利潤主要依靠于政府補助的支撐。

公司第三季度實現凈利潤僅382.95萬元,且主要靠政府補助的支撐,扣除非經常性損益之后其凈利潤立刻由盈轉虧,為虧損999.01萬元,同比下滑245.11%。

以紅棗業務起家的好想你或許為挽救自上市之后不斷滑坡的業績,2016年7月,其以溢價近18倍的高彩禮聯姻百草味,完成了“國內零食電商并購第一案”。雖然此舉使好想你業績頹勢得以挽救,但其紅棗主業依然萎靡,不斷虧損,甚至對整體業績造成拖累。

隨著百草味與好想你的“對賭”結束,面對好想你的“內憂外患”,百草味的原股東開始按捺不住頻繁減持,陸續套現離場。

原百草味控股股東杭州浩紅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杭州浩紅”)和杭州越群投資咨詢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杭州越群”)當初溢價17倍將百草味注入上市公司,最后分別持有好想你股份6847.96萬股、895.8萬股,分5年度來解禁。

前面兩個解禁期,杭州浩紅已減持兩次,8月24日,杭州浩紅發布了第三次減持的預告,計劃以集中競價交易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好想你股份數量不超過1547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 3.00%。而為杭州浩紅一致行動人的杭州越群,目前手上持有的所有流通股已經全部減持完畢。

《華夏時報》對此問題曾采訪好想你董秘豆妍妍,其回應稱,好想你與百草味融合很好,雙方對發展抱有信心。披露預減持公告,系為應對市場環境變化所做可能發生事項的預備,但目前并沒有發生減持。

現在事實印證,杭州浩紅與杭州越群減持離場的決心似乎十分堅決。

控股股東“花樣減持”

不僅原百草味股東走的堅決,好想你控股股東的減持似乎也是“蓄謀已久”。

相關信息顯示,目前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共計持有好想你股份1.29億股,占總股本的比例為25.07%,其累計質押股份9331萬股,占個人持有股份總數的72.17%,占總股本的18.09%,而在2011年好想你上市之際,其持股比例為40.66%。

石聚彬的減持早在2014年就已拉開帷幕,2014年7月9日,石聚彬通過深交所交易系統以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300萬股,占該公司總股本的2.03%。2015年2月16日,石聚彬再次通過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17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1.21%。

而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對好想你股份進行“減持”的做法,更令投資者“眼花繚亂”。

2018年11月30日,石聚彬與張五須簽署了《石聚彬與張五須關于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轉讓協議書》,石聚彬擬將其持有的2600萬股好想你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5.04%)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對于轉讓價款問題,經雙方確定,轉讓價格為7.11元/股,合計價款約為1.85億元。本次權益變動完成后,張五須將持有好想你股份2852.086萬股,占好想你總股本的5.53%。

當時,《華夏時報》記者曾向好想你求證,石聚彬是否為了使減持不受影響,先行將股份轉讓張五須,隨后張五須再擇機在市場上進行減持?或是由于雙方涉及債務問題,石聚彬轉讓股權實為還債?豆妍妍則回應稱,轉讓股權系石聚彬為融資減少負債及壓力,不存在以上兩種可能性。

然而,上述的協議轉讓似乎是為接下來的減持做好鋪墊,6個月后,張五須開始將上述股份逐漸減持。

2019年6月19日,好想你公告稱,張五須計劃在該減持計劃公告披露之日起15個交易日后的三個月內,以集中競價方式減持本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515.6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1%。截至10月9日,上述減持計劃時間屆滿,張五須共減持75.24萬股。

10月10日,張五須再次計劃以集中競價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438.33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0.85%。

“好想你股東頻繁減持的現象,或意味著對企業未來業績前景不看好。”經濟學家宋清輝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建議投資者還是應回避為宜。

好想你“神秘人”

相關信息顯示,為石聚彬協議轉讓“減持”做好“承上啟下”的“神秘人”張五須,于1997年開始在好想你及其前身河南省新鄭奧星實業有限公司工作,歷任財務主管、辦公室主任、財務室主任、財務總監、公司副總經理、內部審計部門負責人等,2009年8月到2012年8月期間任好想你財務總監,好想你相關官方宣傳信息顯示,張五須為好想你公司黨委副書記。

對于張五須的準確職務,豆妍妍此前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因年齡原因張五須不再擔任公司職務,目前在公司實際上相當于顧問。

然而,張五須曾與好想你多家下屬公司相關聯,其中好想你與張五須曾共同持股的河南奧星型砂有限公司于近期注銷,河南好膳食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此前為好想你全資子公司,張五須任法人,該公司股東也于2019年4月由好想你變更為兩名自然人,法人也由張五須變更為張雖線。

2011年好想你上市第一年,張五須曾持有公司股份2.77%,2014年其減持好想你股份20萬股,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64%。2015年6月30日,張五須再次減持30萬股,套現794萬元,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43%。值得注意的是,當時股市正處于整體連續大跌的階段,好想你股價也一度跌停,多家上市公司股東或高管正在增持“護盤”來穩定持股人信心。

2016年和2017年,張五須從年報中“持股5%以上的股東或前10名股東持股情況”位置消失兩年,直至2018年石聚彬將其持有的占公司總股本的5.04%的股份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后,張五須又以持股5.53%的大股東身份出現在2018年年報中。

在業績增長乏力、股東動作不斷的情況下,好想你又于10月14日迎來了巨額解禁。公告顯示,好想你此次有1.35億股限售股解禁,占公司總股本比例為26.11%,占流通股本比例為48.59%。此次解除限售股份為公司2016年重大資產重組發行的股份,解除限售的股東包括杭州浩紅、杭州越群等2名交易對象以及石聚彬、招證資管-同贏之好想你1號員工持股計劃等10名特定對象。

“大額限售股解禁流通,會增加上市公司的流通股份以及增加股票實際供給。”經濟學家宋清輝向本報記者表示,短期來看屬于利空消息,將會對好想你造成的負面影響很大。

2019年11月05日,好想你發生了3筆大宗交易,總成交數量為126.03萬股,總成交金額為1046.05萬元,成交均價為8.30元,當日收盤報價8.60元,漲幅-2.16%,成交金額5776.28萬元;大宗交易成交金額占當日成交金額18.11%,折價3.49%。

轉自:中華網河南

紅棗龍頭企業好想你“花樣減持”局中局 股東頻繁套現冒出“神秘人”

2019-11-07 10:22:12 來源:華夏時報網

“內憂外患”的“紅棗第一股”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好想你”, 002582.SZ),作為中國紅棗行業龍頭企業其主業卻“日落西山”,該公司股東頻繁減持、質押動作不斷,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花樣減持”更是令市場困惑,面對解禁寒潮來襲,好想你或面臨更大的危機。

對賭方“陸續離場”

好想你三季報數據顯示,年初至報告期末該公司實現營收40.41億元,同比增長13.44%,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為1.31億元,同比增長21.24%。 表面上看,好想你前三季度營業收入和凈利潤雙雙增長,但其凈利潤的增長卻非主營業務的功勞,而大部分來自于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的“修飾”。

數據顯示,好想你前三季度取得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為5716.46萬元,其中大部分來源于政府補助,計入當期損益的政府補助金額為7068.04萬元,也就是說,好想你前三季度的利潤主要依靠于政府補助的支撐。

公司第三季度實現凈利潤僅382.95萬元,且主要靠政府補助的支撐,扣除非經常性損益之后其凈利潤立刻由盈轉虧,為虧損999.01萬元,同比下滑245.11%。

以紅棗業務起家的好想你或許為挽救自上市之后不斷滑坡的業績,2016年7月,其以溢價近18倍的高彩禮聯姻百草味,完成了“國內零食電商并購第一案”。雖然此舉使好想你業績頹勢得以挽救,但其紅棗主業依然萎靡,不斷虧損,甚至對整體業績造成拖累。

隨著百草味與好想你的“對賭”結束,面對好想你的“內憂外患”,百草味的原股東開始按捺不住頻繁減持,陸續套現離場。

原百草味控股股東杭州浩紅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杭州浩紅”)和杭州越群投資咨詢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杭州越群”)當初溢價17倍將百草味注入上市公司,最后分別持有好想你股份6847.96萬股、895.8萬股,分5年度來解禁。

前面兩個解禁期,杭州浩紅已減持兩次,8月24日,杭州浩紅發布了第三次減持的預告,計劃以集中競價交易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好想你股份數量不超過1547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 3.00%。而為杭州浩紅一致行動人的杭州越群,目前手上持有的所有流通股已經全部減持完畢。

《華夏時報》對此問題曾采訪好想你董秘豆妍妍,其回應稱,好想你與百草味融合很好,雙方對發展抱有信心。披露預減持公告,系為應對市場環境變化所做可能發生事項的預備,但目前并沒有發生減持。

現在事實印證,杭州浩紅與杭州越群減持離場的決心似乎十分堅決。

控股股東“花樣減持”

不僅原百草味股東走的堅決,好想你控股股東的減持似乎也是“蓄謀已久”。

相關信息顯示,目前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共計持有好想你股份1.29億股,占總股本的比例為25.07%,其累計質押股份9331萬股,占個人持有股份總數的72.17%,占總股本的18.09%,而在2011年好想你上市之際,其持股比例為40.66%。

石聚彬的減持早在2014年就已拉開帷幕,2014年7月9日,石聚彬通過深交所交易系統以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300萬股,占該公司總股本的2.03%。2015年2月16日,石聚彬再次通過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17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1.21%。

而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對好想你股份進行“減持”的做法,更令投資者“眼花繚亂”。

2018年11月30日,石聚彬與張五須簽署了《石聚彬與張五須關于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轉讓協議書》,石聚彬擬將其持有的2600萬股好想你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5.04%)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對于轉讓價款問題,經雙方確定,轉讓價格為7.11元/股,合計價款約為1.85億元。本次權益變動完成后,張五須將持有好想你股份2852.086萬股,占好想你總股本的5.53%。

當時,《華夏時報》記者曾向好想你求證,石聚彬是否為了使減持不受影響,先行將股份轉讓張五須,隨后張五須再擇機在市場上進行減持?或是由于雙方涉及債務問題,石聚彬轉讓股權實為還債?豆妍妍則回應稱,轉讓股權系石聚彬為融資減少負債及壓力,不存在以上兩種可能性。

然而,上述的協議轉讓似乎是為接下來的減持做好鋪墊,6個月后,張五須開始將上述股份逐漸減持。

2019年6月19日,好想你公告稱,張五須計劃在該減持計劃公告披露之日起15個交易日后的三個月內,以集中競價方式減持本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515.6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1%。截至10月9日,上述減持計劃時間屆滿,張五須共減持75.24萬股。

10月10日,張五須再次計劃以集中競價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438.33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0.85%。

“好想你股東頻繁減持的現象,或意味著對企業未來業績前景不看好。”經濟學家宋清輝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建議投資者還是應回避為宜。

好想你“神秘人”

相關信息顯示,為石聚彬協議轉讓“減持”做好“承上啟下”的“神秘人”張五須,于1997年開始在好想你及其前身河南省新鄭奧星實業有限公司工作,歷任財務主管、辦公室主任、財務室主任、財務總監、公司副總經理、內部審計部門負責人等,2009年8月到2012年8月期間任好想你財務總監,好想你相關官方宣傳信息顯示,張五須為好想你公司黨委副書記。

對于張五須的準確職務,豆妍妍此前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因年齡原因張五須不再擔任公司職務,目前在公司實際上相當于顧問。

然而,張五須曾與好想你多家下屬公司相關聯,其中好想你與張五須曾共同持股的河南奧星型砂有限公司于近期注銷,河南好膳食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此前為好想你全資子公司,張五須任法人,該公司股東也于2019年4月由好想你變更為兩名自然人,法人也由張五須變更為張雖線。

2011年好想你上市第一年,張五須曾持有公司股份2.77%,2014年其減持好想你股份20萬股,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64%。2015年6月30日,張五須再次減持30萬股,套現794萬元,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43%。值得注意的是,當時股市正處于整體連續大跌的階段,好想你股價也一度跌停,多家上市公司股東或高管正在增持“護盤”來穩定持股人信心。

2016年和2017年,張五須從年報中“持股5%以上的股東或前10名股東持股情況”位置消失兩年,直至2018年石聚彬將其持有的占公司總股本的5.04%的股份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后,張五須又以持股5.53%的大股東身份出現在2018年年報中。

在業績增長乏力、股東動作不斷的情況下,好想你又于10月14日迎來了巨額解禁。公告顯示,好想你此次有1.35億股限售股解禁,占公司總股本比例為26.11%,占流通股本比例為48.59%。此次解除限售股份為公司2016年重大資產重組發行的股份,解除限售的股東包括杭州浩紅、杭州越群等2名交易對象以及石聚彬、招證資管-同贏之好想你1號員工持股計劃等10名特定對象。

“大額限售股解禁流通,會增加上市公司的流通股份以及增加股票實際供給。”經濟學家宋清輝向本報記者表示,短期來看屬于利空消息,將會對好想你造成的負面影響很大。

2019年11月05日,好想你發生了3筆大宗交易,總成交數量為126.03萬股,總成交金額為1046.05萬元,成交均價為8.30元,當日收盤報價8.60元,漲幅-2.16%,成交金額5776.28萬元;大宗交易成交金額占當日成交金額18.11%,折價3.49%。

轉自:中華網河南

紅棗龍頭企業好想你“花樣減持”局中局 股東頻繁套現冒出“神秘人”

2019-11-07 10:22:12 來源:華夏時報網

“內憂外患”的“紅棗第一股”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好想你”, 002582.SZ),作為中國紅棗行業龍頭企業其主業卻“日落西山”,該公司股東頻繁減持、質押動作不斷,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花樣減持”更是令市場困惑,面對解禁寒潮來襲,好想你或面臨更大的危機。

對賭方“陸續離場”

好想你三季報數據顯示,年初至報告期末該公司實現營收40.41億元,同比增長13.44%,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為1.31億元,同比增長21.24%。 表面上看,好想你前三季度營業收入和凈利潤雙雙增長,但其凈利潤的增長卻非主營業務的功勞,而大部分來自于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的“修飾”。

數據顯示,好想你前三季度取得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為5716.46萬元,其中大部分來源于政府補助,計入當期損益的政府補助金額為7068.04萬元,也就是說,好想你前三季度的利潤主要依靠于政府補助的支撐。

公司第三季度實現凈利潤僅382.95萬元,且主要靠政府補助的支撐,扣除非經常性損益之后其凈利潤立刻由盈轉虧,為虧損999.01萬元,同比下滑245.11%。

以紅棗業務起家的好想你或許為挽救自上市之后不斷滑坡的業績,2016年7月,其以溢價近18倍的高彩禮聯姻百草味,完成了“國內零食電商并購第一案”。雖然此舉使好想你業績頹勢得以挽救,但其紅棗主業依然萎靡,不斷虧損,甚至對整體業績造成拖累。

隨著百草味與好想你的“對賭”結束,面對好想你的“內憂外患”,百草味的原股東開始按捺不住頻繁減持,陸續套現離場。

原百草味控股股東杭州浩紅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杭州浩紅”)和杭州越群投資咨詢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杭州越群”)當初溢價17倍將百草味注入上市公司,最后分別持有好想你股份6847.96萬股、895.8萬股,分5年度來解禁。

前面兩個解禁期,杭州浩紅已減持兩次,8月24日,杭州浩紅發布了第三次減持的預告,計劃以集中競價交易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好想你股份數量不超過1547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 3.00%。而為杭州浩紅一致行動人的杭州越群,目前手上持有的所有流通股已經全部減持完畢。

《華夏時報》對此問題曾采訪好想你董秘豆妍妍,其回應稱,好想你與百草味融合很好,雙方對發展抱有信心。披露預減持公告,系為應對市場環境變化所做可能發生事項的預備,但目前并沒有發生減持。

現在事實印證,杭州浩紅與杭州越群減持離場的決心似乎十分堅決。

控股股東“花樣減持”

不僅原百草味股東走的堅決,好想你控股股東的減持似乎也是“蓄謀已久”。

相關信息顯示,目前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共計持有好想你股份1.29億股,占總股本的比例為25.07%,其累計質押股份9331萬股,占個人持有股份總數的72.17%,占總股本的18.09%,而在2011年好想你上市之際,其持股比例為40.66%。

石聚彬的減持早在2014年就已拉開帷幕,2014年7月9日,石聚彬通過深交所交易系統以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300萬股,占該公司總股本的2.03%。2015年2月16日,石聚彬再次通過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17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1.21%。

而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對好想你股份進行“減持”的做法,更令投資者“眼花繚亂”。

2018年11月30日,石聚彬與張五須簽署了《石聚彬與張五須關于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轉讓協議書》,石聚彬擬將其持有的2600萬股好想你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5.04%)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對于轉讓價款問題,經雙方確定,轉讓價格為7.11元/股,合計價款約為1.85億元。本次權益變動完成后,張五須將持有好想你股份2852.086萬股,占好想你總股本的5.53%。

當時,《華夏時報》記者曾向好想你求證,石聚彬是否為了使減持不受影響,先行將股份轉讓張五須,隨后張五須再擇機在市場上進行減持?或是由于雙方涉及債務問題,石聚彬轉讓股權實為還債?豆妍妍則回應稱,轉讓股權系石聚彬為融資減少負債及壓力,不存在以上兩種可能性。

然而,上述的協議轉讓似乎是為接下來的減持做好鋪墊,6個月后,張五須開始將上述股份逐漸減持。

2019年6月19日,好想你公告稱,張五須計劃在該減持計劃公告披露之日起15個交易日后的三個月內,以集中競價方式減持本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515.6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1%。截至10月9日,上述減持計劃時間屆滿,張五須共減持75.24萬股。

10月10日,張五須再次計劃以集中競價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438.33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0.85%。

“好想你股東頻繁減持的現象,或意味著對企業未來業績前景不看好。”經濟學家宋清輝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建議投資者還是應回避為宜。

好想你“神秘人”

相關信息顯示,為石聚彬協議轉讓“減持”做好“承上啟下”的“神秘人”張五須,于1997年開始在好想你及其前身河南省新鄭奧星實業有限公司工作,歷任財務主管、辦公室主任、財務室主任、財務總監、公司副總經理、內部審計部門負責人等,2009年8月到2012年8月期間任好想你財務總監,好想你相關官方宣傳信息顯示,張五須為好想你公司黨委副書記。

對于張五須的準確職務,豆妍妍此前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因年齡原因張五須不再擔任公司職務,目前在公司實際上相當于顧問。

然而,張五須曾與好想你多家下屬公司相關聯,其中好想你與張五須曾共同持股的河南奧星型砂有限公司于近期注銷,河南好膳食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此前為好想你全資子公司,張五須任法人,該公司股東也于2019年4月由好想你變更為兩名自然人,法人也由張五須變更為張雖線。

2011年好想你上市第一年,張五須曾持有公司股份2.77%,2014年其減持好想你股份20萬股,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64%。2015年6月30日,張五須再次減持30萬股,套現794萬元,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43%。值得注意的是,當時股市正處于整體連續大跌的階段,好想你股價也一度跌停,多家上市公司股東或高管正在增持“護盤”來穩定持股人信心。

2016年和2017年,張五須從年報中“持股5%以上的股東或前10名股東持股情況”位置消失兩年,直至2018年石聚彬將其持有的占公司總股本的5.04%的股份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后,張五須又以持股5.53%的大股東身份出現在2018年年報中。

在業績增長乏力、股東動作不斷的情況下,好想你又于10月14日迎來了巨額解禁。公告顯示,好想你此次有1.35億股限售股解禁,占公司總股本比例為26.11%,占流通股本比例為48.59%。此次解除限售股份為公司2016年重大資產重組發行的股份,解除限售的股東包括杭州浩紅、杭州越群等2名交易對象以及石聚彬、招證資管-同贏之好想你1號員工持股計劃等10名特定對象。

“大額限售股解禁流通,會增加上市公司的流通股份以及增加股票實際供給。”經濟學家宋清輝向本報記者表示,短期來看屬于利空消息,將會對好想你造成的負面影響很大。

2019年11月05日,好想你發生了3筆大宗交易,總成交數量為126.03萬股,總成交金額為1046.05萬元,成交均價為8.30元,當日收盤報價8.60元,漲幅-2.16%,成交金額5776.28萬元;大宗交易成交金額占當日成交金額18.11%,折價3.49%。

轉自:中華網河南

紅棗龍頭企業好想你“花樣減持”局中局 股東頻繁套現冒出“神秘人”

2019-11-07 10:22:12 來源:華夏時報網

“內憂外患”的“紅棗第一股”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好想你”, 002582.SZ),作為中國紅棗行業龍頭企業其主業卻“日落西山”,該公司股東頻繁減持、質押動作不斷,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花樣減持”更是令市場困惑,面對解禁寒潮來襲,好想你或面臨更大的危機。

對賭方“陸續離場”

好想你三季報數據顯示,年初至報告期末該公司實現營收40.41億元,同比增長13.44%,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為1.31億元,同比增長21.24%。 表面上看,好想你前三季度營業收入和凈利潤雙雙增長,但其凈利潤的增長卻非主營業務的功勞,而大部分來自于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的“修飾”。

數據顯示,好想你前三季度取得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為5716.46萬元,其中大部分來源于政府補助,計入當期損益的政府補助金額為7068.04萬元,也就是說,好想你前三季度的利潤主要依靠于政府補助的支撐。

公司第三季度實現凈利潤僅382.95萬元,且主要靠政府補助的支撐,扣除非經常性損益之后其凈利潤立刻由盈轉虧,為虧損999.01萬元,同比下滑245.11%。

以紅棗業務起家的好想你或許為挽救自上市之后不斷滑坡的業績,2016年7月,其以溢價近18倍的高彩禮聯姻百草味,完成了“國內零食電商并購第一案”。雖然此舉使好想你業績頹勢得以挽救,但其紅棗主業依然萎靡,不斷虧損,甚至對整體業績造成拖累。

隨著百草味與好想你的“對賭”結束,面對好想你的“內憂外患”,百草味的原股東開始按捺不住頻繁減持,陸續套現離場。

原百草味控股股東杭州浩紅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杭州浩紅”)和杭州越群投資咨詢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杭州越群”)當初溢價17倍將百草味注入上市公司,最后分別持有好想你股份6847.96萬股、895.8萬股,分5年度來解禁。

前面兩個解禁期,杭州浩紅已減持兩次,8月24日,杭州浩紅發布了第三次減持的預告,計劃以集中競價交易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好想你股份數量不超過1547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 3.00%。而為杭州浩紅一致行動人的杭州越群,目前手上持有的所有流通股已經全部減持完畢。

《華夏時報》對此問題曾采訪好想你董秘豆妍妍,其回應稱,好想你與百草味融合很好,雙方對發展抱有信心。披露預減持公告,系為應對市場環境變化所做可能發生事項的預備,但目前并沒有發生減持。

現在事實印證,杭州浩紅與杭州越群減持離場的決心似乎十分堅決。

控股股東“花樣減持”

不僅原百草味股東走的堅決,好想你控股股東的減持似乎也是“蓄謀已久”。

相關信息顯示,目前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共計持有好想你股份1.29億股,占總股本的比例為25.07%,其累計質押股份9331萬股,占個人持有股份總數的72.17%,占總股本的18.09%,而在2011年好想你上市之際,其持股比例為40.66%。

石聚彬的減持早在2014年就已拉開帷幕,2014年7月9日,石聚彬通過深交所交易系統以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300萬股,占該公司總股本的2.03%。2015年2月16日,石聚彬再次通過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17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1.21%。

而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對好想你股份進行“減持”的做法,更令投資者“眼花繚亂”。

2018年11月30日,石聚彬與張五須簽署了《石聚彬與張五須關于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轉讓協議書》,石聚彬擬將其持有的2600萬股好想你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5.04%)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對于轉讓價款問題,經雙方確定,轉讓價格為7.11元/股,合計價款約為1.85億元。本次權益變動完成后,張五須將持有好想你股份2852.086萬股,占好想你總股本的5.53%。

當時,《華夏時報》記者曾向好想你求證,石聚彬是否為了使減持不受影響,先行將股份轉讓張五須,隨后張五須再擇機在市場上進行減持?或是由于雙方涉及債務問題,石聚彬轉讓股權實為還債?豆妍妍則回應稱,轉讓股權系石聚彬為融資減少負債及壓力,不存在以上兩種可能性。

然而,上述的協議轉讓似乎是為接下來的減持做好鋪墊,6個月后,張五須開始將上述股份逐漸減持。

2019年6月19日,好想你公告稱,張五須計劃在該減持計劃公告披露之日起15個交易日后的三個月內,以集中競價方式減持本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515.6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1%。截至10月9日,上述減持計劃時間屆滿,張五須共減持75.24萬股。

10月10日,張五須再次計劃以集中競價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438.33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0.85%。

“好想你股東頻繁減持的現象,或意味著對企業未來業績前景不看好。”經濟學家宋清輝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建議投資者還是應回避為宜。

好想你“神秘人”

相關信息顯示,為石聚彬協議轉讓“減持”做好“承上啟下”的“神秘人”張五須,于1997年開始在好想你及其前身河南省新鄭奧星實業有限公司工作,歷任財務主管、辦公室主任、財務室主任、財務總監、公司副總經理、內部審計部門負責人等,2009年8月到2012年8月期間任好想你財務總監,好想你相關官方宣傳信息顯示,張五須為好想你公司黨委副書記。

對于張五須的準確職務,豆妍妍此前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因年齡原因張五須不再擔任公司職務,目前在公司實際上相當于顧問。

然而,張五須曾與好想你多家下屬公司相關聯,其中好想你與張五須曾共同持股的河南奧星型砂有限公司于近期注銷,河南好膳食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此前為好想你全資子公司,張五須任法人,該公司股東也于2019年4月由好想你變更為兩名自然人,法人也由張五須變更為張雖線。

2011年好想你上市第一年,張五須曾持有公司股份2.77%,2014年其減持好想你股份20萬股,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64%。2015年6月30日,張五須再次減持30萬股,套現794萬元,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43%。值得注意的是,當時股市正處于整體連續大跌的階段,好想你股價也一度跌停,多家上市公司股東或高管正在增持“護盤”來穩定持股人信心。

2016年和2017年,張五須從年報中“持股5%以上的股東或前10名股東持股情況”位置消失兩年,直至2018年石聚彬將其持有的占公司總股本的5.04%的股份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后,張五須又以持股5.53%的大股東身份出現在2018年年報中。

在業績增長乏力、股東動作不斷的情況下,好想你又于10月14日迎來了巨額解禁。公告顯示,好想你此次有1.35億股限售股解禁,占公司總股本比例為26.11%,占流通股本比例為48.59%。此次解除限售股份為公司2016年重大資產重組發行的股份,解除限售的股東包括杭州浩紅、杭州越群等2名交易對象以及石聚彬、招證資管-同贏之好想你1號員工持股計劃等10名特定對象。

“大額限售股解禁流通,會增加上市公司的流通股份以及增加股票實際供給。”經濟學家宋清輝向本報記者表示,短期來看屬于利空消息,將會對好想你造成的負面影響很大。

2019年11月05日,好想你發生了3筆大宗交易,總成交數量為126.03萬股,總成交金額為1046.05萬元,成交均價為8.30元,當日收盤報價8.60元,漲幅-2.16%,成交金額5776.28萬元;大宗交易成交金額占當日成交金額18.11%,折價3.49%。

轉自:中華網河南

紅棗龍頭企業好想你“花樣減持”局中局 股東頻繁套現冒出“神秘人”

2019-11-07 10:22:12 來源:華夏時報網

“內憂外患”的“紅棗第一股”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好想你”, 002582.SZ),作為中國紅棗行業龍頭企業其主業卻“日落西山”,該公司股東頻繁減持、質押動作不斷,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花樣減持”更是令市場困惑,面對解禁寒潮來襲,好想你或面臨更大的危機。

對賭方“陸續離場”

好想你三季報數據顯示,年初至報告期末該公司實現營收40.41億元,同比增長13.44%,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為1.31億元,同比增長21.24%。 表面上看,好想你前三季度營業收入和凈利潤雙雙增長,但其凈利潤的增長卻非主營業務的功勞,而大部分來自于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的“修飾”。

數據顯示,好想你前三季度取得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為5716.46萬元,其中大部分來源于政府補助,計入當期損益的政府補助金額為7068.04萬元,也就是說,好想你前三季度的利潤主要依靠于政府補助的支撐。

公司第三季度實現凈利潤僅382.95萬元,且主要靠政府補助的支撐,扣除非經常性損益之后其凈利潤立刻由盈轉虧,為虧損999.01萬元,同比下滑245.11%。

以紅棗業務起家的好想你或許為挽救自上市之后不斷滑坡的業績,2016年7月,其以溢價近18倍的高彩禮聯姻百草味,完成了“國內零食電商并購第一案”。雖然此舉使好想你業績頹勢得以挽救,但其紅棗主業依然萎靡,不斷虧損,甚至對整體業績造成拖累。

隨著百草味與好想你的“對賭”結束,面對好想你的“內憂外患”,百草味的原股東開始按捺不住頻繁減持,陸續套現離場。

原百草味控股股東杭州浩紅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杭州浩紅”)和杭州越群投資咨詢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杭州越群”)當初溢價17倍將百草味注入上市公司,最后分別持有好想你股份6847.96萬股、895.8萬股,分5年度來解禁。

前面兩個解禁期,杭州浩紅已減持兩次,8月24日,杭州浩紅發布了第三次減持的預告,計劃以集中競價交易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好想你股份數量不超過1547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 3.00%。而為杭州浩紅一致行動人的杭州越群,目前手上持有的所有流通股已經全部減持完畢。

《華夏時報》對此問題曾采訪好想你董秘豆妍妍,其回應稱,好想你與百草味融合很好,雙方對發展抱有信心。披露預減持公告,系為應對市場環境變化所做可能發生事項的預備,但目前并沒有發生減持。

現在事實印證,杭州浩紅與杭州越群減持離場的決心似乎十分堅決。

控股股東“花樣減持”

不僅原百草味股東走的堅決,好想你控股股東的減持似乎也是“蓄謀已久”。

相關信息顯示,目前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共計持有好想你股份1.29億股,占總股本的比例為25.07%,其累計質押股份9331萬股,占個人持有股份總數的72.17%,占總股本的18.09%,而在2011年好想你上市之際,其持股比例為40.66%。

石聚彬的減持早在2014年就已拉開帷幕,2014年7月9日,石聚彬通過深交所交易系統以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300萬股,占該公司總股本的2.03%。2015年2月16日,石聚彬再次通過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17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1.21%。

而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對好想你股份進行“減持”的做法,更令投資者“眼花繚亂”。

2018年11月30日,石聚彬與張五須簽署了《石聚彬與張五須關于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轉讓協議書》,石聚彬擬將其持有的2600萬股好想你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5.04%)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對于轉讓價款問題,經雙方確定,轉讓價格為7.11元/股,合計價款約為1.85億元。本次權益變動完成后,張五須將持有好想你股份2852.086萬股,占好想你總股本的5.53%。

當時,《華夏時報》記者曾向好想你求證,石聚彬是否為了使減持不受影響,先行將股份轉讓張五須,隨后張五須再擇機在市場上進行減持?或是由于雙方涉及債務問題,石聚彬轉讓股權實為還債?豆妍妍則回應稱,轉讓股權系石聚彬為融資減少負債及壓力,不存在以上兩種可能性。

然而,上述的協議轉讓似乎是為接下來的減持做好鋪墊,6個月后,張五須開始將上述股份逐漸減持。

2019年6月19日,好想你公告稱,張五須計劃在該減持計劃公告披露之日起15個交易日后的三個月內,以集中競價方式減持本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515.6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1%。截至10月9日,上述減持計劃時間屆滿,張五須共減持75.24萬股。

10月10日,張五須再次計劃以集中競價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438.33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0.85%。

“好想你股東頻繁減持的現象,或意味著對企業未來業績前景不看好。”經濟學家宋清輝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建議投資者還是應回避為宜。

好想你“神秘人”

相關信息顯示,為石聚彬協議轉讓“減持”做好“承上啟下”的“神秘人”張五須,于1997年開始在好想你及其前身河南省新鄭奧星實業有限公司工作,歷任財務主管、辦公室主任、財務室主任、財務總監、公司副總經理、內部審計部門負責人等,2009年8月到2012年8月期間任好想你財務總監,好想你相關官方宣傳信息顯示,張五須為好想你公司黨委副書記。

對于張五須的準確職務,豆妍妍此前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因年齡原因張五須不再擔任公司職務,目前在公司實際上相當于顧問。

然而,張五須曾與好想你多家下屬公司相關聯,其中好想你與張五須曾共同持股的河南奧星型砂有限公司于近期注銷,河南好膳食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此前為好想你全資子公司,張五須任法人,該公司股東也于2019年4月由好想你變更為兩名自然人,法人也由張五須變更為張雖線。

2011年好想你上市第一年,張五須曾持有公司股份2.77%,2014年其減持好想你股份20萬股,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64%。2015年6月30日,張五須再次減持30萬股,套現794萬元,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43%。值得注意的是,當時股市正處于整體連續大跌的階段,好想你股價也一度跌停,多家上市公司股東或高管正在增持“護盤”來穩定持股人信心。

2016年和2017年,張五須從年報中“持股5%以上的股東或前10名股東持股情況”位置消失兩年,直至2018年石聚彬將其持有的占公司總股本的5.04%的股份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后,張五須又以持股5.53%的大股東身份出現在2018年年報中。

在業績增長乏力、股東動作不斷的情況下,好想你又于10月14日迎來了巨額解禁。公告顯示,好想你此次有1.35億股限售股解禁,占公司總股本比例為26.11%,占流通股本比例為48.59%。此次解除限售股份為公司2016年重大資產重組發行的股份,解除限售的股東包括杭州浩紅、杭州越群等2名交易對象以及石聚彬、招證資管-同贏之好想你1號員工持股計劃等10名特定對象。

“大額限售股解禁流通,會增加上市公司的流通股份以及增加股票實際供給。”經濟學家宋清輝向本報記者表示,短期來看屬于利空消息,將會對好想你造成的負面影響很大。

2019年11月05日,好想你發生了3筆大宗交易,總成交數量為126.03萬股,總成交金額為1046.05萬元,成交均價為8.30元,當日收盤報價8.60元,漲幅-2.16%,成交金額5776.28萬元;大宗交易成交金額占當日成交金額18.11%,折價3.49%。

轉自:中華網河南

紅棗龍頭企業好想你“花樣減持”局中局 股東頻繁套現冒出“神秘人”

2019-11-07 10:22:12 來源:華夏時報網

“內憂外患”的“紅棗第一股”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好想你”, 002582.SZ),作為中國紅棗行業龍頭企業其主業卻“日落西山”,該公司股東頻繁減持、質押動作不斷,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花樣減持”更是令市場困惑,面對解禁寒潮來襲,好想你或面臨更大的危機。

對賭方“陸續離場”

好想你三季報數據顯示,年初至報告期末該公司實現營收40.41億元,同比增長13.44%,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為1.31億元,同比增長21.24%。 表面上看,好想你前三季度營業收入和凈利潤雙雙增長,但其凈利潤的增長卻非主營業務的功勞,而大部分來自于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的“修飾”。

數據顯示,好想你前三季度取得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為5716.46萬元,其中大部分來源于政府補助,計入當期損益的政府補助金額為7068.04萬元,也就是說,好想你前三季度的利潤主要依靠于政府補助的支撐。

公司第三季度實現凈利潤僅382.95萬元,且主要靠政府補助的支撐,扣除非經常性損益之后其凈利潤立刻由盈轉虧,為虧損999.01萬元,同比下滑245.11%。

以紅棗業務起家的好想你或許為挽救自上市之后不斷滑坡的業績,2016年7月,其以溢價近18倍的高彩禮聯姻百草味,完成了“國內零食電商并購第一案”。雖然此舉使好想你業績頹勢得以挽救,但其紅棗主業依然萎靡,不斷虧損,甚至對整體業績造成拖累。

隨著百草味與好想你的“對賭”結束,面對好想你的“內憂外患”,百草味的原股東開始按捺不住頻繁減持,陸續套現離場。

原百草味控股股東杭州浩紅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杭州浩紅”)和杭州越群投資咨詢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杭州越群”)當初溢價17倍將百草味注入上市公司,最后分別持有好想你股份6847.96萬股、895.8萬股,分5年度來解禁。

前面兩個解禁期,杭州浩紅已減持兩次,8月24日,杭州浩紅發布了第三次減持的預告,計劃以集中競價交易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好想你股份數量不超過1547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 3.00%。而為杭州浩紅一致行動人的杭州越群,目前手上持有的所有流通股已經全部減持完畢。

《華夏時報》對此問題曾采訪好想你董秘豆妍妍,其回應稱,好想你與百草味融合很好,雙方對發展抱有信心。披露預減持公告,系為應對市場環境變化所做可能發生事項的預備,但目前并沒有發生減持。

現在事實印證,杭州浩紅與杭州越群減持離場的決心似乎十分堅決。

控股股東“花樣減持”

不僅原百草味股東走的堅決,好想你控股股東的減持似乎也是“蓄謀已久”。

相關信息顯示,目前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共計持有好想你股份1.29億股,占總股本的比例為25.07%,其累計質押股份9331萬股,占個人持有股份總數的72.17%,占總股本的18.09%,而在2011年好想你上市之際,其持股比例為40.66%。

石聚彬的減持早在2014年就已拉開帷幕,2014年7月9日,石聚彬通過深交所交易系統以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300萬股,占該公司總股本的2.03%。2015年2月16日,石聚彬再次通過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17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1.21%。

而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對好想你股份進行“減持”的做法,更令投資者“眼花繚亂”。

2018年11月30日,石聚彬與張五須簽署了《石聚彬與張五須關于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轉讓協議書》,石聚彬擬將其持有的2600萬股好想你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5.04%)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對于轉讓價款問題,經雙方確定,轉讓價格為7.11元/股,合計價款約為1.85億元。本次權益變動完成后,張五須將持有好想你股份2852.086萬股,占好想你總股本的5.53%。

當時,《華夏時報》記者曾向好想你求證,石聚彬是否為了使減持不受影響,先行將股份轉讓張五須,隨后張五須再擇機在市場上進行減持?或是由于雙方涉及債務問題,石聚彬轉讓股權實為還債?豆妍妍則回應稱,轉讓股權系石聚彬為融資減少負債及壓力,不存在以上兩種可能性。

然而,上述的協議轉讓似乎是為接下來的減持做好鋪墊,6個月后,張五須開始將上述股份逐漸減持。

2019年6月19日,好想你公告稱,張五須計劃在該減持計劃公告披露之日起15個交易日后的三個月內,以集中競價方式減持本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515.6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1%。截至10月9日,上述減持計劃時間屆滿,張五須共減持75.24萬股。

10月10日,張五須再次計劃以集中競價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438.33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0.85%。

“好想你股東頻繁減持的現象,或意味著對企業未來業績前景不看好。”經濟學家宋清輝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建議投資者還是應回避為宜。

好想你“神秘人”

相關信息顯示,為石聚彬協議轉讓“減持”做好“承上啟下”的“神秘人”張五須,于1997年開始在好想你及其前身河南省新鄭奧星實業有限公司工作,歷任財務主管、辦公室主任、財務室主任、財務總監、公司副總經理、內部審計部門負責人等,2009年8月到2012年8月期間任好想你財務總監,好想你相關官方宣傳信息顯示,張五須為好想你公司黨委副書記。

對于張五須的準確職務,豆妍妍此前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因年齡原因張五須不再擔任公司職務,目前在公司實際上相當于顧問。

然而,張五須曾與好想你多家下屬公司相關聯,其中好想你與張五須曾共同持股的河南奧星型砂有限公司于近期注銷,河南好膳食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此前為好想你全資子公司,張五須任法人,該公司股東也于2019年4月由好想你變更為兩名自然人,法人也由張五須變更為張雖線。

2011年好想你上市第一年,張五須曾持有公司股份2.77%,2014年其減持好想你股份20萬股,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64%。2015年6月30日,張五須再次減持30萬股,套現794萬元,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43%。值得注意的是,當時股市正處于整體連續大跌的階段,好想你股價也一度跌停,多家上市公司股東或高管正在增持“護盤”來穩定持股人信心。

2016年和2017年,張五須從年報中“持股5%以上的股東或前10名股東持股情況”位置消失兩年,直至2018年石聚彬將其持有的占公司總股本的5.04%的股份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后,張五須又以持股5.53%的大股東身份出現在2018年年報中。

在業績增長乏力、股東動作不斷的情況下,好想你又于10月14日迎來了巨額解禁。公告顯示,好想你此次有1.35億股限售股解禁,占公司總股本比例為26.11%,占流通股本比例為48.59%。此次解除限售股份為公司2016年重大資產重組發行的股份,解除限售的股東包括杭州浩紅、杭州越群等2名交易對象以及石聚彬、招證資管-同贏之好想你1號員工持股計劃等10名特定對象。

“大額限售股解禁流通,會增加上市公司的流通股份以及增加股票實際供給。”經濟學家宋清輝向本報記者表示,短期來看屬于利空消息,將會對好想你造成的負面影響很大。

2019年11月05日,好想你發生了3筆大宗交易,總成交數量為126.03萬股,總成交金額為1046.05萬元,成交均價為8.30元,當日收盤報價8.60元,漲幅-2.16%,成交金額5776.28萬元;大宗交易成交金額占當日成交金額18.11%,折價3.49%。

轉自:中華網河南

紅棗龍頭企業好想你“花樣減持”局中局 股東頻繁套現冒出“神秘人”

2019-11-07 10:22:12 來源:華夏時報網

“內憂外患”的“紅棗第一股”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好想你”, 002582.SZ),作為中國紅棗行業龍頭企業其主業卻“日落西山”,該公司股東頻繁減持、質押動作不斷,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花樣減持”更是令市場困惑,面對解禁寒潮來襲,好想你或面臨更大的危機。

對賭方“陸續離場”

好想你三季報數據顯示,年初至報告期末該公司實現營收40.41億元,同比增長13.44%,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為1.31億元,同比增長21.24%。 表面上看,好想你前三季度營業收入和凈利潤雙雙增長,但其凈利潤的增長卻非主營業務的功勞,而大部分來自于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的“修飾”。

數據顯示,好想你前三季度取得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為5716.46萬元,其中大部分來源于政府補助,計入當期損益的政府補助金額為7068.04萬元,也就是說,好想你前三季度的利潤主要依靠于政府補助的支撐。

公司第三季度實現凈利潤僅382.95萬元,且主要靠政府補助的支撐,扣除非經常性損益之后其凈利潤立刻由盈轉虧,為虧損999.01萬元,同比下滑245.11%。

以紅棗業務起家的好想你或許為挽救自上市之后不斷滑坡的業績,2016年7月,其以溢價近18倍的高彩禮聯姻百草味,完成了“國內零食電商并購第一案”。雖然此舉使好想你業績頹勢得以挽救,但其紅棗主業依然萎靡,不斷虧損,甚至對整體業績造成拖累。

隨著百草味與好想你的“對賭”結束,面對好想你的“內憂外患”,百草味的原股東開始按捺不住頻繁減持,陸續套現離場。

原百草味控股股東杭州浩紅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杭州浩紅”)和杭州越群投資咨詢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杭州越群”)當初溢價17倍將百草味注入上市公司,最后分別持有好想你股份6847.96萬股、895.8萬股,分5年度來解禁。

前面兩個解禁期,杭州浩紅已減持兩次,8月24日,杭州浩紅發布了第三次減持的預告,計劃以集中競價交易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好想你股份數量不超過1547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 3.00%。而為杭州浩紅一致行動人的杭州越群,目前手上持有的所有流通股已經全部減持完畢。

《華夏時報》對此問題曾采訪好想你董秘豆妍妍,其回應稱,好想你與百草味融合很好,雙方對發展抱有信心。披露預減持公告,系為應對市場環境變化所做可能發生事項的預備,但目前并沒有發生減持。

現在事實印證,杭州浩紅與杭州越群減持離場的決心似乎十分堅決。

控股股東“花樣減持”

不僅原百草味股東走的堅決,好想你控股股東的減持似乎也是“蓄謀已久”。

相關信息顯示,目前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共計持有好想你股份1.29億股,占總股本的比例為25.07%,其累計質押股份9331萬股,占個人持有股份總數的72.17%,占總股本的18.09%,而在2011年好想你上市之際,其持股比例為40.66%。

石聚彬的減持早在2014年就已拉開帷幕,2014年7月9日,石聚彬通過深交所交易系統以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300萬股,占該公司總股本的2.03%。2015年2月16日,石聚彬再次通過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17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1.21%。

而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對好想你股份進行“減持”的做法,更令投資者“眼花繚亂”。

2018年11月30日,石聚彬與張五須簽署了《石聚彬與張五須關于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轉讓協議書》,石聚彬擬將其持有的2600萬股好想你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5.04%)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對于轉讓價款問題,經雙方確定,轉讓價格為7.11元/股,合計價款約為1.85億元。本次權益變動完成后,張五須將持有好想你股份2852.086萬股,占好想你總股本的5.53%。

當時,《華夏時報》記者曾向好想你求證,石聚彬是否為了使減持不受影響,先行將股份轉讓張五須,隨后張五須再擇機在市場上進行減持?或是由于雙方涉及債務問題,石聚彬轉讓股權實為還債?豆妍妍則回應稱,轉讓股權系石聚彬為融資減少負債及壓力,不存在以上兩種可能性。

然而,上述的協議轉讓似乎是為接下來的減持做好鋪墊,6個月后,張五須開始將上述股份逐漸減持。

2019年6月19日,好想你公告稱,張五須計劃在該減持計劃公告披露之日起15個交易日后的三個月內,以集中競價方式減持本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515.6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1%。截至10月9日,上述減持計劃時間屆滿,張五須共減持75.24萬股。

10月10日,張五須再次計劃以集中競價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438.33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0.85%。

“好想你股東頻繁減持的現象,或意味著對企業未來業績前景不看好。”經濟學家宋清輝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建議投資者還是應回避為宜。

好想你“神秘人”

相關信息顯示,為石聚彬協議轉讓“減持”做好“承上啟下”的“神秘人”張五須,于1997年開始在好想你及其前身河南省新鄭奧星實業有限公司工作,歷任財務主管、辦公室主任、財務室主任、財務總監、公司副總經理、內部審計部門負責人等,2009年8月到2012年8月期間任好想你財務總監,好想你相關官方宣傳信息顯示,張五須為好想你公司黨委副書記。

對于張五須的準確職務,豆妍妍此前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因年齡原因張五須不再擔任公司職務,目前在公司實際上相當于顧問。

然而,張五須曾與好想你多家下屬公司相關聯,其中好想你與張五須曾共同持股的河南奧星型砂有限公司于近期注銷,河南好膳食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此前為好想你全資子公司,張五須任法人,該公司股東也于2019年4月由好想你變更為兩名自然人,法人也由張五須變更為張雖線。

2011年好想你上市第一年,張五須曾持有公司股份2.77%,2014年其減持好想你股份20萬股,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64%。2015年6月30日,張五須再次減持30萬股,套現794萬元,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43%。值得注意的是,當時股市正處于整體連續大跌的階段,好想你股價也一度跌停,多家上市公司股東或高管正在增持“護盤”來穩定持股人信心。

2016年和2017年,張五須從年報中“持股5%以上的股東或前10名股東持股情況”位置消失兩年,直至2018年石聚彬將其持有的占公司總股本的5.04%的股份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后,張五須又以持股5.53%的大股東身份出現在2018年年報中。

在業績增長乏力、股東動作不斷的情況下,好想你又于10月14日迎來了巨額解禁。公告顯示,好想你此次有1.35億股限售股解禁,占公司總股本比例為26.11%,占流通股本比例為48.59%。此次解除限售股份為公司2016年重大資產重組發行的股份,解除限售的股東包括杭州浩紅、杭州越群等2名交易對象以及石聚彬、招證資管-同贏之好想你1號員工持股計劃等10名特定對象。

“大額限售股解禁流通,會增加上市公司的流通股份以及增加股票實際供給。”經濟學家宋清輝向本報記者表示,短期來看屬于利空消息,將會對好想你造成的負面影響很大。

2019年11月05日,好想你發生了3筆大宗交易,總成交數量為126.03萬股,總成交金額為1046.05萬元,成交均價為8.30元,當日收盤報價8.60元,漲幅-2.16%,成交金額5776.28萬元;大宗交易成交金額占當日成交金額18.11%,折價3.49%。

轉自:中華網河南

紅棗龍頭企業好想你“花樣減持”局中局 股東頻繁套現冒出“神秘人”

2019-11-07 10:22:12 來源:華夏時報網

“內憂外患”的“紅棗第一股”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好想你”, 002582.SZ),作為中國紅棗行業龍頭企業其主業卻“日落西山”,該公司股東頻繁減持、質押動作不斷,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花樣減持”更是令市場困惑,面對解禁寒潮來襲,好想你或面臨更大的危機。

對賭方“陸續離場”

好想你三季報數據顯示,年初至報告期末該公司實現營收40.41億元,同比增長13.44%,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為1.31億元,同比增長21.24%。 表面上看,好想你前三季度營業收入和凈利潤雙雙增長,但其凈利潤的增長卻非主營業務的功勞,而大部分來自于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的“修飾”。

數據顯示,好想你前三季度取得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為5716.46萬元,其中大部分來源于政府補助,計入當期損益的政府補助金額為7068.04萬元,也就是說,好想你前三季度的利潤主要依靠于政府補助的支撐。

公司第三季度實現凈利潤僅382.95萬元,且主要靠政府補助的支撐,扣除非經常性損益之后其凈利潤立刻由盈轉虧,為虧損999.01萬元,同比下滑245.11%。

以紅棗業務起家的好想你或許為挽救自上市之后不斷滑坡的業績,2016年7月,其以溢價近18倍的高彩禮聯姻百草味,完成了“國內零食電商并購第一案”。雖然此舉使好想你業績頹勢得以挽救,但其紅棗主業依然萎靡,不斷虧損,甚至對整體業績造成拖累。

隨著百草味與好想你的“對賭”結束,面對好想你的“內憂外患”,百草味的原股東開始按捺不住頻繁減持,陸續套現離場。

原百草味控股股東杭州浩紅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杭州浩紅”)和杭州越群投資咨詢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杭州越群”)當初溢價17倍將百草味注入上市公司,最后分別持有好想你股份6847.96萬股、895.8萬股,分5年度來解禁。

前面兩個解禁期,杭州浩紅已減持兩次,8月24日,杭州浩紅發布了第三次減持的預告,計劃以集中競價交易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好想你股份數量不超過1547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 3.00%。而為杭州浩紅一致行動人的杭州越群,目前手上持有的所有流通股已經全部減持完畢。

《華夏時報》對此問題曾采訪好想你董秘豆妍妍,其回應稱,好想你與百草味融合很好,雙方對發展抱有信心。披露預減持公告,系為應對市場環境變化所做可能發生事項的預備,但目前并沒有發生減持。

現在事實印證,杭州浩紅與杭州越群減持離場的決心似乎十分堅決。

控股股東“花樣減持”

不僅原百草味股東走的堅決,好想你控股股東的減持似乎也是“蓄謀已久”。

相關信息顯示,目前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共計持有好想你股份1.29億股,占總股本的比例為25.07%,其累計質押股份9331萬股,占個人持有股份總數的72.17%,占總股本的18.09%,而在2011年好想你上市之際,其持股比例為40.66%。

石聚彬的減持早在2014年就已拉開帷幕,2014年7月9日,石聚彬通過深交所交易系統以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300萬股,占該公司總股本的2.03%。2015年2月16日,石聚彬再次通過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17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1.21%。

而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對好想你股份進行“減持”的做法,更令投資者“眼花繚亂”。

2018年11月30日,石聚彬與張五須簽署了《石聚彬與張五須關于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轉讓協議書》,石聚彬擬將其持有的2600萬股好想你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5.04%)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對于轉讓價款問題,經雙方確定,轉讓價格為7.11元/股,合計價款約為1.85億元。本次權益變動完成后,張五須將持有好想你股份2852.086萬股,占好想你總股本的5.53%。

當時,《華夏時報》記者曾向好想你求證,石聚彬是否為了使減持不受影響,先行將股份轉讓張五須,隨后張五須再擇機在市場上進行減持?或是由于雙方涉及債務問題,石聚彬轉讓股權實為還債?豆妍妍則回應稱,轉讓股權系石聚彬為融資減少負債及壓力,不存在以上兩種可能性。

然而,上述的協議轉讓似乎是為接下來的減持做好鋪墊,6個月后,張五須開始將上述股份逐漸減持。

2019年6月19日,好想你公告稱,張五須計劃在該減持計劃公告披露之日起15個交易日后的三個月內,以集中競價方式減持本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515.6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1%。截至10月9日,上述減持計劃時間屆滿,張五須共減持75.24萬股。

10月10日,張五須再次計劃以集中競價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438.33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0.85%。

“好想你股東頻繁減持的現象,或意味著對企業未來業績前景不看好。”經濟學家宋清輝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建議投資者還是應回避為宜。

好想你“神秘人”

相關信息顯示,為石聚彬協議轉讓“減持”做好“承上啟下”的“神秘人”張五須,于1997年開始在好想你及其前身河南省新鄭奧星實業有限公司工作,歷任財務主管、辦公室主任、財務室主任、財務總監、公司副總經理、內部審計部門負責人等,2009年8月到2012年8月期間任好想你財務總監,好想你相關官方宣傳信息顯示,張五須為好想你公司黨委副書記。

對于張五須的準確職務,豆妍妍此前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因年齡原因張五須不再擔任公司職務,目前在公司實際上相當于顧問。

然而,張五須曾與好想你多家下屬公司相關聯,其中好想你與張五須曾共同持股的河南奧星型砂有限公司于近期注銷,河南好膳食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此前為好想你全資子公司,張五須任法人,該公司股東也于2019年4月由好想你變更為兩名自然人,法人也由張五須變更為張雖線。

2011年好想你上市第一年,張五須曾持有公司股份2.77%,2014年其減持好想你股份20萬股,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64%。2015年6月30日,張五須再次減持30萬股,套現794萬元,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43%。值得注意的是,當時股市正處于整體連續大跌的階段,好想你股價也一度跌停,多家上市公司股東或高管正在增持“護盤”來穩定持股人信心。

2016年和2017年,張五須從年報中“持股5%以上的股東或前10名股東持股情況”位置消失兩年,直至2018年石聚彬將其持有的占公司總股本的5.04%的股份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后,張五須又以持股5.53%的大股東身份出現在2018年年報中。

在業績增長乏力、股東動作不斷的情況下,好想你又于10月14日迎來了巨額解禁。公告顯示,好想你此次有1.35億股限售股解禁,占公司總股本比例為26.11%,占流通股本比例為48.59%。此次解除限售股份為公司2016年重大資產重組發行的股份,解除限售的股東包括杭州浩紅、杭州越群等2名交易對象以及石聚彬、招證資管-同贏之好想你1號員工持股計劃等10名特定對象。

“大額限售股解禁流通,會增加上市公司的流通股份以及增加股票實際供給。”經濟學家宋清輝向本報記者表示,短期來看屬于利空消息,將會對好想你造成的負面影響很大。

2019年11月05日,好想你發生了3筆大宗交易,總成交數量為126.03萬股,總成交金額為1046.05萬元,成交均價為8.30元,當日收盤報價8.60元,漲幅-2.16%,成交金額5776.28萬元;大宗交易成交金額占當日成交金額18.11%,折價3.49%。

轉自:中華網河南

紅棗龍頭企業好想你“花樣減持”局中局 股東頻繁套現冒出“神秘人”

2019-11-07 10:22:12 來源:華夏時報網

“內憂外患”的“紅棗第一股”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好想你”, 002582.SZ),作為中國紅棗行業龍頭企業其主業卻“日落西山”,該公司股東頻繁減持、質押動作不斷,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花樣減持”更是令市場困惑,面對解禁寒潮來襲,好想你或面臨更大的危機。

對賭方“陸續離場”

好想你三季報數據顯示,年初至報告期末該公司實現營收40.41億元,同比增長13.44%,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為1.31億元,同比增長21.24%。 表面上看,好想你前三季度營業收入和凈利潤雙雙增長,但其凈利潤的增長卻非主營業務的功勞,而大部分來自于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的“修飾”。

數據顯示,好想你前三季度取得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為5716.46萬元,其中大部分來源于政府補助,計入當期損益的政府補助金額為7068.04萬元,也就是說,好想你前三季度的利潤主要依靠于政府補助的支撐。

公司第三季度實現凈利潤僅382.95萬元,且主要靠政府補助的支撐,扣除非經常性損益之后其凈利潤立刻由盈轉虧,為虧損999.01萬元,同比下滑245.11%。

以紅棗業務起家的好想你或許為挽救自上市之后不斷滑坡的業績,2016年7月,其以溢價近18倍的高彩禮聯姻百草味,完成了“國內零食電商并購第一案”。雖然此舉使好想你業績頹勢得以挽救,但其紅棗主業依然萎靡,不斷虧損,甚至對整體業績造成拖累。

隨著百草味與好想你的“對賭”結束,面對好想你的“內憂外患”,百草味的原股東開始按捺不住頻繁減持,陸續套現離場。

原百草味控股股東杭州浩紅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杭州浩紅”)和杭州越群投資咨詢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杭州越群”)當初溢價17倍將百草味注入上市公司,最后分別持有好想你股份6847.96萬股、895.8萬股,分5年度來解禁。

前面兩個解禁期,杭州浩紅已減持兩次,8月24日,杭州浩紅發布了第三次減持的預告,計劃以集中競價交易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好想你股份數量不超過1547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 3.00%。而為杭州浩紅一致行動人的杭州越群,目前手上持有的所有流通股已經全部減持完畢。

《華夏時報》對此問題曾采訪好想你董秘豆妍妍,其回應稱,好想你與百草味融合很好,雙方對發展抱有信心。披露預減持公告,系為應對市場環境變化所做可能發生事項的預備,但目前并沒有發生減持。

現在事實印證,杭州浩紅與杭州越群減持離場的決心似乎十分堅決。

控股股東“花樣減持”

不僅原百草味股東走的堅決,好想你控股股東的減持似乎也是“蓄謀已久”。

相關信息顯示,目前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共計持有好想你股份1.29億股,占總股本的比例為25.07%,其累計質押股份9331萬股,占個人持有股份總數的72.17%,占總股本的18.09%,而在2011年好想你上市之際,其持股比例為40.66%。

石聚彬的減持早在2014年就已拉開帷幕,2014年7月9日,石聚彬通過深交所交易系統以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300萬股,占該公司總股本的2.03%。2015年2月16日,石聚彬再次通過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17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1.21%。

而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對好想你股份進行“減持”的做法,更令投資者“眼花繚亂”。

2018年11月30日,石聚彬與張五須簽署了《石聚彬與張五須關于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轉讓協議書》,石聚彬擬將其持有的2600萬股好想你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5.04%)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對于轉讓價款問題,經雙方確定,轉讓價格為7.11元/股,合計價款約為1.85億元。本次權益變動完成后,張五須將持有好想你股份2852.086萬股,占好想你總股本的5.53%。

當時,《華夏時報》記者曾向好想你求證,石聚彬是否為了使減持不受影響,先行將股份轉讓張五須,隨后張五須再擇機在市場上進行減持?或是由于雙方涉及債務問題,石聚彬轉讓股權實為還債?豆妍妍則回應稱,轉讓股權系石聚彬為融資減少負債及壓力,不存在以上兩種可能性。

然而,上述的協議轉讓似乎是為接下來的減持做好鋪墊,6個月后,張五須開始將上述股份逐漸減持。

2019年6月19日,好想你公告稱,張五須計劃在該減持計劃公告披露之日起15個交易日后的三個月內,以集中競價方式減持本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515.6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1%。截至10月9日,上述減持計劃時間屆滿,張五須共減持75.24萬股。

10月10日,張五須再次計劃以集中競價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438.33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0.85%。

“好想你股東頻繁減持的現象,或意味著對企業未來業績前景不看好。”經濟學家宋清輝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建議投資者還是應回避為宜。

好想你“神秘人”

相關信息顯示,為石聚彬協議轉讓“減持”做好“承上啟下”的“神秘人”張五須,于1997年開始在好想你及其前身河南省新鄭奧星實業有限公司工作,歷任財務主管、辦公室主任、財務室主任、財務總監、公司副總經理、內部審計部門負責人等,2009年8月到2012年8月期間任好想你財務總監,好想你相關官方宣傳信息顯示,張五須為好想你公司黨委副書記。

對于張五須的準確職務,豆妍妍此前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因年齡原因張五須不再擔任公司職務,目前在公司實際上相當于顧問。

然而,張五須曾與好想你多家下屬公司相關聯,其中好想你與張五須曾共同持股的河南奧星型砂有限公司于近期注銷,河南好膳食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此前為好想你全資子公司,張五須任法人,該公司股東也于2019年4月由好想你變更為兩名自然人,法人也由張五須變更為張雖線。

2011年好想你上市第一年,張五須曾持有公司股份2.77%,2014年其減持好想你股份20萬股,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64%。2015年6月30日,張五須再次減持30萬股,套現794萬元,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43%。值得注意的是,當時股市正處于整體連續大跌的階段,好想你股價也一度跌停,多家上市公司股東或高管正在增持“護盤”來穩定持股人信心。

2016年和2017年,張五須從年報中“持股5%以上的股東或前10名股東持股情況”位置消失兩年,直至2018年石聚彬將其持有的占公司總股本的5.04%的股份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后,張五須又以持股5.53%的大股東身份出現在2018年年報中。

在業績增長乏力、股東動作不斷的情況下,好想你又于10月14日迎來了巨額解禁。公告顯示,好想你此次有1.35億股限售股解禁,占公司總股本比例為26.11%,占流通股本比例為48.59%。此次解除限售股份為公司2016年重大資產重組發行的股份,解除限售的股東包括杭州浩紅、杭州越群等2名交易對象以及石聚彬、招證資管-同贏之好想你1號員工持股計劃等10名特定對象。

“大額限售股解禁流通,會增加上市公司的流通股份以及增加股票實際供給。”經濟學家宋清輝向本報記者表示,短期來看屬于利空消息,將會對好想你造成的負面影響很大。

2019年11月05日,好想你發生了3筆大宗交易,總成交數量為126.03萬股,總成交金額為1046.05萬元,成交均價為8.30元,當日收盤報價8.60元,漲幅-2.16%,成交金額5776.28萬元;大宗交易成交金額占當日成交金額18.11%,折價3.49%。

轉自:中華網河南

紅棗龍頭企業好想你“花樣減持”局中局 股東頻繁套現冒出“神秘人”

2019-11-07 10:22:12 來源:華夏時報網

“內憂外患”的“紅棗第一股”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好想你”, 002582.SZ),作為中國紅棗行業龍頭企業其主業卻“日落西山”,該公司股東頻繁減持、質押動作不斷,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花樣減持”更是令市場困惑,面對解禁寒潮來襲,好想你或面臨更大的危機。

對賭方“陸續離場”

好想你三季報數據顯示,年初至報告期末該公司實現營收40.41億元,同比增長13.44%,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為1.31億元,同比增長21.24%。 表面上看,好想你前三季度營業收入和凈利潤雙雙增長,但其凈利潤的增長卻非主營業務的功勞,而大部分來自于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的“修飾”。

數據顯示,好想你前三季度取得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為5716.46萬元,其中大部分來源于政府補助,計入當期損益的政府補助金額為7068.04萬元,也就是說,好想你前三季度的利潤主要依靠于政府補助的支撐。

公司第三季度實現凈利潤僅382.95萬元,且主要靠政府補助的支撐,扣除非經常性損益之后其凈利潤立刻由盈轉虧,為虧損999.01萬元,同比下滑245.11%。

以紅棗業務起家的好想你或許為挽救自上市之后不斷滑坡的業績,2016年7月,其以溢價近18倍的高彩禮聯姻百草味,完成了“國內零食電商并購第一案”。雖然此舉使好想你業績頹勢得以挽救,但其紅棗主業依然萎靡,不斷虧損,甚至對整體業績造成拖累。

隨著百草味與好想你的“對賭”結束,面對好想你的“內憂外患”,百草味的原股東開始按捺不住頻繁減持,陸續套現離場。

原百草味控股股東杭州浩紅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杭州浩紅”)和杭州越群投資咨詢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杭州越群”)當初溢價17倍將百草味注入上市公司,最后分別持有好想你股份6847.96萬股、895.8萬股,分5年度來解禁。

前面兩個解禁期,杭州浩紅已減持兩次,8月24日,杭州浩紅發布了第三次減持的預告,計劃以集中競價交易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好想你股份數量不超過1547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 3.00%。而為杭州浩紅一致行動人的杭州越群,目前手上持有的所有流通股已經全部減持完畢。

《華夏時報》對此問題曾采訪好想你董秘豆妍妍,其回應稱,好想你與百草味融合很好,雙方對發展抱有信心。披露預減持公告,系為應對市場環境變化所做可能發生事項的預備,但目前并沒有發生減持。

現在事實印證,杭州浩紅與杭州越群減持離場的決心似乎十分堅決。

控股股東“花樣減持”

不僅原百草味股東走的堅決,好想你控股股東的減持似乎也是“蓄謀已久”。

相關信息顯示,目前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共計持有好想你股份1.29億股,占總股本的比例為25.07%,其累計質押股份9331萬股,占個人持有股份總數的72.17%,占總股本的18.09%,而在2011年好想你上市之際,其持股比例為40.66%。

石聚彬的減持早在2014年就已拉開帷幕,2014年7月9日,石聚彬通過深交所交易系統以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300萬股,占該公司總股本的2.03%。2015年2月16日,石聚彬再次通過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17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1.21%。

而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對好想你股份進行“減持”的做法,更令投資者“眼花繚亂”。

2018年11月30日,石聚彬與張五須簽署了《石聚彬與張五須關于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轉讓協議書》,石聚彬擬將其持有的2600萬股好想你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5.04%)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對于轉讓價款問題,經雙方確定,轉讓價格為7.11元/股,合計價款約為1.85億元。本次權益變動完成后,張五須將持有好想你股份2852.086萬股,占好想你總股本的5.53%。

當時,《華夏時報》記者曾向好想你求證,石聚彬是否為了使減持不受影響,先行將股份轉讓張五須,隨后張五須再擇機在市場上進行減持?或是由于雙方涉及債務問題,石聚彬轉讓股權實為還債?豆妍妍則回應稱,轉讓股權系石聚彬為融資減少負債及壓力,不存在以上兩種可能性。

然而,上述的協議轉讓似乎是為接下來的減持做好鋪墊,6個月后,張五須開始將上述股份逐漸減持。

2019年6月19日,好想你公告稱,張五須計劃在該減持計劃公告披露之日起15個交易日后的三個月內,以集中競價方式減持本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515.6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1%。截至10月9日,上述減持計劃時間屆滿,張五須共減持75.24萬股。

10月10日,張五須再次計劃以集中競價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438.33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0.85%。

“好想你股東頻繁減持的現象,或意味著對企業未來業績前景不看好。”經濟學家宋清輝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建議投資者還是應回避為宜。

好想你“神秘人”

相關信息顯示,為石聚彬協議轉讓“減持”做好“承上啟下”的“神秘人”張五須,于1997年開始在好想你及其前身河南省新鄭奧星實業有限公司工作,歷任財務主管、辦公室主任、財務室主任、財務總監、公司副總經理、內部審計部門負責人等,2009年8月到2012年8月期間任好想你財務總監,好想你相關官方宣傳信息顯示,張五須為好想你公司黨委副書記。

對于張五須的準確職務,豆妍妍此前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因年齡原因張五須不再擔任公司職務,目前在公司實際上相當于顧問。

然而,張五須曾與好想你多家下屬公司相關聯,其中好想你與張五須曾共同持股的河南奧星型砂有限公司于近期注銷,河南好膳食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此前為好想你全資子公司,張五須任法人,該公司股東也于2019年4月由好想你變更為兩名自然人,法人也由張五須變更為張雖線。

2011年好想你上市第一年,張五須曾持有公司股份2.77%,2014年其減持好想你股份20萬股,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64%。2015年6月30日,張五須再次減持30萬股,套現794萬元,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43%。值得注意的是,當時股市正處于整體連續大跌的階段,好想你股價也一度跌停,多家上市公司股東或高管正在增持“護盤”來穩定持股人信心。

2016年和2017年,張五須從年報中“持股5%以上的股東或前10名股東持股情況”位置消失兩年,直至2018年石聚彬將其持有的占公司總股本的5.04%的股份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后,張五須又以持股5.53%的大股東身份出現在2018年年報中。

在業績增長乏力、股東動作不斷的情況下,好想你又于10月14日迎來了巨額解禁。公告顯示,好想你此次有1.35億股限售股解禁,占公司總股本比例為26.11%,占流通股本比例為48.59%。此次解除限售股份為公司2016年重大資產重組發行的股份,解除限售的股東包括杭州浩紅、杭州越群等2名交易對象以及石聚彬、招證資管-同贏之好想你1號員工持股計劃等10名特定對象。

“大額限售股解禁流通,會增加上市公司的流通股份以及增加股票實際供給。”經濟學家宋清輝向本報記者表示,短期來看屬于利空消息,將會對好想你造成的負面影響很大。

2019年11月05日,好想你發生了3筆大宗交易,總成交數量為126.03萬股,總成交金額為1046.05萬元,成交均價為8.30元,當日收盤報價8.60元,漲幅-2.16%,成交金額5776.28萬元;大宗交易成交金額占當日成交金額18.11%,折價3.49%。

轉自:中華網河南

紅棗龍頭企業好想你“花樣減持”局中局 股東頻繁套現冒出“神秘人”

2019-11-07 10:22:12 來源:華夏時報網

“內憂外患”的“紅棗第一股”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好想你”, 002582.SZ),作為中國紅棗行業龍頭企業其主業卻“日落西山”,該公司股東頻繁減持、質押動作不斷,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花樣減持”更是令市場困惑,面對解禁寒潮來襲,好想你或面臨更大的危機。

對賭方“陸續離場”

好想你三季報數據顯示,年初至報告期末該公司實現營收40.41億元,同比增長13.44%,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為1.31億元,同比增長21.24%。 表面上看,好想你前三季度營業收入和凈利潤雙雙增長,但其凈利潤的增長卻非主營業務的功勞,而大部分來自于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的“修飾”。

數據顯示,好想你前三季度取得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為5716.46萬元,其中大部分來源于政府補助,計入當期損益的政府補助金額為7068.04萬元,也就是說,好想你前三季度的利潤主要依靠于政府補助的支撐。

公司第三季度實現凈利潤僅382.95萬元,且主要靠政府補助的支撐,扣除非經常性損益之后其凈利潤立刻由盈轉虧,為虧損999.01萬元,同比下滑245.11%。

以紅棗業務起家的好想你或許為挽救自上市之后不斷滑坡的業績,2016年7月,其以溢價近18倍的高彩禮聯姻百草味,完成了“國內零食電商并購第一案”。雖然此舉使好想你業績頹勢得以挽救,但其紅棗主業依然萎靡,不斷虧損,甚至對整體業績造成拖累。

隨著百草味與好想你的“對賭”結束,面對好想你的“內憂外患”,百草味的原股東開始按捺不住頻繁減持,陸續套現離場。

原百草味控股股東杭州浩紅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杭州浩紅”)和杭州越群投資咨詢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杭州越群”)當初溢價17倍將百草味注入上市公司,最后分別持有好想你股份6847.96萬股、895.8萬股,分5年度來解禁。

前面兩個解禁期,杭州浩紅已減持兩次,8月24日,杭州浩紅發布了第三次減持的預告,計劃以集中競價交易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好想你股份數量不超過1547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 3.00%。而為杭州浩紅一致行動人的杭州越群,目前手上持有的所有流通股已經全部減持完畢。

《華夏時報》對此問題曾采訪好想你董秘豆妍妍,其回應稱,好想你與百草味融合很好,雙方對發展抱有信心。披露預減持公告,系為應對市場環境變化所做可能發生事項的預備,但目前并沒有發生減持。

現在事實印證,杭州浩紅與杭州越群減持離場的決心似乎十分堅決。

控股股東“花樣減持”

不僅原百草味股東走的堅決,好想你控股股東的減持似乎也是“蓄謀已久”。

相關信息顯示,目前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共計持有好想你股份1.29億股,占總股本的比例為25.07%,其累計質押股份9331萬股,占個人持有股份總數的72.17%,占總股本的18.09%,而在2011年好想你上市之際,其持股比例為40.66%。

石聚彬的減持早在2014年就已拉開帷幕,2014年7月9日,石聚彬通過深交所交易系統以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300萬股,占該公司總股本的2.03%。2015年2月16日,石聚彬再次通過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17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1.21%。

而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對好想你股份進行“減持”的做法,更令投資者“眼花繚亂”。

2018年11月30日,石聚彬與張五須簽署了《石聚彬與張五須關于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轉讓協議書》,石聚彬擬將其持有的2600萬股好想你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5.04%)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對于轉讓價款問題,經雙方確定,轉讓價格為7.11元/股,合計價款約為1.85億元。本次權益變動完成后,張五須將持有好想你股份2852.086萬股,占好想你總股本的5.53%。

當時,《華夏時報》記者曾向好想你求證,石聚彬是否為了使減持不受影響,先行將股份轉讓張五須,隨后張五須再擇機在市場上進行減持?或是由于雙方涉及債務問題,石聚彬轉讓股權實為還債?豆妍妍則回應稱,轉讓股權系石聚彬為融資減少負債及壓力,不存在以上兩種可能性。

然而,上述的協議轉讓似乎是為接下來的減持做好鋪墊,6個月后,張五須開始將上述股份逐漸減持。

2019年6月19日,好想你公告稱,張五須計劃在該減持計劃公告披露之日起15個交易日后的三個月內,以集中競價方式減持本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515.6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1%。截至10月9日,上述減持計劃時間屆滿,張五須共減持75.24萬股。

10月10日,張五須再次計劃以集中競價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438.33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0.85%。

“好想你股東頻繁減持的現象,或意味著對企業未來業績前景不看好。”經濟學家宋清輝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建議投資者還是應回避為宜。

好想你“神秘人”

相關信息顯示,為石聚彬協議轉讓“減持”做好“承上啟下”的“神秘人”張五須,于1997年開始在好想你及其前身河南省新鄭奧星實業有限公司工作,歷任財務主管、辦公室主任、財務室主任、財務總監、公司副總經理、內部審計部門負責人等,2009年8月到2012年8月期間任好想你財務總監,好想你相關官方宣傳信息顯示,張五須為好想你公司黨委副書記。

對于張五須的準確職務,豆妍妍此前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因年齡原因張五須不再擔任公司職務,目前在公司實際上相當于顧問。

然而,張五須曾與好想你多家下屬公司相關聯,其中好想你與張五須曾共同持股的河南奧星型砂有限公司于近期注銷,河南好膳食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此前為好想你全資子公司,張五須任法人,該公司股東也于2019年4月由好想你變更為兩名自然人,法人也由張五須變更為張雖線。

2011年好想你上市第一年,張五須曾持有公司股份2.77%,2014年其減持好想你股份20萬股,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64%。2015年6月30日,張五須再次減持30萬股,套現794萬元,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43%。值得注意的是,當時股市正處于整體連續大跌的階段,好想你股價也一度跌停,多家上市公司股東或高管正在增持“護盤”來穩定持股人信心。

2016年和2017年,張五須從年報中“持股5%以上的股東或前10名股東持股情況”位置消失兩年,直至2018年石聚彬將其持有的占公司總股本的5.04%的股份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后,張五須又以持股5.53%的大股東身份出現在2018年年報中。

在業績增長乏力、股東動作不斷的情況下,好想你又于10月14日迎來了巨額解禁。公告顯示,好想你此次有1.35億股限售股解禁,占公司總股本比例為26.11%,占流通股本比例為48.59%。此次解除限售股份為公司2016年重大資產重組發行的股份,解除限售的股東包括杭州浩紅、杭州越群等2名交易對象以及石聚彬、招證資管-同贏之好想你1號員工持股計劃等10名特定對象。

“大額限售股解禁流通,會增加上市公司的流通股份以及增加股票實際供給。”經濟學家宋清輝向本報記者表示,短期來看屬于利空消息,將會對好想你造成的負面影響很大。

2019年11月05日,好想你發生了3筆大宗交易,總成交數量為126.03萬股,總成交金額為1046.05萬元,成交均價為8.30元,當日收盤報價8.60元,漲幅-2.16%,成交金額5776.28萬元;大宗交易成交金額占當日成交金額18.11%,折價3.49%。

轉自:中華網河南

紅棗龍頭企業好想你“花樣減持”局中局 股東頻繁套現冒出“神秘人”

2019-11-07 10:22:12 來源:華夏時報網

“內憂外患”的“紅棗第一股”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好想你”, 002582.SZ),作為中國紅棗行業龍頭企業其主業卻“日落西山”,該公司股東頻繁減持、質押動作不斷,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花樣減持”更是令市場困惑,面對解禁寒潮來襲,好想你或面臨更大的危機。

對賭方“陸續離場”

好想你三季報數據顯示,年初至報告期末該公司實現營收40.41億元,同比增長13.44%,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為1.31億元,同比增長21.24%。 表面上看,好想你前三季度營業收入和凈利潤雙雙增長,但其凈利潤的增長卻非主營業務的功勞,而大部分來自于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的“修飾”。

數據顯示,好想你前三季度取得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為5716.46萬元,其中大部分來源于政府補助,計入當期損益的政府補助金額為7068.04萬元,也就是說,好想你前三季度的利潤主要依靠于政府補助的支撐。

公司第三季度實現凈利潤僅382.95萬元,且主要靠政府補助的支撐,扣除非經常性損益之后其凈利潤立刻由盈轉虧,為虧損999.01萬元,同比下滑245.11%。

以紅棗業務起家的好想你或許為挽救自上市之后不斷滑坡的業績,2016年7月,其以溢價近18倍的高彩禮聯姻百草味,完成了“國內零食電商并購第一案”。雖然此舉使好想你業績頹勢得以挽救,但其紅棗主業依然萎靡,不斷虧損,甚至對整體業績造成拖累。

隨著百草味與好想你的“對賭”結束,面對好想你的“內憂外患”,百草味的原股東開始按捺不住頻繁減持,陸續套現離場。

原百草味控股股東杭州浩紅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杭州浩紅”)和杭州越群投資咨詢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杭州越群”)當初溢價17倍將百草味注入上市公司,最后分別持有好想你股份6847.96萬股、895.8萬股,分5年度來解禁。

前面兩個解禁期,杭州浩紅已減持兩次,8月24日,杭州浩紅發布了第三次減持的預告,計劃以集中競價交易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好想你股份數量不超過1547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 3.00%。而為杭州浩紅一致行動人的杭州越群,目前手上持有的所有流通股已經全部減持完畢。

《華夏時報》對此問題曾采訪好想你董秘豆妍妍,其回應稱,好想你與百草味融合很好,雙方對發展抱有信心。披露預減持公告,系為應對市場環境變化所做可能發生事項的預備,但目前并沒有發生減持。

現在事實印證,杭州浩紅與杭州越群減持離場的決心似乎十分堅決。

控股股東“花樣減持”

不僅原百草味股東走的堅決,好想你控股股東的減持似乎也是“蓄謀已久”。

相關信息顯示,目前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共計持有好想你股份1.29億股,占總股本的比例為25.07%,其累計質押股份9331萬股,占個人持有股份總數的72.17%,占總股本的18.09%,而在2011年好想你上市之際,其持股比例為40.66%。

石聚彬的減持早在2014年就已拉開帷幕,2014年7月9日,石聚彬通過深交所交易系統以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300萬股,占該公司總股本的2.03%。2015年2月16日,石聚彬再次通過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17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1.21%。

而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對好想你股份進行“減持”的做法,更令投資者“眼花繚亂”。

2018年11月30日,石聚彬與張五須簽署了《石聚彬與張五須關于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轉讓協議書》,石聚彬擬將其持有的2600萬股好想你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5.04%)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對于轉讓價款問題,經雙方確定,轉讓價格為7.11元/股,合計價款約為1.85億元。本次權益變動完成后,張五須將持有好想你股份2852.086萬股,占好想你總股本的5.53%。

當時,《華夏時報》記者曾向好想你求證,石聚彬是否為了使減持不受影響,先行將股份轉讓張五須,隨后張五須再擇機在市場上進行減持?或是由于雙方涉及債務問題,石聚彬轉讓股權實為還債?豆妍妍則回應稱,轉讓股權系石聚彬為融資減少負債及壓力,不存在以上兩種可能性。

然而,上述的協議轉讓似乎是為接下來的減持做好鋪墊,6個月后,張五須開始將上述股份逐漸減持。

2019年6月19日,好想你公告稱,張五須計劃在該減持計劃公告披露之日起15個交易日后的三個月內,以集中競價方式減持本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515.6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1%。截至10月9日,上述減持計劃時間屆滿,張五須共減持75.24萬股。

10月10日,張五須再次計劃以集中競價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438.33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0.85%。

“好想你股東頻繁減持的現象,或意味著對企業未來業績前景不看好。”經濟學家宋清輝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建議投資者還是應回避為宜。

好想你“神秘人”

相關信息顯示,為石聚彬協議轉讓“減持”做好“承上啟下”的“神秘人”張五須,于1997年開始在好想你及其前身河南省新鄭奧星實業有限公司工作,歷任財務主管、辦公室主任、財務室主任、財務總監、公司副總經理、內部審計部門負責人等,2009年8月到2012年8月期間任好想你財務總監,好想你相關官方宣傳信息顯示,張五須為好想你公司黨委副書記。

對于張五須的準確職務,豆妍妍此前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因年齡原因張五須不再擔任公司職務,目前在公司實際上相當于顧問。

然而,張五須曾與好想你多家下屬公司相關聯,其中好想你與張五須曾共同持股的河南奧星型砂有限公司于近期注銷,河南好膳食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此前為好想你全資子公司,張五須任法人,該公司股東也于2019年4月由好想你變更為兩名自然人,法人也由張五須變更為張雖線。

2011年好想你上市第一年,張五須曾持有公司股份2.77%,2014年其減持好想你股份20萬股,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64%。2015年6月30日,張五須再次減持30萬股,套現794萬元,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43%。值得注意的是,當時股市正處于整體連續大跌的階段,好想你股價也一度跌停,多家上市公司股東或高管正在增持“護盤”來穩定持股人信心。

2016年和2017年,張五須從年報中“持股5%以上的股東或前10名股東持股情況”位置消失兩年,直至2018年石聚彬將其持有的占公司總股本的5.04%的股份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后,張五須又以持股5.53%的大股東身份出現在2018年年報中。

在業績增長乏力、股東動作不斷的情況下,好想你又于10月14日迎來了巨額解禁。公告顯示,好想你此次有1.35億股限售股解禁,占公司總股本比例為26.11%,占流通股本比例為48.59%。此次解除限售股份為公司2016年重大資產重組發行的股份,解除限售的股東包括杭州浩紅、杭州越群等2名交易對象以及石聚彬、招證資管-同贏之好想你1號員工持股計劃等10名特定對象。

“大額限售股解禁流通,會增加上市公司的流通股份以及增加股票實際供給。”經濟學家宋清輝向本報記者表示,短期來看屬于利空消息,將會對好想你造成的負面影響很大。

2019年11月05日,好想你發生了3筆大宗交易,總成交數量為126.03萬股,總成交金額為1046.05萬元,成交均價為8.30元,當日收盤報價8.60元,漲幅-2.16%,成交金額5776.28萬元;大宗交易成交金額占當日成交金額18.11%,折價3.49%。

轉自:中華網河南

紅棗龍頭企業好想你“花樣減持”局中局 股東頻繁套現冒出“神秘人”

2019-11-07 10:22:12 來源:華夏時報網

“內憂外患”的“紅棗第一股”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好想你”, 002582.SZ),作為中國紅棗行業龍頭企業其主業卻“日落西山”,該公司股東頻繁減持、質押動作不斷,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花樣減持”更是令市場困惑,面對解禁寒潮來襲,好想你或面臨更大的危機。

對賭方“陸續離場”

好想你三季報數據顯示,年初至報告期末該公司實現營收40.41億元,同比增長13.44%,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為1.31億元,同比增長21.24%。 表面上看,好想你前三季度營業收入和凈利潤雙雙增長,但其凈利潤的增長卻非主營業務的功勞,而大部分來自于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的“修飾”。

數據顯示,好想你前三季度取得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為5716.46萬元,其中大部分來源于政府補助,計入當期損益的政府補助金額為7068.04萬元,也就是說,好想你前三季度的利潤主要依靠于政府補助的支撐。

公司第三季度實現凈利潤僅382.95萬元,且主要靠政府補助的支撐,扣除非經常性損益之后其凈利潤立刻由盈轉虧,為虧損999.01萬元,同比下滑245.11%。

以紅棗業務起家的好想你或許為挽救自上市之后不斷滑坡的業績,2016年7月,其以溢價近18倍的高彩禮聯姻百草味,完成了“國內零食電商并購第一案”。雖然此舉使好想你業績頹勢得以挽救,但其紅棗主業依然萎靡,不斷虧損,甚至對整體業績造成拖累。

隨著百草味與好想你的“對賭”結束,面對好想你的“內憂外患”,百草味的原股東開始按捺不住頻繁減持,陸續套現離場。

原百草味控股股東杭州浩紅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杭州浩紅”)和杭州越群投資咨詢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杭州越群”)當初溢價17倍將百草味注入上市公司,最后分別持有好想你股份6847.96萬股、895.8萬股,分5年度來解禁。

前面兩個解禁期,杭州浩紅已減持兩次,8月24日,杭州浩紅發布了第三次減持的預告,計劃以集中競價交易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好想你股份數量不超過1547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 3.00%。而為杭州浩紅一致行動人的杭州越群,目前手上持有的所有流通股已經全部減持完畢。

《華夏時報》對此問題曾采訪好想你董秘豆妍妍,其回應稱,好想你與百草味融合很好,雙方對發展抱有信心。披露預減持公告,系為應對市場環境變化所做可能發生事項的預備,但目前并沒有發生減持。

現在事實印證,杭州浩紅與杭州越群減持離場的決心似乎十分堅決。

控股股東“花樣減持”

不僅原百草味股東走的堅決,好想你控股股東的減持似乎也是“蓄謀已久”。

相關信息顯示,目前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共計持有好想你股份1.29億股,占總股本的比例為25.07%,其累計質押股份9331萬股,占個人持有股份總數的72.17%,占總股本的18.09%,而在2011年好想你上市之際,其持股比例為40.66%。

石聚彬的減持早在2014年就已拉開帷幕,2014年7月9日,石聚彬通過深交所交易系統以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300萬股,占該公司總股本的2.03%。2015年2月16日,石聚彬再次通過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17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1.21%。

而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對好想你股份進行“減持”的做法,更令投資者“眼花繚亂”。

2018年11月30日,石聚彬與張五須簽署了《石聚彬與張五須關于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轉讓協議書》,石聚彬擬將其持有的2600萬股好想你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5.04%)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對于轉讓價款問題,經雙方確定,轉讓價格為7.11元/股,合計價款約為1.85億元。本次權益變動完成后,張五須將持有好想你股份2852.086萬股,占好想你總股本的5.53%。

當時,《華夏時報》記者曾向好想你求證,石聚彬是否為了使減持不受影響,先行將股份轉讓張五須,隨后張五須再擇機在市場上進行減持?或是由于雙方涉及債務問題,石聚彬轉讓股權實為還債?豆妍妍則回應稱,轉讓股權系石聚彬為融資減少負債及壓力,不存在以上兩種可能性。

然而,上述的協議轉讓似乎是為接下來的減持做好鋪墊,6個月后,張五須開始將上述股份逐漸減持。

2019年6月19日,好想你公告稱,張五須計劃在該減持計劃公告披露之日起15個交易日后的三個月內,以集中競價方式減持本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515.6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1%。截至10月9日,上述減持計劃時間屆滿,張五須共減持75.24萬股。

10月10日,張五須再次計劃以集中競價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438.33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0.85%。

“好想你股東頻繁減持的現象,或意味著對企業未來業績前景不看好。”經濟學家宋清輝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建議投資者還是應回避為宜。

好想你“神秘人”

相關信息顯示,為石聚彬協議轉讓“減持”做好“承上啟下”的“神秘人”張五須,于1997年開始在好想你及其前身河南省新鄭奧星實業有限公司工作,歷任財務主管、辦公室主任、財務室主任、財務總監、公司副總經理、內部審計部門負責人等,2009年8月到2012年8月期間任好想你財務總監,好想你相關官方宣傳信息顯示,張五須為好想你公司黨委副書記。

對于張五須的準確職務,豆妍妍此前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因年齡原因張五須不再擔任公司職務,目前在公司實際上相當于顧問。

然而,張五須曾與好想你多家下屬公司相關聯,其中好想你與張五須曾共同持股的河南奧星型砂有限公司于近期注銷,河南好膳食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此前為好想你全資子公司,張五須任法人,該公司股東也于2019年4月由好想你變更為兩名自然人,法人也由張五須變更為張雖線。

2011年好想你上市第一年,張五須曾持有公司股份2.77%,2014年其減持好想你股份20萬股,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64%。2015年6月30日,張五須再次減持30萬股,套現794萬元,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43%。值得注意的是,當時股市正處于整體連續大跌的階段,好想你股價也一度跌停,多家上市公司股東或高管正在增持“護盤”來穩定持股人信心。

2016年和2017年,張五須從年報中“持股5%以上的股東或前10名股東持股情況”位置消失兩年,直至2018年石聚彬將其持有的占公司總股本的5.04%的股份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后,張五須又以持股5.53%的大股東身份出現在2018年年報中。

在業績增長乏力、股東動作不斷的情況下,好想你又于10月14日迎來了巨額解禁。公告顯示,好想你此次有1.35億股限售股解禁,占公司總股本比例為26.11%,占流通股本比例為48.59%。此次解除限售股份為公司2016年重大資產重組發行的股份,解除限售的股東包括杭州浩紅、杭州越群等2名交易對象以及石聚彬、招證資管-同贏之好想你1號員工持股計劃等10名特定對象。

“大額限售股解禁流通,會增加上市公司的流通股份以及增加股票實際供給。”經濟學家宋清輝向本報記者表示,短期來看屬于利空消息,將會對好想你造成的負面影響很大。

2019年11月05日,好想你發生了3筆大宗交易,總成交數量為126.03萬股,總成交金額為1046.05萬元,成交均價為8.30元,當日收盤報價8.60元,漲幅-2.16%,成交金額5776.28萬元;大宗交易成交金額占當日成交金額18.11%,折價3.49%。

轉自:中華網河南

紅棗龍頭企業好想你“花樣減持”局中局 股東頻繁套現冒出“神秘人”

2019-11-07 10:22:12 來源:華夏時報網

“內憂外患”的“紅棗第一股”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好想你”, 002582.SZ),作為中國紅棗行業龍頭企業其主業卻“日落西山”,該公司股東頻繁減持、質押動作不斷,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花樣減持”更是令市場困惑,面對解禁寒潮來襲,好想你或面臨更大的危機。

對賭方“陸續離場”

好想你三季報數據顯示,年初至報告期末該公司實現營收40.41億元,同比增長13.44%,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為1.31億元,同比增長21.24%。 表面上看,好想你前三季度營業收入和凈利潤雙雙增長,但其凈利潤的增長卻非主營業務的功勞,而大部分來自于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的“修飾”。

數據顯示,好想你前三季度取得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為5716.46萬元,其中大部分來源于政府補助,計入當期損益的政府補助金額為7068.04萬元,也就是說,好想你前三季度的利潤主要依靠于政府補助的支撐。

公司第三季度實現凈利潤僅382.95萬元,且主要靠政府補助的支撐,扣除非經常性損益之后其凈利潤立刻由盈轉虧,為虧損999.01萬元,同比下滑245.11%。

以紅棗業務起家的好想你或許為挽救自上市之后不斷滑坡的業績,2016年7月,其以溢價近18倍的高彩禮聯姻百草味,完成了“國內零食電商并購第一案”。雖然此舉使好想你業績頹勢得以挽救,但其紅棗主業依然萎靡,不斷虧損,甚至對整體業績造成拖累。

隨著百草味與好想你的“對賭”結束,面對好想你的“內憂外患”,百草味的原股東開始按捺不住頻繁減持,陸續套現離場。

原百草味控股股東杭州浩紅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杭州浩紅”)和杭州越群投資咨詢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杭州越群”)當初溢價17倍將百草味注入上市公司,最后分別持有好想你股份6847.96萬股、895.8萬股,分5年度來解禁。

前面兩個解禁期,杭州浩紅已減持兩次,8月24日,杭州浩紅發布了第三次減持的預告,計劃以集中競價交易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好想你股份數量不超過1547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 3.00%。而為杭州浩紅一致行動人的杭州越群,目前手上持有的所有流通股已經全部減持完畢。

《華夏時報》對此問題曾采訪好想你董秘豆妍妍,其回應稱,好想你與百草味融合很好,雙方對發展抱有信心。披露預減持公告,系為應對市場環境變化所做可能發生事項的預備,但目前并沒有發生減持。

現在事實印證,杭州浩紅與杭州越群減持離場的決心似乎十分堅決。

控股股東“花樣減持”

不僅原百草味股東走的堅決,好想你控股股東的減持似乎也是“蓄謀已久”。

相關信息顯示,目前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共計持有好想你股份1.29億股,占總股本的比例為25.07%,其累計質押股份9331萬股,占個人持有股份總數的72.17%,占總股本的18.09%,而在2011年好想你上市之際,其持股比例為40.66%。

石聚彬的減持早在2014年就已拉開帷幕,2014年7月9日,石聚彬通過深交所交易系統以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300萬股,占該公司總股本的2.03%。2015年2月16日,石聚彬再次通過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17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1.21%。

而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對好想你股份進行“減持”的做法,更令投資者“眼花繚亂”。

2018年11月30日,石聚彬與張五須簽署了《石聚彬與張五須關于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轉讓協議書》,石聚彬擬將其持有的2600萬股好想你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5.04%)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對于轉讓價款問題,經雙方確定,轉讓價格為7.11元/股,合計價款約為1.85億元。本次權益變動完成后,張五須將持有好想你股份2852.086萬股,占好想你總股本的5.53%。

當時,《華夏時報》記者曾向好想你求證,石聚彬是否為了使減持不受影響,先行將股份轉讓張五須,隨后張五須再擇機在市場上進行減持?或是由于雙方涉及債務問題,石聚彬轉讓股權實為還債?豆妍妍則回應稱,轉讓股權系石聚彬為融資減少負債及壓力,不存在以上兩種可能性。

然而,上述的協議轉讓似乎是為接下來的減持做好鋪墊,6個月后,張五須開始將上述股份逐漸減持。

2019年6月19日,好想你公告稱,張五須計劃在該減持計劃公告披露之日起15個交易日后的三個月內,以集中競價方式減持本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515.6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1%。截至10月9日,上述減持計劃時間屆滿,張五須共減持75.24萬股。

10月10日,張五須再次計劃以集中競價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438.33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0.85%。

“好想你股東頻繁減持的現象,或意味著對企業未來業績前景不看好。”經濟學家宋清輝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建議投資者還是應回避為宜。

好想你“神秘人”

相關信息顯示,為石聚彬協議轉讓“減持”做好“承上啟下”的“神秘人”張五須,于1997年開始在好想你及其前身河南省新鄭奧星實業有限公司工作,歷任財務主管、辦公室主任、財務室主任、財務總監、公司副總經理、內部審計部門負責人等,2009年8月到2012年8月期間任好想你財務總監,好想你相關官方宣傳信息顯示,張五須為好想你公司黨委副書記。

對于張五須的準確職務,豆妍妍此前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因年齡原因張五須不再擔任公司職務,目前在公司實際上相當于顧問。

然而,張五須曾與好想你多家下屬公司相關聯,其中好想你與張五須曾共同持股的河南奧星型砂有限公司于近期注銷,河南好膳食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此前為好想你全資子公司,張五須任法人,該公司股東也于2019年4月由好想你變更為兩名自然人,法人也由張五須變更為張雖線。

2011年好想你上市第一年,張五須曾持有公司股份2.77%,2014年其減持好想你股份20萬股,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64%。2015年6月30日,張五須再次減持30萬股,套現794萬元,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43%。值得注意的是,當時股市正處于整體連續大跌的階段,好想你股價也一度跌停,多家上市公司股東或高管正在增持“護盤”來穩定持股人信心。

2016年和2017年,張五須從年報中“持股5%以上的股東或前10名股東持股情況”位置消失兩年,直至2018年石聚彬將其持有的占公司總股本的5.04%的股份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后,張五須又以持股5.53%的大股東身份出現在2018年年報中。

在業績增長乏力、股東動作不斷的情況下,好想你又于10月14日迎來了巨額解禁。公告顯示,好想你此次有1.35億股限售股解禁,占公司總股本比例為26.11%,占流通股本比例為48.59%。此次解除限售股份為公司2016年重大資產重組發行的股份,解除限售的股東包括杭州浩紅、杭州越群等2名交易對象以及石聚彬、招證資管-同贏之好想你1號員工持股計劃等10名特定對象。

“大額限售股解禁流通,會增加上市公司的流通股份以及增加股票實際供給。”經濟學家宋清輝向本報記者表示,短期來看屬于利空消息,將會對好想你造成的負面影響很大。

2019年11月05日,好想你發生了3筆大宗交易,總成交數量為126.03萬股,總成交金額為1046.05萬元,成交均價為8.30元,當日收盤報價8.60元,漲幅-2.16%,成交金額5776.28萬元;大宗交易成交金額占當日成交金額18.11%,折價3.49%。

轉自:中華網河南

紅棗龍頭企業好想你“花樣減持”局中局 股東頻繁套現冒出“神秘人”

2019-11-07 10:22:12 來源:華夏時報網

“內憂外患”的“紅棗第一股”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好想你”, 002582.SZ),作為中國紅棗行業龍頭企業其主業卻“日落西山”,該公司股東頻繁減持、質押動作不斷,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花樣減持”更是令市場困惑,面對解禁寒潮來襲,好想你或面臨更大的危機。

對賭方“陸續離場”

好想你三季報數據顯示,年初至報告期末該公司實現營收40.41億元,同比增長13.44%,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為1.31億元,同比增長21.24%。 表面上看,好想你前三季度營業收入和凈利潤雙雙增長,但其凈利潤的增長卻非主營業務的功勞,而大部分來自于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的“修飾”。

數據顯示,好想你前三季度取得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為5716.46萬元,其中大部分來源于政府補助,計入當期損益的政府補助金額為7068.04萬元,也就是說,好想你前三季度的利潤主要依靠于政府補助的支撐。

公司第三季度實現凈利潤僅382.95萬元,且主要靠政府補助的支撐,扣除非經常性損益之后其凈利潤立刻由盈轉虧,為虧損999.01萬元,同比下滑245.11%。

以紅棗業務起家的好想你或許為挽救自上市之后不斷滑坡的業績,2016年7月,其以溢價近18倍的高彩禮聯姻百草味,完成了“國內零食電商并購第一案”。雖然此舉使好想你業績頹勢得以挽救,但其紅棗主業依然萎靡,不斷虧損,甚至對整體業績造成拖累。

隨著百草味與好想你的“對賭”結束,面對好想你的“內憂外患”,百草味的原股東開始按捺不住頻繁減持,陸續套現離場。

原百草味控股股東杭州浩紅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杭州浩紅”)和杭州越群投資咨詢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杭州越群”)當初溢價17倍將百草味注入上市公司,最后分別持有好想你股份6847.96萬股、895.8萬股,分5年度來解禁。

前面兩個解禁期,杭州浩紅已減持兩次,8月24日,杭州浩紅發布了第三次減持的預告,計劃以集中競價交易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好想你股份數量不超過1547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 3.00%。而為杭州浩紅一致行動人的杭州越群,目前手上持有的所有流通股已經全部減持完畢。

《華夏時報》對此問題曾采訪好想你董秘豆妍妍,其回應稱,好想你與百草味融合很好,雙方對發展抱有信心。披露預減持公告,系為應對市場環境變化所做可能發生事項的預備,但目前并沒有發生減持。

現在事實印證,杭州浩紅與杭州越群減持離場的決心似乎十分堅決。

控股股東“花樣減持”

不僅原百草味股東走的堅決,好想你控股股東的減持似乎也是“蓄謀已久”。

相關信息顯示,目前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共計持有好想你股份1.29億股,占總股本的比例為25.07%,其累計質押股份9331萬股,占個人持有股份總數的72.17%,占總股本的18.09%,而在2011年好想你上市之際,其持股比例為40.66%。

石聚彬的減持早在2014年就已拉開帷幕,2014年7月9日,石聚彬通過深交所交易系統以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300萬股,占該公司總股本的2.03%。2015年2月16日,石聚彬再次通過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17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1.21%。

而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對好想你股份進行“減持”的做法,更令投資者“眼花繚亂”。

2018年11月30日,石聚彬與張五須簽署了《石聚彬與張五須關于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轉讓協議書》,石聚彬擬將其持有的2600萬股好想你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5.04%)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對于轉讓價款問題,經雙方確定,轉讓價格為7.11元/股,合計價款約為1.85億元。本次權益變動完成后,張五須將持有好想你股份2852.086萬股,占好想你總股本的5.53%。

當時,《華夏時報》記者曾向好想你求證,石聚彬是否為了使減持不受影響,先行將股份轉讓張五須,隨后張五須再擇機在市場上進行減持?或是由于雙方涉及債務問題,石聚彬轉讓股權實為還債?豆妍妍則回應稱,轉讓股權系石聚彬為融資減少負債及壓力,不存在以上兩種可能性。

然而,上述的協議轉讓似乎是為接下來的減持做好鋪墊,6個月后,張五須開始將上述股份逐漸減持。

2019年6月19日,好想你公告稱,張五須計劃在該減持計劃公告披露之日起15個交易日后的三個月內,以集中競價方式減持本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515.6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1%。截至10月9日,上述減持計劃時間屆滿,張五須共減持75.24萬股。

10月10日,張五須再次計劃以集中競價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438.33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0.85%。

“好想你股東頻繁減持的現象,或意味著對企業未來業績前景不看好。”經濟學家宋清輝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建議投資者還是應回避為宜。

好想你“神秘人”

相關信息顯示,為石聚彬協議轉讓“減持”做好“承上啟下”的“神秘人”張五須,于1997年開始在好想你及其前身河南省新鄭奧星實業有限公司工作,歷任財務主管、辦公室主任、財務室主任、財務總監、公司副總經理、內部審計部門負責人等,2009年8月到2012年8月期間任好想你財務總監,好想你相關官方宣傳信息顯示,張五須為好想你公司黨委副書記。

對于張五須的準確職務,豆妍妍此前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因年齡原因張五須不再擔任公司職務,目前在公司實際上相當于顧問。

然而,張五須曾與好想你多家下屬公司相關聯,其中好想你與張五須曾共同持股的河南奧星型砂有限公司于近期注銷,河南好膳食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此前為好想你全資子公司,張五須任法人,該公司股東也于2019年4月由好想你變更為兩名自然人,法人也由張五須變更為張雖線。

2011年好想你上市第一年,張五須曾持有公司股份2.77%,2014年其減持好想你股份20萬股,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64%。2015年6月30日,張五須再次減持30萬股,套現794萬元,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43%。值得注意的是,當時股市正處于整體連續大跌的階段,好想你股價也一度跌停,多家上市公司股東或高管正在增持“護盤”來穩定持股人信心。

2016年和2017年,張五須從年報中“持股5%以上的股東或前10名股東持股情況”位置消失兩年,直至2018年石聚彬將其持有的占公司總股本的5.04%的股份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后,張五須又以持股5.53%的大股東身份出現在2018年年報中。

在業績增長乏力、股東動作不斷的情況下,好想你又于10月14日迎來了巨額解禁。公告顯示,好想你此次有1.35億股限售股解禁,占公司總股本比例為26.11%,占流通股本比例為48.59%。此次解除限售股份為公司2016年重大資產重組發行的股份,解除限售的股東包括杭州浩紅、杭州越群等2名交易對象以及石聚彬、招證資管-同贏之好想你1號員工持股計劃等10名特定對象。

“大額限售股解禁流通,會增加上市公司的流通股份以及增加股票實際供給。”經濟學家宋清輝向本報記者表示,短期來看屬于利空消息,將會對好想你造成的負面影響很大。

2019年11月05日,好想你發生了3筆大宗交易,總成交數量為126.03萬股,總成交金額為1046.05萬元,成交均價為8.30元,當日收盤報價8.60元,漲幅-2.16%,成交金額5776.28萬元;大宗交易成交金額占當日成交金額18.11%,折價3.49%。

轉自:中華網河南

紅棗龍頭企業好想你“花樣減持”局中局 股東頻繁套現冒出“神秘人”

2019-11-07 10:22:12 來源:華夏時報網

“內憂外患”的“紅棗第一股”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好想你”, 002582.SZ),作為中國紅棗行業龍頭企業其主業卻“日落西山”,該公司股東頻繁減持、質押動作不斷,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花樣減持”更是令市場困惑,面對解禁寒潮來襲,好想你或面臨更大的危機。

對賭方“陸續離場”

好想你三季報數據顯示,年初至報告期末該公司實現營收40.41億元,同比增長13.44%,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為1.31億元,同比增長21.24%。 表面上看,好想你前三季度營業收入和凈利潤雙雙增長,但其凈利潤的增長卻非主營業務的功勞,而大部分來自于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的“修飾”。

數據顯示,好想你前三季度取得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為5716.46萬元,其中大部分來源于政府補助,計入當期損益的政府補助金額為7068.04萬元,也就是說,好想你前三季度的利潤主要依靠于政府補助的支撐。

公司第三季度實現凈利潤僅382.95萬元,且主要靠政府補助的支撐,扣除非經常性損益之后其凈利潤立刻由盈轉虧,為虧損999.01萬元,同比下滑245.11%。

以紅棗業務起家的好想你或許為挽救自上市之后不斷滑坡的業績,2016年7月,其以溢價近18倍的高彩禮聯姻百草味,完成了“國內零食電商并購第一案”。雖然此舉使好想你業績頹勢得以挽救,但其紅棗主業依然萎靡,不斷虧損,甚至對整體業績造成拖累。

隨著百草味與好想你的“對賭”結束,面對好想你的“內憂外患”,百草味的原股東開始按捺不住頻繁減持,陸續套現離場。

原百草味控股股東杭州浩紅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杭州浩紅”)和杭州越群投資咨詢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杭州越群”)當初溢價17倍將百草味注入上市公司,最后分別持有好想你股份6847.96萬股、895.8萬股,分5年度來解禁。

前面兩個解禁期,杭州浩紅已減持兩次,8月24日,杭州浩紅發布了第三次減持的預告,計劃以集中競價交易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好想你股份數量不超過1547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 3.00%。而為杭州浩紅一致行動人的杭州越群,目前手上持有的所有流通股已經全部減持完畢。

《華夏時報》對此問題曾采訪好想你董秘豆妍妍,其回應稱,好想你與百草味融合很好,雙方對發展抱有信心。披露預減持公告,系為應對市場環境變化所做可能發生事項的預備,但目前并沒有發生減持。

現在事實印證,杭州浩紅與杭州越群減持離場的決心似乎十分堅決。

控股股東“花樣減持”

不僅原百草味股東走的堅決,好想你控股股東的減持似乎也是“蓄謀已久”。

相關信息顯示,目前好想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石聚彬共計持有好想你股份1.29億股,占總股本的比例為25.07%,其累計質押股份9331萬股,占個人持有股份總數的72.17%,占總股本的18.09%,而在2011年好想你上市之際,其持股比例為40.66%。

石聚彬的減持早在2014年就已拉開帷幕,2014年7月9日,石聚彬通過深交所交易系統以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300萬股,占該公司總股本的2.03%。2015年2月16日,石聚彬再次通過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17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1.21%。

而石聚彬以協議轉讓方式對好想你股份進行“減持”的做法,更令投資者“眼花繚亂”。

2018年11月30日,石聚彬與張五須簽署了《石聚彬與張五須關于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轉讓協議書》,石聚彬擬將其持有的2600萬股好想你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5.04%)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對于轉讓價款問題,經雙方確定,轉讓價格為7.11元/股,合計價款約為1.85億元。本次權益變動完成后,張五須將持有好想你股份2852.086萬股,占好想你總股本的5.53%。

當時,《華夏時報》記者曾向好想你求證,石聚彬是否為了使減持不受影響,先行將股份轉讓張五須,隨后張五須再擇機在市場上進行減持?或是由于雙方涉及債務問題,石聚彬轉讓股權實為還債?豆妍妍則回應稱,轉讓股權系石聚彬為融資減少負債及壓力,不存在以上兩種可能性。

然而,上述的協議轉讓似乎是為接下來的減持做好鋪墊,6個月后,張五須開始將上述股份逐漸減持。

2019年6月19日,好想你公告稱,張五須計劃在該減持計劃公告披露之日起15個交易日后的三個月內,以集中競價方式減持本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515.6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1%。截至10月9日,上述減持計劃時間屆滿,張五須共減持75.24萬股。

10月10日,張五須再次計劃以集中競價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數量不超過438.33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0.85%。

“好想你股東頻繁減持的現象,或意味著對企業未來業績前景不看好。”經濟學家宋清輝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建議投資者還是應回避為宜。

好想你“神秘人”

相關信息顯示,為石聚彬協議轉讓“減持”做好“承上啟下”的“神秘人”張五須,于1997年開始在好想你及其前身河南省新鄭奧星實業有限公司工作,歷任財務主管、辦公室主任、財務室主任、財務總監、公司副總經理、內部審計部門負責人等,2009年8月到2012年8月期間任好想你財務總監,好想你相關官方宣傳信息顯示,張五須為好想你公司黨委副書記。

對于張五須的準確職務,豆妍妍此前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因年齡原因張五須不再擔任公司職務,目前在公司實際上相當于顧問。

然而,張五須曾與好想你多家下屬公司相關聯,其中好想你與張五須曾共同持股的河南奧星型砂有限公司于近期注銷,河南好膳食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此前為好想你全資子公司,張五須任法人,該公司股東也于2019年4月由好想你變更為兩名自然人,法人也由張五須變更為張雖線。

2011年好想你上市第一年,張五須曾持有公司股份2.77%,2014年其減持好想你股份20萬股,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64%。2015年6月30日,張五須再次減持30萬股,套現794萬元,減持后持股比例為2.43%。值得注意的是,當時股市正處于整體連續大跌的階段,好想你股價也一度跌停,多家上市公司股東或高管正在增持“護盤”來穩定持股人信心。

2016年和2017年,張五須從年報中“持股5%以上的股東或前10名股東持股情況”位置消失兩年,直至2018年石聚彬將其持有的占公司總股本的5.04%的股份協議轉讓給張五須后,張五須又以持股5.53%的大股東身份出現在2018年年報中。

在業績增長乏力、股東動作不斷的情況下,好想你又于10月14日迎來了巨額解禁。公告顯示,好想你此次有1.35億股限售股解禁,占公司總股本比例為26.11%,占流通股本比例為48.59%。此次解除限售股份為公司2016年重大資產重組發行的股份,解除限售的股東包括杭州浩紅、杭州越群等2名交易對象以及石聚彬、招證資管-同贏之好想你1號員工持股計劃等10名特定對象。

“大額限售股解禁流通,會增加上市公司的流通股份以及增加股票實際供給。”經濟學家宋清輝向本報記者表示,短期來看屬于利空消息,將會對好想你造成的負面影響很大。

2019年11月05日,好想你發生了3筆大宗交易,總成交數量為126.03萬股,總成交金額為1046.05萬元,成交均價為8.30元,當日收盤報價8.60元,漲幅-2.16%,成交金額5776.28萬元;大宗交易成交金額占當日成交金額18.11%,折價3.49%。

轉自:中華網河南

相關閱讀:
熱點文章
熱點 圖片
网球王子图片